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上一章:第四百二十七章 独闯 下一章: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会让他们低头的

“银针?”梁生嘴巴张大。

事实也是,当下只有这个人能够阻止的了他。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林阳才沙哑的说道:“好,我就给你个机会,听听你到底要说什么吧!”

说着说着,梁锋严紧闭着虎目,豆大的眼泪是再也遏制不住,直接从他的眼角淌了出来。

“嗯。”

梁锋严将门合上,却是没有立刻回头,而是背对着林阳,像是在思绪着什么,亦不知是过了多久,才转过头出了声。

“是,生哥!”

中年男子朝人群点了点头,继而走了过去,站在了林阳的面前。

“我是被那个小子放倒的。”文伯沙哑道。

因为这个人就是梁秋燕的丈夫,梁锋严!

他可不仅仅是为苏颜出头,也是为梁秋燕出头,难道梁锋严也要为他作对。

这简直如同魔术一般。

梁生嘴巴张的巨大,已经是说不出话来。

“生哥,这人是谁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有人不解的问。

周围的梁家人瞧见这名中年男子,纷纷点头打着招呼。

“没有,我只是单纯的看不起你。”林阳低声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林阳低声问道。

“这是你本来的模样吗?”梁锋严有些惊讶的问。

“那么,为什么不保护干娘?”林阳淡问。

“林...林先生,你先跟我来,我与你说几句...可以吗?”梁锋严满是复杂的望着林阳,缓缓开口道。

林阳用银针在脖子上扎了一下,他那张天神般的面孔立刻恢复到林阳的模样。

他猛地抬头,虎目发红,瞪着林阳,压低了嗓音吼着:“为什么?还不明白为什么吗?因为我没有能力!我无能!我是个废物!这个解释满意了吗?”

却见梁锋严从兜里翻找了一圈,掏出一包黄鹤楼,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继而坐在了旁边的木椅上,沙哑的说道:“其实,你干娘本不该承受这样的无妄之灾的,她本来不是我们梁家的罪人的,只可惜...她得罪了一个人...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她真的...不该那么做啊...她为什么那么冲动...”

“严爷好!”

“严叔,你可一定要劝下林阳啊!”门口的梁生心头暗暗祈祷。

...

却是见梁锋严抬起空洞的双眼,呐呐道:“小阳,你听过...忘忧岛吗?”

“文伯,你什么时候去吊水了?你真感冒了?”梁生错愕的问。

“啥?”

仓库内。

“你是怎么办到的?”梁锋严不可思议的说道。

一枚小小的银针...就放倒了文伯?

这人神情严肃,有着一张国字脸,双眉很浓,嘴巴宽,个头颇高,但背有些驼。

“文伯,您没事吧?”梁生小心的问。

说完,林阳朝旁边的一间仓库走去。

梁生是懒得跟这些人解释,他几步小跑到那还倒在地上的老人旁,赶紧将老人扶起。

“只是我们梁家的一个客人,你们别大惊小怪了,什么擅闯梁家,没有的事,这里发生的事别到处乱说了,听见了没?谁要是乱嚼舌头根子,当心老子扒了他的皮!”梁生喝喊道。

“你是小阳?”

梁生着目而望,却见他的手腕处有一个极为纤细的针孔。

这个文伯从他小时后就在梁家看门了,风吹日晒,一直在这,他从来没有见过文伯生病感冒过,怎么突然之间就倒下了?

林阳瞳孔微缩,望着梁锋严半响。

文伯没有吭声,而是艰难的站了起来,抬起了那枯黄的手。

梁锋严也急忙跟了进去。

但他出现了,肯定是跟梁生及梁红樱有关,恐怕林阳的身份,他也知道了...

然而,梁锋严却是紧捏着拳头,一口牙齿紧咬,虎目微红,艰涩道:“孩子...你...你就听我一句吧...”

“是我。”

“严爷!”

“小阳,你一定...很恨我吧?”

梁锋严深吸了口气,也知道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但林阳不语。

“这可不是注射针眼,而是银针的针孔。”文伯专注的望着那道。

“我...我没事,就是气有些不畅...”文伯竭力的呼吸了几下,有些虚弱道。

然而这随口的一句话,却像是一根针,深深的刺激到了梁锋严。

这种事情说出去,恐怕整个梁家没人会信吧...

见外面围聚着不少梁家人,梁生立刻喝喊:“没事了没事了,大家伙都散了啊,都散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便看一名穿着破旧唐装的中年男子快步朝人群走来。

“是啊。”梁锋严满脸苦涩的笑容:“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我这样的人又有什么用?我是活该被人看不起...”

这个时候恐怕也就梁锋严最好使了...

林阳从未想过,这个一向严肃而强势的严叔,也会有如此无助而绝望的一面...

虽然他们叫的很热情,可林阳却敏锐的发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几分讥讽与不屑。

......

梁锋严是个很严肃也很传统的人,梁秋燕收他当义子后,梁锋严并没有反对,有时候也会逗一逗林阳,但与林阳接触的终究不多,不过看在梁秋燕的份上,林阳也还是会给他一份起码的尊重...

“我马上把您送医院去!”梁生忙道。

“文伯,你武功这么高强,怎么会这样?你该不会是得了老年病吧?”梁生好奇的问。

这得多寒心?

林阳重新陷入了沉默。

林阳闭起了双眼,没有说话。

“医院?不用...不用...我休息下就好了,理一理气,便会恢复。”

他的口气已经近乎央求了。

“你也想劝我吗?”林阳沙哑的说道。

这个人,他认识,不过他相信这个人未必能够认出他来。

“之前那才是我本来的模样。”林阳道。

“严爷!”

......

人们纷纷呼道,但每一双眼睛里依然是困惑无数。

他们的尊重,都不是发自内心的。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