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我赌你的一切

上一章: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下血书 下一章:第四百七十七章 不过如此

“怕他作甚?得了阳华,我们惧谁?而且阳华集团足够为我们提供大量资金,供我们在大会上博弈,到时候我们奇药房在大会上捞得足够的好处,必可壮大崛起,到时候燕京势族,我们亦可无视,那个时候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房主,接下吧!”冯石再劝。

“冯副房主要不要检定一下,看看这是不是假的?”林阳看着他道。

无数人心中猜测。

不少人心惊。

林阳说道,便从口袋里抓出块令牌,高高举起。

说是炙热,实则是浓浓的贪欲啊!

奇药房的人全部不可思议的望着奇药房主。

“这是什么?”

“哼,有什么不敢?难道还怕你不成?”冯石冷哼,继而对着奇药房主鞠躬,小声道:“房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如果我们能够控制阳华集团,恐怕那司马世家,都得重视我们奇药房,我们也不必被他们牵制了。”

面对阳华跟玄医派,房主都没有露出这样的眼神。

“我要你整个奇药房,还有你刚刚得到的阳华集团,我要你的一切。”林阳平静道。

奇药房主急不可耐的问。

奇药房的问困惑的问。

房主这是疯了吗?

这可是送上门的好处啊!

恐怕谁都料想不到,林阳居然会以这样的手段去与奇药房主交涉!

然而下一秒,林阳朝旁边的人点了点头。

他们深知这意味着什么。

面对谩骂,林阳竟没有去反驳,反倒是认真道:“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不占理!”

“什么?”玄医派的人都惊了。

“当然。”林阳点头。

至于冯石,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令牌哆哆嗦嗦颤道:“不可能!不可能!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不少人满头雾水,忍不住疑问。

旁边的周讲师连忙跑了过去,将林阳的血书及地上的那个公文包取来。

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然而只是一眼,人们都懵了。

那炙热是何其明显!

周围无数双眼睛纷纷锁定在了林阳的身上,每一个人的表情全部凝固了。

或是目瞪口呆,或是瞠目结舌...

“我若赢了,这块令牌,也归我,对不对?”奇药房主回过神,立刻质问。

“我没有荷灵花。”林阳直接道。

“你若对我玄医派学院有兴趣,我可以用它做赌注!”林阳点头。

“怎么?房主不敢吗?”林阳反问。

“是啊房主,接下吧!”

所有奇药房的人倒抽凉气。

再下血书?

这...可是奇药房的招牌啊!

但林阳置若罔闻。

林阳这一言,惊诧了四面八方所有人。

“我知道,可林神医如此信誓旦旦的下血书,我担心他有后招。”奇药房主低声道。

好大的口气!

冯石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药术?

奇药房主呵呵一笑:“林神医,你知道便好,你没有履行先前挑战的承诺,支付我奇药房荷灵花,所以我是不会接受你的挑战的!不过我也会给你机会,如果你实在无法支付荷灵花,你也可以拿你的阳华或玄医派来抵给我,我想一个阳华集团,应该能比的上一朵荷灵花。”

“这样吗?那好!我再加点筹码吧。”

他们能够看到奇药房主此刻双眼里流露出来的浓郁炙热!

“那好,你的挑战,我接下了!我就拿我的所有一切,赌你的玄医派跟这块令牌!”奇药房主大声一喝,斩钉截铁!

“啥?”

甚至连王冰蝶、西柔倩、邓强等人也在劝说。

他扫了眼血书,继而摇摇头道:“林神医,血书如此神圣,你却如同儿戏!太不严谨了,更何况先前我约战你,你不仅爽约了,甚至连荷灵花都没有支付给我奇药房,现在我又为何要接你血书与你一较高下?”

人们齐齐朝那令牌望去。

却见那是一块金镶玉令,令牌周边有龙凤纹路,中间的美玉完美无瑕,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璀璨夺目,很是好看。

不知是过了多久,他一咬牙,继而挥手。

“这可是机会啊!”

奇药房主闻声,下意识的要答应,可人又犹豫了起来。

“林老师!”

奇药房主思绪起来。

片刻后,他已是脸色骇变。

“说吧,林神医!咱们比什么?”

“这场挑战毫无意义!”

“林神医,我答应接受你的挑战!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奇药房主沉问。

那令牌究竟是什么宝贝?

“那我若输了呢?”房主问。

所有人都目光炙热,满脸渴望。

“行,不过...这次血书的条件是什么?你若输了,你要给我什么?你的玄医派学院吗?”奇药房主眯着眼问。

但奇药房主却是几步上前,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令牌。

旁人立刻上前,并取出一个公文包,放在了地上。

奇药房的学生们纷纷叫骂指责道。

“这是什么?”

别说他们,其实奇药房主也心动了!

“你若接下这血书,它,就是你的。”林阳道。

“这里面装的都是阳华集团的重要合同与手续文件,只要奇药房主你在上面签个字,你就能拥有阳华集团51%的股份了。”林阳道。

后面的玄医派人急了。

“就是,你言而无信,谁会信你?”

无论是奇药房人还是玄医派人。

“药术!”林阳闭起了眼,平静的吐出这两个字。

奇药房主倒是十分平静。

声音一落,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血书又能如何?你脸皮厚,抵赖就完事了。”

“那样的话,谁又会在乎你的挑战?重视你的血书?到时候你若是输了,再赖账,那该怎么办?言而无信者,别说血书,天书都无用。”奇药房主摇头道。

奇药房的人怔怔看着林阳手中的血书,无不精神恍惚。

奇药房主哑然失笑:“林神医,你是不是把你的玄医派学院看的太高了?一个刚刚成立的学派,能抵的上我奇药房?不够不够,分量太轻了!”

这可是让奇药房崛起的良机啊。

奇药房主脸色一怔,看着林阳问:“真的?”

“机会稍纵即逝!”

“现在。”林阳淡道。

周讲师、唐讲师、司徒讲师等人纷纷劝说。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林阳。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