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给我点时间

上一章:第四百二十九章 我会让他们低头的 下一章:第四百三十一章 鸡犬不宁

他深吸了口气,默默点头,艰涩道:“既然...既然义父都这么说了,那林阳就相信义父一回!但是义父,请记住...只有三天,如果三天之内,这件事情没有交代...就请义父离开梁家,剩余的事...让我来处理...”

“是,三伯!”

“小严!我跟你一起去!”

“我不许你去!”梁锋严咆哮道。

“行,我去见家主!去见大伯他们!”

外头焦急候着的梁生急忙迎了上去。

林阳所言,自然都是他的肺腑之言。

“还不快去安排?”梁生立刻对身旁的梁家人喊。

“这...”林阳惊诧不已:“义父,您是认真的?”

大概半个小时后,苏颜、梁秋燕等人在一众兵王的护送下,抵达了梁家。

但是,林阳有林阳的愤怒,他心中的怨怒,绝不是梁锋严这三言两语能够平息的。

“严叔...”

“我是你义父!除非你不认梁秋燕当你的义母!”梁锋严猛地一拍桌子,愤怒的吼道。

人们望去,却见一名老人在一名女子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冲动?不!我不冲动,我要是冲动了,当初我就不该眼睁睁的看着秋燕站出来去维护玄媚,而是挺身而出,可当初我是在一旁冷眼旁观啊!孩子,我也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现在玄媚走了,过得如何甚至生死我都不知,我不能再看着你出事了,如果我还不能保护好你,秋燕那我该如何交代?我又有何颜面去见她啊!”梁锋严瘫坐在地上,拳头不断的捶打着地面,满脸的痛苦与绝望。

梁锋严双眼一亮,连忙迎了上去。

“你走一趟,陪小阳去把你婶还有你嫂子接回来,我去见大伯!”梁锋严沉道。

若非看在梁锋严的面子,林阳是不可能安分的下来。

而且...梁锋严在梁家受的委屈,他就能够置之不理吗?

梁卫国自然是知道这个理,微微颔首:“你放心,我尽快给你答复。”

“去,你去把你干娘接过来,还有你的妻子,把她们接近梁家。”梁锋严道。

“三伯?”

看样子梁锋严是下定决心,要自己去处理这事了!

那人当即狼狈的跑开了。

梁锋严起身,直接走出了屋门。

林阳迟疑了下,点了点头:“好,我立刻去酒店把她们接过来。”

“严叔!”

林阳深吸了口气,一言不发。

“严...义父,你对我不了解,我有能力对付梁家,至少,我有能力去向梁家讨要这个公道。”林阳沙哑道。

但梁锋严一听,却又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猛地起身,虎目血红的瞪着林阳:“小阳!你干什么?难道连我的话你都听不进去吗?”

梁锋严是他义父,他会客气,但梁家其他人跟林阳可没关系,他也没必要给脸色。

林阳冲着梁生道。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林阳脸色大骇,急忙道:“义父,你不要冲动!”

话音落下,梁卫国沉喝:“小严,我们走!”

“安排房间!给我妻子及我干娘住!”

他无法理解梁锋严的痛苦,毕竟他不在其位。

林阳愕然。

“生哥,这...”旁边的梁家人一脸为难。

林阳也跟了出去。

“梁老先生都这般说了,林阳自然会给你些时间,不过这件事情,我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而是看在我义父的面子上,若是不成,请尽早通知我。”林阳面无表情道。

“今天要是秋燕进不了这个家门,那就证明梁家也不愿给我梁锋严一个公道!如此一来,你也不要等三天了,我今天就跟你离开梁家!”梁锋严愤慨道。

却见梁锋严眼眶欲裂,眼珠子瞪出,盯着林阳吼道:“小阳,你要是出去胡来,你义父我...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墙上!”

但他从未想过,梁锋严对自己也是如此的看重。

这是他最后的央求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梁生直接一脚踹在了那梁家人的屁股上。

“病情稍稍稳住了,但根源还在,要治愈还需要一段时间。”

林阳没有吭声,而是给酒店的女秘书打了个电话。

“这...好...好...”梁生有些发懵,但还是应下了。

“好,好,小阳,你放心,义父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不会叫她们受委屈的。”梁锋严连连点头,脸上也终于是露出了一抹久违了的笑容。

可如果这个时候乱来,梁锋严一旦做出什么过激之事,林阳也会遗憾终身。

梁卫国点了点头,走到了林阳的跟前,沉道:“林先生,你不要生气,你放心,这件事情老头子我就算是拼了这身骨头,也一定给你讨回个公道!请你给我一点时间。”

比起那个男人,梁锋严所尽的责任...太多了。

林阳一听,眼里闪烁着无尽的怨怒,但不是对梁锋严,而是对那梁南芳。

梁锋严喊道,便随着梁卫国朝梁家内走去。

“这件事情我都知道,而且...这也触犯了我的底线,小阳,给义父一个机会,让义父去处理这件事情吧,三天,顶多三天,我一定让梁南芳向你干娘还有你妻子道歉...”梁锋严沙哑道。

那赫然是梁红樱跟梁卫国。

林阳微微一怔,嗫嚅了下唇,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知道,你妻子受了委屈,秋燕也受了委屈,但你不能这样意气用事,鲁莽行动!这是梁家!这是燕京梁家!这些大家族,可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存在,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妻子怎么办?你干娘怎么办??你就没有想过吗?”梁锋严情绪激动的喊道。

林阳拳头死死的捏着,但脸上没有流露出多少愤怒,他走了过去,将梁锋严扶起,旋而低声道:“义父,难道你是希望我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就这么默默的忍受着?干娘与我妻子的公道,我就这么不加理会?”

“你干娘现在还好吧?”

“那义父,我先回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