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看看我的毒吧

上一章:第四百七十七章 不过如此 下一章:第四百七十九章 你输了

哧啦!

房主暴喝,继而双脚一点暴冲过去,手掌再是一扬,一个个好似颗粒般的物质飞了出去,朝林阳盖撒。

“当然是我炼制的,且就是拿你们奇药房提供的药材炼制的。”林阳将其一掰,药丸裂开,里面都是新鲜的药泥,许多人都能辨识出那些药泥里掺杂了什么药材。

林神医为何不躲?反倒是像个木头一样站在原地?

奇药房主脸色苍白至极,指着林阳,已说不出话。

可...没过多久,林阳身上那些中毒的迹象...再度消失了!

其实他也看出了不对劲。

但这话落下,旁边的唐讲师立刻喝开:“袁华!闭嘴!”

颗粒触碰林阳的肌肤,如融化的冰块般立刻化成液体,打湿了他的衣服。

奇药房主无力的望着林阳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无视掉我的毒!”奇药房主直勾勾的望着,嘴里暗暗呢喃。

说完,他张开了嘴,从自己的嘴里取出一枚药丸。

就说他刚刚撒的那些毒粉,若是真要比较,甚至能跟古代的鹤顶红媲美。

“不!!”

但此刻这药丸是漆黑一片,宛如一个煤球,与先前的色泽是截然不同。

“现在,还是看看我的毒药吧!”

一枚枚丹丸飞出。

许多人都倒抽凉气。

这枚药丸,正是林阳先前所吞吃的那枚。

毕竟谁能料到,奇药房主炼制的七八种毒药居然没能放倒这个林神医。

“就是这个....解了你的毒吗?”

“他这是干什么?”

“这...这是个什么东西?是你炼制的药丸?”

奇药房主步伐一个踉跄,继而整个人软倒在了地上,已是起身困难了。

嗖嗖嗖嗖...

先前备药的时间太短,根本不足以炼制太多毒出来,而且药材有限。

“想知道答案?”林阳淡淡点头:“罢了,那就告诉你吧。”

粉末随风而荡,直接飘向了奇药房主。

奇药房主何等人物,他制造出来的毒绝无仅有,且都是古毒,复杂的很。

“放肆!大话别说的太早!”

他哪曾想到,林阳居然将他的药术完全看穿看透了!甚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了应对之法...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奇药房主也不例外。

但下一秒,清风吹来,那些随风飘荡的粉尘全部打在他的身上。

但许多学生的脸色已经变了。

袁华是什么意思,傻子都明白。

两记毒药下去,奇药房主停住了身躯。

那儿是一枚药丸。

瞧见这一幕,所有人都懵了。

那叫袁华的学生不由一颤,立刻低头不语。

“你是如何解毒的?”他凝声问。

这意味着对方根本不在乎房主的毒!

“不是我有两下子,而是你的毒药太没档次了。”林阳摇头。

“不像啊,若是放弃,那为何他能解房主的毒?”

众人的视线全部锁定在了那药丸上。

但下一秒,他将药丸一握,彻底碾成了粉末,继而松开了手。

可现在...这个林神医居然在短短十来秒内解掉了他的毒!

至于周遭奇药房的人,早就没了声音。

众人屏息凝神,注视着林阳,等待着毒发。

只是...他竟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任凭这颗粒打在身上。

当下奇药房主手中的毒...已经不多了。

“恐怕...只有一个原因能解释吧...”这时,一名奇药房学生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恐怕奇药房主自身也没有预料到。

“难道说他傻了?”

“这枚丹丸其实不是什么解毒药,而是一枚普通的丹药,但它有一个特性,就是能够综合掉药草叶盐花的药性,你的所有毒药都是以叶盐花为基炼制而成,可如果叶盐花没了,你的毒药也就没了药性了,自然是毒不死人,所以我只要含上这样一枚‘避毒珠’,你就输了,我早说过,你的药术,不过如此。”林阳平静道。

“该不会是放弃了吧?”

“你...”

对方根本是故意不躲闪。

奇药房主没了声息。

他相信这绝不是对方傻,而是对方...自信!

奇药房的人交头接耳,面露担忧。

而且是无声无息,轻而易举!

奇药房的人都看傻了。

这些颗粒很是密集,但覆盖的范围不大,按理来讲,林阳要是身法好一些,反应快点,足以躲闪掉。

视线再度落于林阳身上。

林阳抬起了手,将手掌摊开。

人们眼睛瞪得如枣般圆,嘴巴张大,神情呆滞,全部注视着林阳,一个个彻底傻了。

奇药房主急忙要逃。

奇药房主连连退了几步,身躯踉跄,最后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除了震惊,也只剩下震惊。

林阳身上当即出现了大量黄色斑点。

房主并未就此罢手,再动手指。

林神医...怕是已经不将奇药房主放在眼里了!

“姚房主,咱们都是成年人了,这种幼稚的问题你怎说的出口?你会对你的对手说出你这些毒药的配方吗?”林阳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紧紧的盯着林阳,等待着毒发,神情尤为紧张。

中上这种毒,除非他现在是在手术台上,然后找来国内顶尖的医生为他手术抢救,否则断无活路!

没有任何意外,这些丹丸也全部打在了林阳的身上,继而全部裂开,飘散出一缕缕蜡黄色的气息,被林阳吸入了体内。

房主脸色微白,双眼也难保持淡定。

“是的,就是这个,你的任何毒素在它面前,都没有任何用途,只要有它在,你的毒,根本对我造成不了威胁!”林阳平静道。

房主一怔,旋而神情凝冷,暗哼一声:“看样子我小瞧你了,林神医,你果然有两下子!”

对方能解房主之毒,便意味着对方压根就不怕房主,而现在对方连房主的毒都不躲,这意味着什么?

他那蜡黄的皮肤恢复了正常,暗淡的双眼有神了起来,片刻后,整个人是精神奕奕,若非衣服上还沾染着一些毒素的粉尘痕迹,甚至没人敢相信他中过毒!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