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苏家完了

上一章:第四章 谁说你母亲死了? 下一章:第六章 替罪羔羊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今天的林阳怪怪的。

以前林阳做的饭菜几乎是勉强可以下咽,如果不是苏颜实在没什么时间,她宁愿去吃外卖也不会尝林阳做的一口饭。

不过施着施着,老太太的身躯突然抽搐了起来。

林阳的厨艺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飞猛进?

“《血气形志》!”

不管怎样,若有选择的余地,他不会去选林阳。

这时,老年电话铃声响起,齐老微微一愣,掏出手机扫了眼,老脸露出浓浓的不快与无奈。

这时,苏颜的手机突然响起。

苏颜带着满满的疑惑,小口小口的吃着,却根本停不下来。

“那么...是哪一篇?”齐老急声问。

“就这样?”苏颜一脸不可思议。

“林阳,奶奶怎样了?”

“小伙子,等一等。”

苏桧呆了半响,怪叫一声冲了过去。

“我告诉你,奶奶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有责任!”

“灵首针法吗?孙思邈不愧是古之大医,这针法活络骨血,疏通血管,明目醒神...当真是妙啊。”齐老专注的望着,感慨万分。

“慢着!”苏桧立刻喊住了他。

门被推开。

“江城医疗,连克医学难题,著名中医苏桧医生,将带领江城医学界跨入中医新时代...”

苏颜神色一僵:“你的意思是说,奶奶知道是你救的她,但她还是要把这功劳归于二伯的身上?”

带着浓浓的疑惑,苏桧还是按照林阳所说的去做了。

林阳从旁边摆放着的针袋内抽出一根银针,手指搓了三搓,便递给苏桧:“二伯,对着奶奶的百会穴处施针!用捻转手法施针,力道用三分,针入半寸,刺入之后,手不能离针,手指需发力,捏紧针身静待四秒后拔针,明白吗?”

旁边的苏家人一脸惊天为人的模样。

苏颜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她漫不经心的接通,放在耳边,但片刻后脸色一变再变。

“天呐,太不可思议了!”

“你...你故意气我是不是?”苏桧满脸阴沉的瞪着他,冷喝道:“你给我治!快!她是你奶奶,你如果见死不救!你就完了!”

“再施一遍?”苏桧心脏猛然一跳。

“咱们去问问二伯就知道了。”

到了饭点,林阳简单的做了一顿饭。

苏家人朝里面挤去。

变脸还真快!

苏桧傻眼了。

然而苏老太猛咳了几下又昏迷过去。

他面露困惑,倏然,他想到了什么,立刻抬起苏老太的手把起了脉。

他可不知道苏桧的名气居然这么大。

齐老失声呼开。

难道他看过?

当尝一口是,更是惊为天人,震惊绝伦。

“林阳,你该不会是在耍我吧?”苏桧脸色一沉,还想说什么。

林阳平静的说道,转身便朝门外走去。

“妈!”

“醒了?”

却见齐老匆匆跑来,站在林阳的旁边不断喘息。

“还有事?”

“不是,这个我可以跟苏医生讨论,我找你,是想询问一下你之前给苏老太推拿时所用的手法!”齐老老眼遍布期待的说道:“依照我的阅历,你这手法有点像《黄帝内经》上记载的方法,只是你的更过精妙,我一下子猜不透,敢问你这是什么推拿手法?”

“齐老,您不知道,这人是我的侄女婿,他就是个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废物,哪会什么医术?让他治疗我母亲,那不是拿我母亲的生命开玩笑吗?”苏桧陪着笑脸解释。

“你不是让齐老来治吗?”

苏桧无言以对。

“就随便按了下。”

“太好吃了,这...这是你做的?”苏颜不可思议的望着林阳。

苏家人七嘴八舌,或质问或呵斥。

“灵首篇就是在那出现的,难道这小子走过运,看到过灵首篇?”苏桧呢喃。

苏桧暗哼一声,捏着银针,开始为苏老太施针了。

“小伙子,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但林阳如同石佛,雷打不动,通通不理,唯独苏颜靠来询问:“奶奶情况如何?”

难怪齐老匆匆离开,感情是被叫去招待电视台的人了...

“二伯,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相信过林阳,虽然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林阳只是在自己的母亲身上按了按,就把母亲从死亡地带拽回,但在他看来,可能是林阳看到了什么独特的推拿手法,或者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提针、捻转、定针...一气呵成。

“该怎么治?”苏桧急问。

“二十分钟前,苏老太可是没有任何生命特征啊!”

血气形志?怎么可能?

坐在沙发上的林阳扫见手机上的新闻资讯时,错愕连连。

“放心,她很好!”林阳平静道;“不过她的病症并未解除,我刚刚只是为她恢复心脏与呼吸道的功能,刺激她的中枢神经,她旧疾还在,且随时可能复发,所以必须要尽快治疗!”

“回去吧。”林阳对苏颜说了一句。

他有些不敢相信。

他可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被林阳这个废物指手画脚,但已无可奈何。

“这对二伯而言是一次机会,市电视台大力宣传,医院也看好他,这功劳放我头上远比放在他头上带来的利益大,有了这事做功绩,二伯的前途不是一片光明?那个老太太,可精明着呢。”林阳摇了摇头。

苏桧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林阳似乎就是从燕京过来的。

“正常现象。”林阳道:“因为你的灵首篇并不完整,你所学的只是一篇残缺的针法!你还差最后一针!”

告别了齐老,林阳掉头回家了。

“很简单,我以前看过。”

“好。”

“为什么?”

