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我只是个路人

上一章:第四百三十七章 后果自负 下一章:第四百三十九章 我喜欢林神医

啪!

林阳暗暗扫了一眼,上面是一个短信。

“什么?”

什么时候,华国的路人质量这么恐怖了?

两名男子阴阳怪气的笑开了。

哭声何其悲伤,脸上的妆都花了。

她懵了几秒,愣愣的看着那金丝眼镜女,最后竟是控制不住,放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干哥?”

可下一秒,那金丝眼镜女直接一巴掌抽在了飘姐的脸上。

可在这时,人群裂开,一名踩着高跟鞋的女士走了进来。

飘姐直接被煽倒在了地上,脸上是一个鲜红的掌印。

众人一听,齐齐一愣,旋而个个是捧腹大笑,笑的人仰马翻。

咵嚓!

人们立刻停下,纷纷望着她。

蓝毛立刻被揍的嗷嗷直叫。

而那边坐在台阶上的少女则是轻轻翻了一页,平静道:“那我就看看谁来救你们吧,把这个男人的骨头给我打断,然后扒了梁小蝶,两个一起丢到校门口去,让云少看一看,这个贱人跟他的狗男人是个什么样的德性。”

可就在这时...

啪啪啪。

这是怎么回事?

少女柳眉轻蹙,合上了书本,奇怪的朝这边望来。

有人帮忙?

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这是怎么一回事。

壮汉面不改色,倒是打算动手。

年轻男女们一个个阴阳怪气了起来,看向梁小蝶的眼尽是嘲笑。

梁小蝶吓得连连后退,想要逃跑。

这一棍子砸下去,一般人还不得头破血流啊?

“你是不是还有个干爹啊?哈哈哈...”

却见一名穿着白色背心的壮汉走进了巷子。

“路人?”

这种深巷子里能有几个人?

“好的昊姐!”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那蓝毛男子还没反应过来,脸就煽成了猴屁股。

少女重新将目光朝书本上挪去,头也不抬,淡淡说道:“陪这个路人玩玩吧,不死就行,医药费我贴!”

也包括梁小蝶。

“你们是想找死吗?”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淡淡说道:“他们几个大老爷们打不了,那我总可以了吧?”

林阳皱起了眉头,冷冷说道:“你们虽然看起来年轻,可已经年满十八,成年了,你们在这闹事,不是小孩子斗殴,如果有人路过,绝对会出手阻止的,我劝你们不要乱来,否则发生了什么,我可管不了。”

“哟?你这是在吓唬我们吗?”

开什么玩笑,她家在梁家是什么地位,她还是明白的,梁家怎么可能为了这点小事而动用这么多人?

她相信,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梁小蝶脸色也不太自然,但她现在没了辙,只能暗冲着林阳道:“喂,快想办法带我离开!听见了吗?”

梁小蝶一听,差点没吐血。

一名染着绿毛的男子嘻嘻笑着,随后不知是从哪抽出一根钢管,迈着嚣张的步伐走了过来。

呼喊声起,便看壮汉的身后走出来几个同样精壮的男子。

“嘿嘿,哥们,谁让你倒霉,摊上这么个贱货,我们昊姐发话了,那就对不住了!”

“你...你敢?我告诉你,你要是动了我,我们昊姐不会饶了你们的,你们知道我昊姐是谁吗?她可是司马世家的人,你们这些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想跟司马世家作对吗?”飘姐尖叫道。

“你想怎么样?”梁小蝶很是聪明的用模棱两可的答案回应,同时双手叉腰,一副自信的模样。

但这若不是梁家人,难道真的是路人?

其余人也不客气,上前便是开打,小巷内哀嚎一片。

“林先生,外面还预备了一百人,是否全部放进来?”

但就在绿毛刚刚举棍时,旁边突然窜来一记飞腿,凶狠的踢在了绿毛的胸口。

“不用担心,小蝶,大庭广众下,他们如果动了手,肯定会有人路见不平帮助我们的!”林阳道。

梁家人会帮她出头?

“哈哈哈哈...”

“娘希匹的,一群小鬼,学什么不好学古惑仔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冒出。

“哈哈哈,我们好怕怕啊!”

大庭广众?

“住手?成啊,等我把他揍趴下再说!”

林阳没吭声,只是默默的站着。

众人色变。

梁小蝶也不敢确定,便沉默了。

还真有路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这些个年轻男女哪是这群‘路人’的对手,局势完全是大人教训小孩。

绿毛整个人就像沙包一样飞了出去,摔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离那少女不过几米的地儿,吐了两口鲜血,人便晕了。

“干哥?呵!贱货,情人就情人嘛,还干哥?切,拐弯抹角个什么啊?”

可是...这些人的体型全部都是壮硕无比,最矮的一个,都有一米九的身高了。

这些男子要么穿着西装,要么穿着大衣,一个个打扮不同,还有的人手上提着菜篮子,的确是路人装扮。

“你们干什么?我...我可是女孩子,你们几个大老爷们难道还要打女人吗?”飘姐见几个壮汉朝自己走来,吓得连连后退,高声尖叫。

而在这时,他的手机轻轻震动了下。

众人皆是忍不住笑出声。

巧合吗?

她傻傻的看着这一切,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那边那个坐在台阶上的少女也是抬起头,颇为惊讶的望着这一幕。

那飘姐更是吓得差点没从护栏上摔下来。

就在这时,那坐在台阶上的少女突然将书一合,大声喝了开来。

“梁...梁家人?”

男子叫骂着,又猛地踹了几脚。

梁小蝶脸色羞赧,又气又愤。

“你们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住...住手...”

果不其然,少女眼眸一寒,冷哼出声:“看样子是了!梁小蝶,真有你的!”

“他娘的,书不好好读,还敢在这里欺负其他学生,你这个狗杂碎,败类!”

“够了!”

一些人忙朝林阳看去。

“你...”梁小蝶瞳眸颤骇。

梁小蝶呐呐张嘴,不知如何回答。

“你什么人?”飘姐颤抖的喊道。

“有点意思。”

那绿毛突然脸上笑容变得狰狞起来,突然一个加速跑,继而跳起,抓着钢管便朝林阳的脑门敲去。

这一脚,正是他的杰作。

周围居住的要么是师大附近租住的学生,要么就是这里的居民,谁会愿意去惹这种麻烦?

几人果然犹豫了。

“嗯?”

“路人!”壮汉傲然道。

却见那名穿着背心的男子几步上前,一把将面前一蓝毛男子手中的铁链夺下,继而反手就是几巴掌。

飘姐一众当场吓傻了。

却见少女紧盯着梁小蝶,面无表情道:“别装什么路人了,这些都是你梁家的人吧?”

梁小蝶也懵了。

众人眼神凝肃了起来,继而齐刷刷的从口袋腰带上取出短刀铁链什么的,朝那壮汉走去。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