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鸡犬不宁

上一章:第四百三十章 给我点时间 下一章:第四百三十二章 你们爽约了

“三房的人,老爷跟二爷也都在。”阿元淡道。

“没什么,你先回来吧。”那声音淡淡说道,便挂断了电话。

“走吧,车子在外面等你!”

岂料这话落下,梁南芳一张满是粉底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人们心里皆有愕色。

“老娘差点就被梁秋芳这个贱人给弄去了,现在老娘能报仇了,你说老娘还能干站着不动吗?”梁南芳怒气冲冲道。

酒桌旁的人发出惊呼。

“那是好事啊!”

“臭婊子,我梁家的事情你知道个屁!你明不明白,这个梁秋燕当初可是差点要把我害死的!”梁南芳愤怒的叫骂道。

此刻的他,刚刚给梁秋燕施完针,在安抚好苏颜后,独自一人坐在门外的石桌前,抽着烟,默默的等待着消息。

“差点把您害死?”

而下一秒,梁南芳直接拿起手中的酒杯朝那小太妹一泼。

阿元淡道,便离开了酒吧。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但不知是何时,人们才发现酒桌旁边站着一名男子。

旁边的人笑成一团,纷纷举杯。

“芳姐,您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说错话了!”叫阿雅的小太妹忙赔礼道歉,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哗啦啦...

“呵呵,你们是没看到我揍那两个婊子,他妈的,要不是梁红樱那个碧池跑来闹事,看我不把那两个臭婊子的门牙打下来!让她们跪在地上给姑奶奶磕头求饶!”这浓妆艳抹的女子轻笑说道,眼里尽是傲慢与神气。

“原来如此...”

梁南芳猛地起身,瞪着那人。

“当时那些人是挑中了我,但我爸是极力反对的,不许我去,我也不想去,可没想到梁秋芳这个贱女人居然站出来反对,非逼着我去,你说我恨不恨她?”梁南芳咬牙切齿道。

“阿雅,你怎么惹芳姐不高兴了?快给芳姐道歉!”

梁南芳一怔,突然,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为啥啊?”

“芳姐,您怎么了?”

夕阳渐落,酒吧内的人多了起来,而此刻,在酒吧的角落处,一名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子正叼着根烟,一边喝着酒一边冲着身旁的人吹嘘着。

“你们梁家自个儿不是有会武功的人吗?我听说你们梁家还出了几个武术冠军呢!”有人笑道。

但下一秒,男子突然伸出手,将酒桌直接掀翻。

而入了梁家大厅,她才被眼前的阵仗吓了一大跳。

“林先生,是否撤走所有兵王?”电话那边是一个恭敬的女声。

“你疯了?”

燕京一处酒吧。

“哈哈,我都没见过芳姐动粗!肯定很帅气。”

“真的假的?这是拍电视吗?”

“芳姐没毛病!”

“不过话说回来,芳姐,这些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不知是谁询问。

人们叹为观止。

但那人面色平静,只这么默默的看着梁南芳。

“芳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人小心的问。

无奈之下,梁南芳只能跟着阿元返回梁家。

“芳小姐,家里要你立刻回去!”叫阿元的男子淡道。

“啊?这...这是练功还是玩命啊?”

“哼,你们是不懂,每过个几年,都会有一群来自什么地方的人,跑到我们梁家挑种子。”

众人愕然。

“你在哪?”电话那边是一个低沉的声音。

“话说芳姐,您为啥跟那梁秋燕过不去啊?她不是你婶吗?而且她都这么落魄了,何必跟个快死的人怄气呢?”这时,对面一名小太妹忍不住笑着说道。

“的确该动手!”

林阳扫了眼来电显示,摁下了接通键。

“好个屁!你们是不懂,这可是祸事,倒了霉才会被他们挑中!”

“什么?这么厉害?”

“拍电视?呵,这可都是真真切切的事,还拍电视?我听说我家族里就有几个这样的人呢,古武厉害着呢。”梁南芳不屑说道。

她瞪着那小太妹,一言不发。

人们连忙应和着,一个个义愤填膺,仿佛梁秋燕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

梁南芳闻声,神色瞬变...

玻璃瓷器砸了一地,酒吧里的人全部吓了一大跳,也包括梁南芳。

“哼,还不是因为我爸反对后,那帮人挑中了她闺女呗!”

“我在酒吧,爸...家里...家里到底怎么了?”梁南芳欲哭无泪道。

小太妹笑容僵了不少,害怕的看着她。

“爸...”梁南芳急喊,但却无用。

梁南芳忐忑不已,稍微挪动了几步,但过了片刻,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还能为啥,但凡是被这些人挑中的,跟他们去练个几年功回来,非伤既残,说不准还得死呢!”

“真的?”

“啊...芳姐...”那小太妹急忙起身,慌乱不已。

“暂且不必,让他们埋伏在梁家周围,等我信号,若是发了信号,就叫他们立刻杀进来,给他们配备最先进的装备,如果动了手,就一定要梁家鸡犬不宁,明白?”林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打的好!”

“芳姐威武!”

“芳姐,我...我说错了什么吗?”小太妹害怕道。

“梁秋芳为啥要逼你去?”

“不去,没看到老娘正在喝酒吗?”梁南芳不耐烦道。

她从未想过,这件事情居然会闹得这么大。

梁南芳是爽了,继续抽烟喝酒,满脸得意。

“还能是啥种子,练武的种子呗!”

“怎么没关系?这些人来我家挑种子,挑中了我!”梁南芳哼道。

周围的人也都愣了。

“谁...是谁要见我?”

“挑种子?挑啥种子啊?”

众人恍然大悟。

“当然是练功,不过练得是绝世武功,可要练成这种绝世武功,就得玩命!”梁南芳哼哼道。

梁南芳似乎是认识这个人,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你是...阿元?你怎么来了?”

不过林阳对这一切是毫不关心。

嗡嗡嗡...

“切,那个什么武术冠军哪能跟这些人的武功比?这些人所练得的武功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古武呢,降龙十八掌听过没?一阳指听过没,就是那种!”梁南芳一脸凝肃道。

小太妹猝不及防,被浇了一头,脸上的妆都化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