第四百一十五章 梁秋燕

上一章:第四百一十四章 肉痛的苏颜 下一章:第四百一十六章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苏颜点点头,立刻取出电话,拨通了120。

“林阳?”

不过...这里完全就是地下室嘛。

“妈,我来看你了!”

她好奇的看着林阳,困惑道:“小伙子,你找谁?”

看到梁秋燕如此模样,林阳的鼻子一酸,拳头暗暗捏紧。

“是我,林阳!”

林阳从腰间解下针袋,捏出一枚银针,便朝梁秋燕的胳膊扎去。

但亲民的价格换来的却是恶劣的环境。

梁秋燕半睁着眼望着苏颜,半响后,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连连点头:“好,好,美的很...小阳,你有福气啊,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好...好啊...”

苏颜有些不太适应这些人的目光,下意识的靠近了林阳。

他缓步走了过去,坐在了床边,拉起梁秋燕的手,为她号着脉。

苏颜忍不住捏住了鼻子。

每每母亲在林家遭受不公,独自哭泣,也都是梁秋燕跑来安慰着母亲,给予他们母子两少数的温暖。

但在这时,走廊处响起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随后是一个不耐烦的喊声:

“哟,那你来的正好,她怕是撑不过今晚了,你快进去瞅瞅吧。”老妇人将门拉开道。

屋子里的人嘀咕了一句,便将门打开。

苏颜也不由一愣,望了眼楼梯,那儿连灯都没有,漆黑一片,只能依靠手机的光线勉强下楼。

梁家出来的人,再不济也不至于在这种地方过活吧?

“小阳...别费劲了,妈什么情况妈心里有数,你能来妈已经很高兴了,只是...妈觉得一直都对不起你,你的事妈都听说过了...这些年,委屈你了,你在江城...一定过的很苦吧...”梁秋燕沙哑的说着,眼角溢出些泪,自责着:“我对不起你母亲呐...”

下了楼后,二人才发现,102的确是在这一层。

“谁...谁啊...”梁秋燕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人竭力的张开双眼,虚弱的唤了一声。

他还记得,小时后羡慕林家其他孩童有超大的变形金刚玩具,梁秋燕二话不说,直接抱着他上街去买。

林阳停了下来,看了眼面前的门牌号,便敲起了门。

那是一名老妇人,白发苍苍,鸡皮鹤发,大概有六十多了。

“102啊!”林阳沉道。

“小颜,你马上去办一下,把妈转到医院去,这里的环境太差了,她需要舒适的环境休养,此外还需要合理的药物治疗。”林阳沉声说道。

其实这些并不奇怪。

在她心目中,林阳一直都是她的孩子,一直都是她的家人。

这是一片十分破旧的建筑楼群,旁边还有一片烂尾楼。

没有绿化,地上到处都是垃圾,斑驳的墙壁,还有随处可见的摊位,旁边的臭水沟内飘荡出一股发霉的恶臭。

“我这不碍事,倒是你啊...一定要多多担待一下,小阳这孩子...出生起就一直多灾多难,命苦啊,你...你一定要多多担待,多多担待...咳咳,咳咳咳...”梁秋燕话还未说几句,便又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即便二人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份情,却超过了血缘...

“妈,你好好休息,一定要保养好身子。”苏颜挤出笑容道。

“可是...这里都是20几啊...难道说102是在下面?”苏颜费解的说道。

这个地带已经靠近燕京很郊区的地带了,属于被规划的区域,这些楼怕是用不了几年就要全部被拆除。

而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来燕京打工或闯荡的,因为在这里租房子并不贵,相比较于燕京其他地方,这里的价格很亲民了。

瞧见林阳与苏颜走来,这些人纷纷朝其望去,当然,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锁定在了苏颜的身上,即便过道无比昏暗,但苏颜那张美的令人窒息的颜,此刻依然是能够勾走无数人的魂魄。

“林阳,你干娘是住在哪个门牌号啊?”苏颜忍不住问。

然而却不曾想,这些年没见,再见到时,梁秋燕居然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请问梁秋燕在这吗?”林阳询问。

“好,好,妈,我知道,您快躺下休息,快休息!”苏颜连忙说道。

但在一楼转了几圈,却没有找到梁秋燕的屋子。

“谁啊...”屋内响起一声苍老的声音,隐约间还能听到一阵咳嗽声。

“到了。”

“妈,是我,小阳...”林阳有些颤抖的喊出了声。

林阳愕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跑到楼梯口去,才发现一楼楼梯口的角落里还有一个比较窄小的楼梯,他连忙钻了进去。

但那边的苏颜却是忙走过来,拉住梁秋燕的手,有些涩涩道:“妈,我...我叫苏颜,是林阳...林阳的妻子...”

“我是她干儿子,听说她病重,特地过来看看她。”林阳道。

笃笃笃...

梁秋燕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十分疼他。

这是一个只有30多平的小屋子,厕所灶台全部堆积在一起,只能放得下一张床,并不大,而此刻,床上正躺着一名年近五十的女人,她双鬓斑白,满脸风霜,手臂上都是管子,戴着吸氧器,人有些意识不清,时不时会咳嗽,看起来已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苏颜本是想要阻止林阳,但看到几针下去,梁秋燕的咳嗽立刻止住,脸上的潮红也消去了不少,便将喉咙里的话给吞下。

她可是燕京梁家的人啊!

“下面?”

“在啊,你是她什么人?”老妇人问。

林阳脸色发沉,与苏颜走进了楼道。

“妈,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在江城过的很好,你看,我妻子也来了!”林阳微笑道。

每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城市里,都会有这样一个地方,燕京也不例外。

门一打开,一股扑鼻的霉味儿传来。

“你妻子?”梁秋燕似乎恢复了一些,人想要起身。

林阳喊出了声。

林阳深吸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道:“妈,你别担心,我会治好你的,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小阳?林...林阳?我的孩子?”梁秋燕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那手猛地抓住了林阳的手指,一刻都不肯松开。

林阳也皱起了眉,走了进去。

而且里面乌烟瘴气,不少人站在楼道口吸烟,毕竟屋子里是没有窗户的。

但是...梁秋燕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