林阳对这并不感兴趣,可看到齐老那灼灼的双眼,知道不同意的话肯定脱不了身,便只能答应。

到了傍晚时分,一则新闻刊登在了江城新闻网的网站上。

老太太仿佛是听到了这一声呼唤,艰难的打开了双眼。

“怎么可能?这废物会医术?”

苏颜踟蹰了下,才说道:“今天市电视台的人来医院做中医宣传,院长拿奶奶的病情做例子刊登上新闻了。”

“燕京。”林阳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便走出了门。

“快吃吧。”林阳一边吃着菜一边含糊不清道。

“然后呢?”林阳随口问。

望着这炒的精致的小菜,苏颜是一脸震惊,樱桃小口张成‘O’型,几乎都合不上。

那些西医们更是一脸震惊。

林阳随意的应了一句。

嘎吱。

离开了抢救室,苏家人立刻聚了过来。

苏颜脸露愕色。

“小伙子,院长找我,可能有什么急事,这样,咱们记一下各自的电话,哪天有空了咱们坐下来聊,如何?”

人们懵了。

好一会儿,林阳才笑问:“齐老有事?”

齐老满心欢喜,转身朝医院跑去。

苏桧激动的急忙扑了上去。

“什么?”

“苏医生,为何不让这小伙子继续治疗苏老太?”听到苏桧的话,齐老开了口。

“二伯,请你对奶奶再施一遍《千金方灵首篇》上的针术。”

苏桧急了,忙拽住林阳:“你去哪?”

“可从刚才这小伙对你母亲的推拿及救治措施来看,他应该是懂一些医术的。”齐老有些不悦。

苏桧到底是一名老中医了,手法不差。只是这一针下去,老太太没有任何的反应。

林阳笑了笑,没有做多解释。

旁边的医生们惊叹连连。

苏颜心头愈发困惑,却又不知该怎么去问。

“看过?在哪?”

林阳点头,也不多言。

“我问你,你怎么会千金方上的针术的?”苏桧平复住心中的激动,严肃问道。

“推拿,懂吗?我之前没事干的时候自己看过几本推拿按摩的书,自学的。”

为了能够学习灵首篇针法,苏桧可是花了几百万呐!

这就是中医的力量?

“已经恢复过来了,接下来再好好静养静养就没问题了。”林阳笑道。

这个家伙,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苏桧脸色顿变。

苏桧眼露错愕。

“林阳出来了!”

往日里她只能吃一小碗,这一顿却是十分意外的吃了两碗,她都开始担心自己的体重了。

林阳愣了下,继而忍不住连连笑道:“到底是齐老,眼光果然毒辣!不错,这正是《黄帝内经素问篇》!”

“鬼知道他从哪学来的三脚猫的功夫,总之齐老,这次还得仰仗您了。”

“你就为这事而闷闷不乐?”林阳愣了下,旋而哑然失笑:“我以为什么事呢。实际上给奶奶施针的人不是我,如果真要算功劳,二伯的确也有,更何况,那里那么多医生在,你觉得奶奶会不知道到底是谁救的她?”

“难道你不希望你的母亲恢复过来?”齐老反问。

片刻后,苏桧沉声道:“林阳,你先出去吧。”

莫看他干瘦干瘦的,跑起来竟像阵风一样。

“怎么了?”林阳洞悉到些不对,询问了一句。。

先前就是施针出的问题,怎么还施?

苏颜将信将疑,但没有去多想,毕竟她的确是见过林阳没事的时候就捧着一本本破旧的书籍在读。

简直堪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了。

“真的?”

苏桧慌了:“林阳,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奶奶说是二伯治好的她!现在整个江城都知道!”苏颜瞪着他,气呼呼道:“二伯把你的功劳抢走了啊!”

他也没车,只能徒步。

苏颜回了家。

“林阳,你奶奶...这又怎么了?”苏桧僵住步伐,急切询问。

只是林阳走了没几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

“走走走,进去进去!”

但...她的脸色不太自然。

“你先回,我留在这看看奶奶。”

“你奶奶脉象稳定,性命应该无忧,而且齐老已经到了,我想让齐老来治,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先出去吧。”苏桧淡道。

林阳眉头紧皱,旋而淡言:“若想救奶奶,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马上对奶奶施一遍《千金方灵首篇》上的针术!”

为什么林阳这个窝囊废会懂灵首篇的针法?

“林阳真把奶奶治好了?”

“可是...”

嗡嗡...

“二伯,既然你要让齐老来治,那我就先出去了。”这时,林阳突然来了一句。

“苏老太的症状我一无所知,等我去救,时间来不及,风险太大,反倒是这个小伙子,他能让苏老太停掉的心脏再跳起来,显然是知道苏老太的情况,身为医生,自然是希望患者能够脱离危险,早日康复,目前来讲,让这个小伙子医治苏老太比等我出手更靠谱,所以站在患者的角度上考虑,我不会救,苏医生,你该相信这位小兄弟!”齐老严肃的说道。

“按?”

苏颜沉默了,片刻后问:“你是怎么救的奶奶?”

“好。”

“妈!!”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算是过去了,哦对了,爸妈今早出了趟门,大概两三天才能回。”

“出去?”林阳微微皱眉。

可是...他从哪看的?

苏颜放下电话,双眼失神,呆呆说道:“苏家...完了...”

这林阳讲的头头是道,难道这就是灵首篇的最后一针?

但在这时,老太太那张苍白的老脸突然变得红润了起来,且是人在不断的咳嗽,呼吸声也愈发的大了。

然而齐老却是一甩袖子:“我不救!”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燕京?”

“最后一针?”苏桧想起,之前林阳就说过这句话。苏老太便是差了最后一针,才会变成这般模样。

“齐老?”林阳有些意外。

“是关于灵首篇针术?”

“怎么了?”旁边看着电视的林阳侧首问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