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废朔方

上一章:第四百七十章 掉以轻心 下一章:第四百七十二章 伤痕

相比较那个家族,喜欢一个疯子不是很正常的?

“这样啊...”

接着林阳又是一挥。

林阳呼吸顿紧,大脑飞速旋转,思绪着理由。

“不对外宣称少爷败了?”小具愣了:“忠叔,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情咱不承认又有什么用啊?”

“林神医,...想怎样...”朔方张着嘴,还想说什么。

“去哪了?怎么这么久?药呢?”

“是!”

“好...好...忠叔!”

“啊!”

哧!

“愚蠢!”忠叔冷哼道:“就算林神医击败了咱家少爷又能如何?这里都是我们的人,没有人亲眼看到,那么随便我们怎么说都行!我们就说其实林神医没有击败我们少爷,我们少爷只是跟林神医打了个平手!如此一来,少爷在外面的地位还在,我们司马世家也不会受到太大的震荡,这不是很好吗?”

因为这个人,根本就是个疯子。

“啊...林...林老师,我...我...我...我...”史密斯的舌头已经彻底打结了。

但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

哧!

忠叔与小具立刻着手处理后事。

朔方看傻了。

然而此时。

林阳朝角落处吓懵了的史密斯喊道:“史密斯,这里交给了,听见了吗?”

“马上带少爷回去!”

“天骄令只能慢慢追回了!林神医开了这个口子,这梁子就此结下了,我会立刻通知家主,请族里不惜一切代价,抢回天骄令!”

他抱着脑袋,甚至不敢去看林阳。

朔方发出凄惨的叫声,手腕处的筋脉直接被割断了。

“林阳,...怎么了?”苏颜颤问。

当瞧清楚少爷四肢的惨状时,小具彻底被吓懵。

“忠叔,少爷他...他...”小具抱着朔方,痛哭喊道。

这绝不是朔方的威胁之言,而是事实。

林阳一愣,才意识到自己忘记给苏颜买药了...

此时的林阳,回到洗手间稍微处理了下身上的血污,便跑到最近的商场购置了套新的西装,而后火速赶回了酒店。

“可是...天骄令被抢走了啊!”

然而朔方已是回答不了了。

这一言,几乎让朔方的呼吸都凝固了。

“不要说了。”忠叔快步走来,凝视着朔方好一阵子,旋而沉道:“马上打电话,调人过来,悄悄把少爷接走治疗!”

“少爷!”小具哀嚎一声冲了过去。

“司马世家,完了。”忠叔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瞧见这一幕,忍不住呢喃。

他睁大眼睛,张大嘴巴,舌头伸出,还想说话,却发现无论怎样都再不能发出声音了。

但下一秒,林阳手中利刃一挥。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直到朔方被自己的鲜血彻底染红,林阳才停了下来。

“这...好吧。”

“这,我...我给忘了。”林阳支支吾吾的说道。

“啊!!!”

“应该,不怪我吧?”林阳平静的念了一声。

鲜血顺着军刀淌了出来,三个弹眼血肉模糊,极为的恐怖!

“啊...”

一记尖叫响起。

...

“林神医,住...住手,我已经通知了家族,如果敢对少爷不利,我保证一定不会好过!”小具颤抖的喊着。

若是朔方出了事,司马世家的所有人都会疯狂,而他们在燕京的地位也会受到影响。

林阳没有急着去动朔方,而是从保镖的身上取出一把军刀,又拿出打火机,对着军刀烤了几下,做着简单的消毒,接着扯开上衣,直接大统领刀朝子弹孔内刺去,竟是当着朔方的面,将身上三个弹孔内的子弹取出。

可史密斯哪管得了这些?麻溜的就跑了。

“此外,这里的事情不许跟任何人说起!不要对外宣称少爷败了,明白吗?”

等好不容易到了酒店时,已经是天黑了。

此刻的朔方,只剩下一口气在。

司马世家想要巩固住自己家族在燕京的地位,唯一办法就是拿林神医开刀,以震慑那些觊觎司马世家的人。

“...说的什么话?”朔方张着嘴,呐呐的问。

哧!

林阳继续挥动。

虽然几个枪眼的伤口已经被他处理了,但此刻他的身躯依然虚弱不堪,路走了没几步,便是气喘吁吁。

朔方是司马世家的支柱,是其种子!希望!

此刻,小具已是去而复返。

苏颜俏脸也不由一白。

林阳捡起旁边散落的天骄令,缓缓站了起来。

但进来后,小具没有看到林阳,只看到躺在血泊中完被废掉的朔方。

果不其然,苏颜俏脸一变,凝视着林阳:“忘了?忘记买药了,那在外面这么久,是去干什么了?”

朔方的脚筋被割断。

“朔方,谢谢,给我上了一课,告诉了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掉以轻心,的话我会听进去的,不过貌似我的话,没有听进去啊。”林阳重新传上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巾,擦拭了下军刀的刀刃,便蹲伏了下来,对着朔方道。

哧!!

他何曾见过这般狠辣的人?

用什么理由不好,怎么用这理由?

林阳径直离开了会场,留下了一个烂摊子给史密斯。

但...林阳却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糟了,又溢血了...

却是看屋里头的年轻小秘书指着林阳的腰部,颤抖的喊:“血...是血!是血!”

“我说过,如果再栽到我手里,就不要怪我无情了。”林阳平静道。

所以这不仅仅是报复这么简单,也是司马世家的求存之道!

苏颜与林阳皆吓了一跳。

眨眼间的功夫,朔方身上的各处筋脉神经被割断,林阳是个优秀的医生,他熟知人体构造穴位筋脉,这一通下去,足足有几十刀之多,朔方瞬间瘫痪在地,已经不能动了。

异响冒出。

他看到林阳没有追他,立刻在外面给家族打了个电话,而后拿着手机冲了进来。

这一回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何安娜会如此推崇及尊敬林阳了。

苏颜一把将门拉开,瞪着外头的林阳问。

林阳低头,神情顿紧。

哧!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