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滚去道歉

上一章:第四百四十六章 剑拔弩张 下一章:第四百四十八章 低头

“等你们梁家的古武高手来了,我会跟他们会一会的。”林阳淡道,继而利刃一扬。

却见林阳扣着军刀高高举起,冷冽道:“梁誉,既然你不听劝,那就怪不得我了,你的十根手指,我收下了!”

“拜见家主!”

这一声,令厅堂内外缠斗的人全部停了下来。

梁卫国猛地起身,也是大喊。

“啊?我...我也去?”

这时,凄惨的呼喊响起。

梁南芳愣了下,片刻之后,剧烈的疼痛才涌了上来。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划破了夜空。

“南芳怎么了南芳?你以为南芳真的就废了?醒醒,她只是断了指,而且林神医出刀如此之快,伤口都十分平滑,要把这些断指接回去不知多容易,你还真的以为南芳的十根手指就这样没了?”梁卫国怒骂道。

“住...住手!”

“芳儿!”梁庆松愕然。

梁庆松紧捏着拳头,老脸愤慨。

便看见梁南芳猛地推开梁誉,满脸泪痕嘶喊出了声:“统统住手,不要打了,全部住手...”

那些梁家人愤恨的瞪着林阳,却不让路。

“去,去把我梁家所有的古武高手调过来!今日我要这个林神医死在这里!我要他死!”梁庆松激动的嘶吼。

梁誉也惊诧不已。

梁庆松怔然。

“啊!!!”

耻辱!

“那么二哥,你想给我梁家树立一个大敌吗?你...不考虑大会吗?大局为重呐!”梁卫国这回也是不甘示弱,冲着梁庆松嘶吼。

梁南芳发出凄惨的呼喊,整个人是绝望至极。

“不然如何能显示的了诚意?篓子本来就是你女儿捅下的,你难道要袖手旁观?”梁卫国严肃道。

“林神医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以他的本事,南芳还想接指?做梦吧!听着,今日之事,必须全部给我保密,任何人都不得泄露,此外,等南芳的手指一接好,马上给我滚到江城去,给苏颜小姐道歉,梁誉,你也去!”

梁庆松却是一甩手,怒气冲冲道:“我不同意!斩了我孙女的手,还想要她去道歉?做梦!”

林阳将刀子还给队长,继而冲着梁南芳道:“三天之内,去江城向苏颜道歉,若三天内没有去,我会再来的!”

“给我拦下他们!!”

堂堂梁家人,更是在梁家,居然被人逼到如此境地。

“芳儿,你怎么能给这种人下跪?你....你真是丢尽了我们梁家的脸呐!”梁庆松有些气急败坏。

梁誉一愣,望着疼的几乎晕厥过去的梁南芳,当即恍然:“是啊,她这手指...还能接回去啊...”

他张了张嘴,没了声音。

梁庆松一震,胡须都抖动了。

“南芳必须去,誉儿也得去,而且...二弟!你也要去!”一个声音从厅堂外进。

一道雪芒掠过。

梁誉浑身顿颤,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呼喊声响起。

梁庆松咆哮。

“梁卫国,我看你如何向大哥解释,我梁家的脸全部被你丢尽了,这件事情传出去后,我梁家还如何做人?”梁庆松几步踏上前,冲着梁卫国嘶吼。

一众王牌保镖们随之。

外面的梁家高手立刻涌冲进来,朝保镖们发动进攻。

“是家主?”

说完,便是转身朝门外走。

林阳当即领着一众保镖离开。

“可是三叔,南芳她...她...”那边的梁誉紧咬着牙,悲愤万千。

“家主来了!”

林阳淡淡说道,转身便朝外走。

“大会召开在即,你还想给我梁家树立一个大敌?二哥,你的目光太短浅了,气量也太狭小了,更何况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余地!你要是真的跟林神医闹得不可开交了,那才叫完了!”梁卫国冷道。

“老骨头,你以为我不会动你吗?”林阳猛然侧首,双眼森冷的盯着梁庆松。

“你...”梁卫国气急。

梁庆松老躯狂颤,若非他已年迈,怕是早就冲上去跟林阳拼命了。

“大哥?”梁庆松愣了。

“梁庆松!我这种人你梁家跪不得吗?”林阳面无表情的看着梁庆松道。

这一言落,梁家人齐齐一震,朝厅堂外看,却见一群人龙行虎步走来。

梁卫国急忙起身,走到林阳跟前,微微鞠躬:“林神医,今日之事,多有得罪,现在人您已经惩罚了,还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梁家与阳华集团及玄医派依然是保持友好,望日后不要再生间隙。”

但这些可都是曼龙安保最顶尖的王牌,哪是一般保镖能比的?梁家虽是人多势众,但一时半会儿,完全无法攻破这些人的防线。

梁家人犹豫了许久,最终才是缓缓退让。

梁庆松已经按奈不住了,一声令下咆哮出声:“冲!给我冲,把这个林神医拿下!”

奇耻大辱啊!

梁誉呼吸一颤,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上...

林阳眉头一皱。

便看梁南芳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继而颤颤巍巍的伸出了双手,哭喊道:“我....我愿意接受你的惩罚,请...请你放过我父亲,不要再打了...”

“你...你别得意,我梁家的底蕴不是你能想象的,你也只能欺负欺负我们这些不懂古武的人了,若是我大哥来了,我梁家的古武高手来了,你以为你能猖獗至此?”梁庆松满脸涨红,老牙紧咬道。

“全部闪开!”梁卫国急喊。

“梁誉,你让开吧!否则林神医真的会对你动手,你不会武功,拦不住林神医的!”梁卫国一声长叹,冲梁誉道。

“爸!!!”

“你还总算懂些事,不至于让梁家人及你父亲遭受无妄之灾!”林阳点了点头,颇为满意。

梁誉为难的朝梁庆松望去。

说完,便是要挥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好自为之。”

“梁卫国,你疯了?这是我梁家的敌人,你胳膊肘往外拐吗?”梁庆松双眼发红,瞪着梁卫国道。

“不,让他们走!”

来人几步走到梁庆松面前,冰冷道:“二弟,他们几个去给那苏颜道歉,你,给我滚到江城去,向林神医道歉,明白吗?”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