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蓄意?

上一章:第五百二十三章 被人针对 下一章:第五百二十五章 是谁指使的

他这回是怒了。

“在广北路的清洁屋前,但人已经不见了,巡捕跑过去查了下,车上什么都没有,而且是辆套牌车,司机的信息查不到...”

“找到了?在哪?”

“查出了什么吗?目前没有什么很明确的信息,但我们查到,撞伤龚喜云的那个肇事司机在几天前曾因为赌博,欠下了一笔债。”

“本来我是这么猜的,但后来发现这个司机又悄悄给自己买了大量保险,他也有伪装成意外死亡的倾向,想要骗取高额保险。”

“好。”

“林董!”电话那边的徐天严肃的喊了一声。

现在龚喜云、秦柏松都出了事,徐天自然是要步步为营,小心谨慎。

守门的人是龚喜云旗下安保公司的人,得到消息后,便第一时间将监控画面取了出来。

许多人都是兴奋而激动。

“林大哥!”秦凝忙上前,一双璀璨的眸子写满了崇拜与敬仰。

“就咱玄医派外面的马路上。”熊长白道。

林阳深吸了口气,沙哑说道:“表面上可能是意外,但实际如何谁也不知道...长白,报警了吗?”

林阳转身出了屋子,且取出电话,给徐天拨了过去。

“林院长,秦老爷子的伤势很严重,他的一只胳膊跟一条腿骨折了,身上多处骨折擦伤,此外还检查到可能有脏器的破损!情况很不乐观...”

旁边的人立刻围着,认真的望着。

“老师!”

“带我去看看。”

画面显示,秦柏松是中午下了班,打算回去吃饭。

旁边的人立刻备针。

此刻的秦柏松状态十分糟糕,身上都是血,人已经昏迷过去。

老人家也不喜欢开车,每次回家都是走到街头做238公交车回去。

“那更好。”林阳点头,便冲熊长白问:“在哪出的事?”

林阳有些头疼,暗暗回避掉秦凝的眼神,开口道:“这段时间你把你手头上的工作先放一放,好好照顾你爷爷吧。”

但今天,他刚刚出了大门,便被一辆失控的黑色轿车撞翻在地,轮胎甚至从他身上碾了过去。

他不喜欢住在玄医派学院,毕竟这里白天晚上都是病人,太吵闹了,便在城区买了套房子。

很快,二人在巡捕房里看见了满脸颓废的司机。

不一会儿,众人行动了起来。

龙手半死不活,秦柏松又出了事,当下的玄医派学院可以说是十分混乱,岌岌可危。

“未必。”

“他的情况还很糟糕,马上送去调养,另外我会开服药方,按照药方抓药煎服,这段时间就让秦柏松住这吧,小凝。”

“被巡捕关着呢。”

林阳直接取出银针,封住秦柏松的命脉,随后开始处理伤口,排出淤血,缝合筋脉。

他不会在这种时候有所保留。

每一步都尤为的认真,也尤为的细心。

“报了,巡捕那边已经在抓捕这位肇事逃逸者。”

能够亲眼目睹林神医出手,这是何等幸运的事。

“调了。”

“好的老师。”

“林大哥,救救我爷爷吧!”秦凝秋眸通红,哽咽说道。

林阳风尘仆仆的赶到玄医派学院。

这时,一名玄医派人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个电话。

“这肯定是一场蓄意谋杀!”熊长白激动的说道。

林阳没有做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极为朴素的为秦柏松医治,竭尽全力,一丝不苟。

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个徒弟,也是他的左膀右臂。

然而让人气愤的是,肇事司机居然连停都没停,甚至连速度都没有减,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撞了人,更是踩足了油门一溜烟跑了。

“那车找到了!”

“什么?”

旁边负责为他手术的医生立刻走来。

林阳刚下了车,熊长白便领着一众高层跑过来。

此刻,学院的大门已经关闭了,熊长白在主持大局。

林阳仔细的看了几遍。

“现在起,玄医派学院任何管事以上的人,没有特殊情况,不要随便离开这里,我会从安保公司再调集一批安保人员过来,保护你们的安全,明白吗?”林阳沙哑道。

众人沉重的点了点头。

林阳脸色顿时森冷无比。

旁边的人惊叹不已,皆大舒了口气。

“有了!有了!”

二十分钟后,徐天的车停在了玄医派学院门口,除此之外,他身旁还有三辆奔驰车,都是他叫来的保镖。

“这医术简直是鬼斧神工,在世华佗啊!”

不过在林阳看来,徐天这显然是多余的,对方已经做了两次,短时间内不会有第三次。

“咱们玄医派的位置偏于郊区,车流量不大,怎会如此不小心?”林阳眉头一皱,沉问:“调了监控吗?”

“不愧是林神医啊!”

“咱们也派人动手吧,给我打徐天跟马海的电话,动用我们阳华所有力量,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人给找出来!”林阳冷道。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利用他这笔债款,逼他干这种事情?”

“放心凝儿,不会有事的。”林阳安慰了几句。

“拿银针来!”

那些来玄医派学院学习的外院医生们更是瞪大了眼,或取出手机录制着林阳医治的画面。

林阳上了车,徐天便踩动了油门。

渐渐的,在林阳的银针与药物的作用下,秦柏松的生命迹象趋于平稳。

秦凝更是暗暗抹掉眼角的泪,惊慌失措的小脸流露出一丝宽慰。

“老师!”

“怎么了?”林阳问。

徐天立刻着手安排。

“肇事司机呢?”

如果是意外也就罢了,怕就怕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事故!

这可是林神医啊!

“我已经联系了家里人,我们家会有人过来跟我一起照顾爷爷的。”

随后跟着熊长白进了玄医派的手术室。

他们也都知道,肯定又是谁的报复。不然以秦柏松的人品,哪会有人想着置他于死地?

“这样,想办法让我跟他单独谈谈,另外你再帮我跑个地方。”

林阳沉喝。

“这应该只是一起交通意外吧?”有人小心的说道。

一群人朝监控室跑去。

“好的,林董!”

那眼神,简直就像最疯狂的信徒。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