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上一章:第四百一十五章 梁秋燕 下一章:第四百一十七章 梁家的隐情

“没什么,我不小心踩到他们的脚了。”林阳松开了手,回了一句。

“狗东西,揍他!”

“什么?”林阳有些费解。

“道歉吧。”梁平潮淡道。

那黄毛立刻发出凄惨的叫声。

梁平潮脸色也寒了无数,猛地扭过头,冷冷的盯着他。

屋子里的苏颜也忍不住的喊了一声:“林阳,怎么回事?外面发生了什么?”

“有道理有道理!”

旁边的人笑出了声。

一行人离开了屋子,就留苏颜跟那老妇人照顾梁秋燕。

“你...”梁平潮恼了。

林阳这是个什么废物,他可是听说过的,一个被主家下放到分支家族,再被分支家族逐出林家的玩意儿,居然敢教训他?

“他是你妈我的义子,他比你大,就是你的兄长,你给你兄长打招呼不是很正常吗?快点!”梁秋燕严肃道,说完话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这话一落,青年乃至于门口的那几名男女皆是一愣。

“妈,他...他啥时候成我哥了?”梁平潮一脸难看道。

那黄毛捂着自己的手腕,靠着墙壁不断的倒抽凉气,借助着昏暗的光线,人们能看到黄毛手腕上有一道鲜红的印子。

烟头溅起大量的火星,不过好在没把林阳的衣服给点着。

“干你娘的快点给老子放手!”

男人也是紧皱着眉头,叼着根烟不断的抽着,似乎是想要借助这烟味儿把这里的霉味儿给熏掉。

却是听林阳面无表情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妈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还是茹姐聪明。”

“你当然听过,这可是林家的人!”

“妈!”青年忙上前,拉住梁秋燕的手。

说完,也懒得理会林阳,便要走进屋子。

听到这声音,苏颜不由一怔。

梁平潮也回过神来,一副惊讶的模样指着林阳道:“哦...原来是你小子啊...”

“平潮,快...快过来...”这时,梁秋燕虚弱的喊了一声。

“草你娘的狗币玩意儿,潮哥跟你说话呢,你别转移话题!”旁边一名染着黄毛的年轻人恼怒的冲着林阳喊道,随后一只巴掌直接朝林阳的脸上煽来。

几人来到了外面的过道上。

梁平潮见状,忙道:“好好好,妈,我照做就是,您别激动,别激动...”

“平潮啊,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人是妈的干儿子,叫林阳,林阳,这个是我第二个儿子,叫梁平潮...你们小时后见过面的...”梁秋燕虚弱道。

而看到屋子里的人时,青年明显是一愣,而瞧见苏颜时,他那呆滞的双眼瞬间爆出一阵光芒,眼珠子几乎是锁在苏颜的身上,难以挪动。

林阳也皱起眉头,脸色阴沉的朝门口望去。

众人恼了,一个个撸起袖子便要开干。

旁边的苏颜一头雾水。

周围人瞬间紧张了,立刻围住林阳。

“你还不快放手!”

青年皮肤黝黑,很是消瘦,但眼里有一股难以抹除的傲气。

“这句话该我问吧?你又是谁?怎么会在这里?”青年回过神,立刻冲着林阳喝道。

林阳神情发寒,反手扣住了那人的手腕,便是发力。

“好的,你去吧。”苏颜点点头。

为首的则是一名短发青年。

门口的几名男女恍然大悟。

不过梁秋燕在这,他也不好发作,便起身沉道:“有什么话,我们出去说吧,让妈好好休息。”

“你干什么?”

门口的男女们全部掩唇嗤笑起来。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抬起手,直接摁住了梁平潮的肩膀。

“妈的废物玩意儿,还在这装蒜呐?你以为你是个什么臭东西?你真觉得你有资格当我哥?刚才我是给我妈面子,才喊了一声阳哥,你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马上给我低头道歉,叫我一声潮哥,否则老子今天叫你好看!”梁平潮愤怒的叫骂道。

“潮哥,你这不废话吗?这样的废物被家族驱逐了,还怎么吃饭啊?肯定是天天在工地上搬砖挑水泥啊,这力气自然是练出来了!”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嘲笑道。

梁平潮撇了眼屋子,冷哼道:“我妈现在病重在里面,老子暂时先不跟你一般见识,不过林阳,你给我听着,这笔账我记下了,改天我一定要你跪在地上喊我哥!你等着就是!”

“看不出来,你小子有些力气啊。”梁平潮瞅了眼那人的手腕,颇为惊讶的说道。

那些女孩全部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样子。

过道上的人纷纷瞩目。

林阳直接横在了苏颜的面前,盯着青年问道。

却见那老妇人急忙将门拉开,几名衣冠楚楚穿着靓丽的男女出现在了门口。

林阳扫了眼梁平潮,淡淡问道:“平潮,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妈会住在这种地方?你们是怎么照顾妈的?”

几人看不过眼,便是要动手。

梁平潮一听,猛地将烟头朝林阳的胸口砸去。

“啊...”

“道歉!”

梁平潮只觉自己的面子全部丢尽了。

梁平潮直接给自己点上了根烟,深吸了口,继而吐出道道烟圈。

“你是谁?”

倒是梁秋燕有些恼了,连忙艰难的爬起来喊道:“住嘴...平潮,不要没大没小,还不快向你哥哥打招呼!”

“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啊。”

“找死啊小子,敢还手?”

“林家...哦!我想起来了,这个人就是林家的那个野种,被林家逐出家族的那个人?”

梁平潮低喝了一声。

“行,小颜,你就在这里照顾妈吧,等救护车到了,就立刻送去医院。”林阳道。

说完,便是一脸无奈的冲着林阳喊了一声:“阳哥好...”

“道歉?道什么歉?向谁道歉?”林阳反问。

“别乱来,我妈在这呢!”

人们才作罢。

“林阳?”

林阳闻声,脸色一沉,低声道:“我不想跟你闹,快把妈的情况告诉我,我看到她的脏器都有衰竭,情况很不乐观,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嘻嘻嘻...”

这里的隔音效果等同于没有,外面的动静里面人自然是听得到。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