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你算什么东西

上一章:第四百二十一章 孤立无援 下一章:第四百二十三章 死有余辜?

“林家弃子?”苏颜一脸困惑,她可不知道什么林家不林家的。

苏颜微微一怔。

苏颜听的很认真,片刻后便是点头,要离开去购药。

“林阳,你去哪?”苏颜困惑的望着自己的丈夫,大喊了一声。

那是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跑车,车子停稳后,车门打开,一名穿着超短裙黑色丝袜的女子走了出来。

“妈,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林阳露出笑容,而后又取了根银针,刺在了梁秋燕的脖子上。

“我是梁秋燕的干儿媳妇!”苏颜认真道。

见反驳不了,苏颜索性不去搭理这个女人,只站在梁秋燕的身旁,陪伴着她。

“啊?那该怎么办?”

“我需要即可为干娘治疗,小颜,你去最近的医馆,给我买一副银针来,然后买一些简单的中药...西药也买一些....”林阳交代起来。

“喂,丫头,赶紧带着这个老鼠滚回她的老鼠窝去吧!这里不是她能待的地方!”女人冲着苏颜努努嘴道。

林阳是一肚子火,但不得不承认,苏颜说的很有道理。

苏颜柳眉顿蹙,站了起来愤怒的瞪着女子道:“这位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儿啊...娘死了吗?”梁秋燕虚弱的望着林阳,沙哑的问。

“恶化?”苏颜一怔,沉默了片刻,忙道:“林阳,要不我们将干娘带到江城去治疗吧,这里是燕京,那个什么梁家权大势大,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哪是他们的对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比较好!”

“怎么了?”苏颜不解的望着他。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喊道:“小颜,等一下。”

梁秋燕身上的麻性逐渐消退,人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有恶化的趋势...”林阳沉道。

自己来的匆忙,先不说人员方面的准备,哪怕是身上都没有携带什么银针及炼制的丹丸,要是他先前炼制的药物丹丸能有部分在,梁秋燕的病情也不至于如此。

林阳思忖了片刻,低声道:“算了,你还是留在这里帮我照顾照顾下干娘吧,我担心你去买药别人不会卖给你,我去比较好。”

梁秋燕也急了,艰难的站了起来,忙喊道:“南芳...住...住手...”

但她这话一落下,女人反手就是一巴掌,直接煽在了苏颜的脸上。

“梁秋燕在梁家时,就天天念叨着林阳那个废物,我也听说了,你那个废物老公在入赘到你们家后,基本上天天是靠着你养活,呵呵,这种没用的东西,得亏你能忍受,要是换做我,早就跟这种无能的东西说拜拜了。”女子瞥了眼苏颜,掩唇讥笑道。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干儿媳妇?”女子愣了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指着苏颜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嫁给那个林家弃子的傻女人吧!哈哈,真是有够好笑的!”

梁秋燕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看了来人一眼。

“你还有钱吗?还是我来吧,你那点钱省着点用,以后不要胡乱去给别人看病了...另外干娘这病情,坐的了飞机吗?我担心...她会出意外啊...”苏颜询问道。

“哟?这不是咱们的秋燕婶嘛?怎么了?你怎么整的跟街边乞丐一样了?”女子发出满是讥讽的声音。

但女人哪会轻易放过梁秋燕?

女子摘掉墨镜,行至于苏颜与梁秋燕的跟前,居高临下傲慢的望着梁秋燕,又朝苏颜瞅了几眼。

再在这里耗下去,对自己不利,还是赶紧离开燕京再说。

林阳这前脚刚走,后面便是一辆跑车嘎吱一声,停在了桥墩这儿。

只是...

梁秋燕那略显絮乱的呼吸立刻稳定了不少。

“有道理,那个什么梁家肯定又会使绊子...不过假如医馆不卖药,你能有什么办法?”苏颜询问。

“她现在的身子骨很虚弱,而且先前在医院也只是稍稍压制了下她体内的病情恶化程度,暂时的稳住了她的病情,如果不进一步将这些病情遏制住,她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林阳沉道。

“小颜,你说的对,我立刻订一下回江城的机票。”

苏颜轻轻点了点臻首,樱唇抿了下,便轻声道:“那好,不管怎样,你还是小心点,早去早回,我跟干娘就在这等你。”

她的声音无比虚弱,然而女子根本不听。

“这位小姐,请你说话客气点!”苏颜有些忍受不了了,再度冲着那女人道。

“臭婊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而且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要我客气说话?你信不信老娘今天让你出不了燕京?”女子直接扯开嗓子,指着苏颜的鼻子极度嚣张的骂道。

林阳再将梁秋燕的手抬起,为她号了下脉,片刻后,林阳的脸色沉了无数。

“看这天气,快下雨了,而且干娘的状况越发不乐观,我们先到那高架桥的桥墩下稍作休息,我帮干娘看一看!”林阳道。

“好!”

啪!

“放心,你快去吧,我没事的。”

“放心,我好歹也学过医,实在不行,我去那些药农那买也成,难道梁家还能去威胁那些药农?”林阳微笑道。

苏颜那白皙的脸蛋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红彤彤的掌印。

苏颜看了眼乌云渐浓的天空,默默点了点头。

她早就注意到苏颜了,虽然苏颜穿的并不是什么名牌,但那张脸简直是天工杰作,无论是哪个女人看见了都会嫉妒的发疯。

“林阳,干娘情况怎样了?”苏颜问道。

“你是谁?”女子画着浓浓眼线的眼很是嫉妒的扫视着苏颜的脸。

“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打我电话!”

这座高架桥是刚建的,右侧还未通车,没什么人,桥墩下还算干净,林阳将梁秋燕放下,背靠着桥墩。

苏颜是一肚子的怒火,但她也是无可奈何,因为这个女人说的都是事实。

林阳点头,便迈开步子朝最近的药馆跑去。

苏颜懵了,人捂着脸,大脑一阵空白。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