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清场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六章 你只能这么做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八章 我老婆还在等我呢

林阳则是瞅都不瞅朔方,继续自顾自的泡茶喝茶。

朔方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仿佛空气已经凝固了。

“所以说林神医,你来这里...不是跟我商量的?”朔方眯着眼问。

“只可惜,燕京人敢笑我二叔,敢笑我司马世家,却唯独不敢笑我,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朔方把玩着那个茶杯道。

“少爷,已经清场完毕了。”小具低声说道。

“林神医,我听说过,你曾一人独上崇宗教,杀的崇宗教俯首,也曾去过奇药房,斗的冯石低头,你虽学医,却是医武,实力不凡!今日来这,也是想要靠你那医武来逼我低头吧?只可惜,你找错了人,凭借你那点花拳绣腿,想要动我朔方,怕是不够!”

林阳的拳头突然凶狠的砸杀过来,直接锤在了面前的那张桌子上。

朔方有些意外。

他完全不为朔方的举动所惊讶,甚至是不为所动。

这一拳与朔方的掌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二人你来我往。

“去,把会场内的人全部支开,把所有服务人员也全部支开,屏蔽这里的信号,不许任何人的手机打出及打入,报警也不能,明白吗?”朔方道。

“朔,林老师...”史密斯还想说什么,可一联想到安娜小姐说过的话,他便是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是,少爷。”

他挥了挥手,旁边那叫小具的人立刻俯身走来。

这时,门被推开,先前离开的小具快步走来。

倒计时的毫秒数字在疯狂的跳动。

屋子里的氛围极为的古怪。

林阳伸手将手机揣入兜里,平静道:“史密斯,你先出去下吧。”

嗖嗖嗖...

林阳抬起头来,盯着门外的朔方,再是一跃,冲了出去。

朔方淡淡一笑,脸上扬起一抹无奈的笑容。

但,他却是显得尤为紧张,桌子下的一双腿抖个没停。

这一句坠地,史密斯猛地扭头看着朔方。

整个屋子里的人也都明白了朔方的决定!

保镖们嘶喊,将林阳包围。

“我叫朔方,全名,司马朔方,你总该认识了吧?”

史密斯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紧张的看着林阳与朔方,呼吸都乱了。

朔方平静的看着林阳。

小具当即点头道:“少爷放心,属下这就去办。”

“我至始至终都没打算商量,朔方,我的耐心有限,时间有限,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五分钟内你按照我说的去做,那么这件事情可以很平静的解决。”林阳取出手机,按下计时,旋而摆放在了桌子上。

“嗯?”

“你确定要这样?”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看看林神医你到底有什么手段吧!”朔方喊着。

然而,林阳却是十分轻飘的朝后退了一步。

“可以开始了。”林阳道。

“抓住他!”

朔方心头暗惊。

“啊?”

四周保镖的心脏也在疯狂的跳动。

下一秒!

嗖!

“什么?”小具大惊失色。

“林....好的,林老师...”史密斯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是止住了,转身走出了屋子。

至于史密斯,从头到尾仿佛是个局外人,只坐在旁边看,也不吭声。

“看样子林神医还是记下了我们司马世家,前些时候我的二叔司马长心去玄医派学院找过林神医,只可惜他碰了一鼻子灰,铩羽而归,为此,二叔不仅被族里责罚了一通,整个燕京也都在笑话我们司马世家呢。”朔方笑道。

“少爷。”

而且...他也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说完,人便跑出了屋子。

“你可能不知道,我一直在找大会的种子,只可惜种子的名单我到现在还没有收集到,既然你就是大会的种子,那么,我就更不可能放过你了。”林阳平静道。

砰咚!

但当他刚刚稳住身躯时,一只手突然伸来,瞬间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双拳急动,宛如机关枪般猛攻朔方。

这一手直接抓了个空!

“林神医,你知道我是谁吗?”

与此同时,桌子上的手机倒计时也已清零。

他手中的茶杯瞬间被震成了粉末,而茶杯内的水竟还保持着茶杯的形状坠落下来,打在了桌子上,方才摊开四散。

史密斯吓得脸色骇变,急忙起身。

朔方笑眯眯的看着他:“林神医,你的决定呢?”

“不知。”林阳简单的回答。

“因为,我是大会指定的种子选手之一,我是名动燕京的武道天才,我,是司马世家最强!”朔方嘴角上扬,眼里流露出一股无与伦比的霸道与自信,继而手指猛地发力。

朔方也快速跃动,急速躲闪。

“我限定你五分钟内完成,你能做到吗?”朔方眯着眼看着桌上的手机,又加了一句。

与此同时,周围的保镖全部呼吼着朝林阳冲去。

但林阳的攻势太过凶猛,终于,朔方躲避之余,露了一个极小的破绽,林阳洞悉,一拳轰去,朔方无处可躲,只能抬手抵挡。

“是吗?”林阳不以为然。

“哦?你是司马世家的人?”林阳稍微抬头,有些意外。

那些冲来的保镖们全部是一个不稳,被震的人仰马翻。

咚!

好恐怖的力量!

啪!

他...拒绝了林阳的要求!

林阳不语,只是盯着桌子上那流淌着的茶水,嘴里不住呢喃:“可惜,可惜...”

朔方出手了!

“把他摁在地上,快!”

朔方整个人朝后狂退,身躯摇晃,竟是快站不稳了。

“为何?”林阳很是风度的给朔方倒了一杯茶问。

而在史密斯走出屋子的刹那,林阳也站了起来。

这是林阳的最后通牒了!

林阳稍稍抬了抬头,望着桌上的茶水。

这时,他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人急忙朝后狂撤,离开了屋子。

呼!!

屋子里的空气瞬间凝固了。

至于林阳,还是那副处事不惊泰然自若的样子。

这指力,何其惊人!

但这话落下的刹那,一只手宛如利爪一般,以风驰电掣的速度窜向林阳的咽喉。

这一言,仿佛是战鼓被打响。

战意十足!

倒是朔方微笑出声了。

桌子当场爆裂,拳头不停,直击地面,整个楼层都晃动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