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我自己能够解决

上一章:第四百四十四章 斩指 下一章:第四百四十六章 剑拔弩张

“苏...苏颜小姐?”梁誉也有些发懵。

“多半不是对手,林先生,梁家底蕴浑厚,恐怕高手远不止岩迈一人,我们就算斗败了他,梁家其他人呢?这到底是传承百年的家族,我认为最好息事宁人,若是梁家愿意向您道个歉,您就接受了吧,没必要咄咄逼人...”队长低声道。

只可惜他不混古武界,虽听其名,却不知其人。

如果那样做,先不说会对梁南芳造成多大伤害,恐怕事情传出去,也会对梁家造成巨大影响吧?

队长紧盯着这老人,感觉其气非凡,其势卓绝,凝目沉道:“岩爷爷?阁下是?”

那些王牌保镖窃窃私语。

梁家人的大脑全部轰的一下,一片空白。

梁庆松也是气的不轻,径直冲着梁誉道:“去,誉儿,把岩大师请来,我倒要看看,这位林神医要拿我梁家如何!”

“残酷吗?我觉得还不够吧,她可是对一个都快病死了的人拳脚交加,比起她这种近乎于杀人的举动,我这算的了什么?她梁南芳敢杀人,我只斩她十根手指,不是已经很仁慈了?”林阳平静的说道。

虽然林阳的俊颜让梁南芳很是心动,可听到林阳的话后,梁南芳的心里头只恨不得把林阳碎尸万段。

“林先生...”他张了张嘴,然话未说完,林阳便抬起了手,示意他不要开口。

林阳依然闭目,依旧不语。

“那苏颜呢?”林阳朝梁庆松望去。

众人皆觉意外。

只是...这可是梁誉的亲女儿,梁庆松的亲孙女啊。

当下玄医派跟阳华集团可以说是风头正盛,而他这位玄医派及阳华集团的龙头人物,自然不可小觑,他说出的话,岂能不信?

梁卫国无奈一叹,不再吭声。

林阳闭目,依然不语。

这个名字他听过。

“什么?岩迈??”

“怎么了?”林阳侧首淡问。

她就算再刁蛮,也不至于砍了她十根手指头吧?

“原来...林先生果然是为秋燕之事而来?”梁庆松沉道:“可是秋燕的事情,我梁家已经解决了,南芳已经向秋燕道歉,秋燕也已经原谅了南芳,林神医,您还不满意吗?”

梁南芳当场吓傻了,眼睛瞪得巨大,双腿打着摆子差点没跪坐在地上。

似乎在国内古武界是个名声极响的人物。

王牌保镖齐齐色变。

这一刻,饶是那仿佛置身事外的梁卫国都有些忍不住了。

只是,他的话很简单:

“梁庆松,只有...30秒了!”

他对林神医可是做过了解的。

“林神医!你不要太过分了!”梁庆松恼怒再喝:“虽然你年少志得,意气风发,取得了些不错的成绩,可我梁家还没必要怕你!”

这一句,诠释了林阳的决心。

梁南芳的骂声丝毫没有减弱。

倒是梁誉着急了起来。

斩掉梁南芳的十根手指?林神医这是要干什么?

梁南芳承受不住了,她从震惊中回过神,人猛地站直身躯,瞪着林阳叫骂道:“凭什么啊?草你妈的你谁啊,要砍老娘十根手指?你以为你做得到?狗东西!给我滚!”

梁庆松面色沉冷,凝视着林阳道:“林神医!没想到你居然会为秋燕还有苏颜出头?哼,虽然不知你跟她们是什么关系,但你能替她们着想,老夫很高兴,只是这事不管怎么算,那都是我梁家的家事,再怎么管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你这样不是越界了吗?”

梁庆松一怔。

“岩迈!”老人淡淡吐出这两个字。

“妈的,这位林先生够狠的啊!”

其实打一开始得知林阳要动梁家时,这些人心里头就犯嘀咕,毕竟这可是梁家啊,林神医虽然有些名气,成就也确实惊人,但与如此庞然大物相比,还是显得太过年轻稚嫩了。

林阳眉头暗皱,看了眼那队长,旋而沉哼了一声,面无表情道:“看样子曼龙公司的素质也不过如此。”

“岩爷爷?”梁南芳瞧见进来的老人,顿时大喜,忙是上前呼道。

“林神医!”梁庆松彻底暴怒了,然而他刚想说什么,林阳却终于是开了口。

梁誉脸色骇变。

就算要砍手指,那也只有她砍别人手指的份,谁有这么大的能量,敢动她?

“林先生....”

“林神医,你....小女究竟是哪里得罪了您?您为何要用这样残酷的手段惩罚小女?”梁誉不可思议的喊道。

这话一出,现场梁家人的心里头都恍然大悟了。

“你们退下吧。”林阳看了眼手机,淡淡说道:“既然你们怕了,就退到一旁看着吧,或者回去也行,梁家之事,与你们没关系了!有你们没你们都一样,我自己能够解决!”

她可是堂堂梁家的小姐,何曾见过这样嚣张的人?

梁庆松更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再是坐不住了。

“这么说,你们打不过他?”林阳再问。

“毕竟有咱给他撑腰,他当然嚣张了!”

“您不知岩迈前辈吗?这可是二十年前叱咤古武界的高手啊,他一手飞天破岩式打遍天南地北的古武大家,难逢敌手,虽然他很早归隐了,可他的名号依然在国内流传,哪怕是我们这些在队伍里混的,对其名依旧是如雷贯耳啊。”

只是,任凭梁南芳如何叫骂,林阳都不管不顾,只闭着眼,任凭身旁手机上的计时器跳动。

林神医是想跟梁家为敌?

感情...这位林先生还要给苏颜撑腰?

林阳心里头也不由一愣。

“不必请了二爷,梁家出了些骚乱,底下的孩子们解决不了,老头子我也不会袖手旁观,我这把老骨头也想看看,此子究竟有何本事,敢来我梁家撒野。”一个穿着灰衣背部有些驼的老人走进了厅堂,老眼不善的盯着林阳。

然而队长却甚是忌惮,忙低声道:“林先生,这下问题可棘手了。”

梁庆松呼吸顿颤。

已经过了三分钟了。

所有王牌保镖全部为之色变。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