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上门

上一章:第五百二十五章 是谁指使的 下一章:第五百二十七章 林神医,我来了

“柳牧,你还是把实情乖乖的告诉我,你继续死守着这个秘密,不仅毫无意义,反而会让你倒霉,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混蛋!”

柳牧张了张嘴,还想狡辩,但最终...他还是妥协了。

林阳淡淡的说着。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旁边的茶几上,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夹,放在了茶几上。

林阳拿着这张半身像看了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

“如果是燕京那边的力量,我担心仅靠他们会没有下文,还是自己着手去查吧。”林阳淡淡的说。

“行了,不用查了,我知道是谁了。”林阳深吸了口气淡淡说道。

“是....是的...”柳牧踟蹰了下道。

“差不多...”

“林董,有,柳牧说一模一样!”徐天严肃的点头。

徐天呼吸顿颤,骤然间也明白了什么。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林阳立问。

这一言落下,柳牧大惊失色。

“我听他的口音,好像是燕京那边的,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

“是你劝李南喝的酒吧?你请他喝的酒里面,是不是还添了致幻剂?”林阳询问。

林阳看了眼他,又看了看李南,淡淡说道:“我又不是巡捕?没有权力处置你们任何一个人,你们犯的事,还是跟巡捕说吧。”

他其实是知道面前这个人是谁,更是知道徐天。

以徐天这种人的脾性,要剁人砍人什么的,绝对不是开玩笑!

“阳华集团的人?你们来我司马世家干什么?”忠叔面无表情的问。

1个小时后...

“我这就去办。”

忠叔呼吸顿紧。

徐天点头,便走了出去。

林阳再好好的端详了一阵,像是想到了什么,便拿起笔,在衣领的内侧粗略的绘制了一朵小花。

李南勃然大怒,立刻要冲上去,但手铐的原因,他根本冲不开太远,只能瞪着他大骂。

柳牧跟李南急忙起身。

“是谁?”徐天忙问。

“我说...我说...林董,您...您别乱来...”柳牧欲哭无泪道。

“可以。”林阳点头:“你去安排吧。”

柳牧沉默了。

“我不认识那个人...几天前,他找到了我,给了我二十万,要我做这些事情!他不告诉我任何信息,包括他是谁,他做这些是为了什么,所有事情都隐瞒了我,不过我也没问,反正我也不关心,有钱赚谁不乐意?问那么多干什么...”柳牧道。

“好的。”徐天眼露困惑,但还是应下,便跑了出去。

“好。”

却是听男子淡淡说道:

一日后,一名提着公文包戴着眼镜的男子走进了司马世家的宅院。

“我说...”柳牧深吸了口气,沙哑的出了声。

片刻后,他深吸了口气。

柳牧吓得连连后退。

“燕京,司马世家的家主!”林阳面无表情道。

至少在巡捕手中,可远比在徐天这种灰色地带的枭雄手里要强的多。

“林董,您要请谁?”

“哦?你认识我?”林阳眯着眼问。

“林先生!”

都是按照柳牧所说的去绘制,而且除了面部特征外,穿着也特意绘制了出来。

“晚些你就知道了,帮我准备一下,我想邀请些人过来吃饭,就在咱们江城。”林阳道。

林阳挥了挥手,示意李南安静,继而道:“你让他喝了致幻剂,然后让人骗他说他女儿病了,叫他开车回家,你应该知道他回家的路线吧?而且他那致幻剂应该不是普通的禁品,而是一种新型药剂,如果我没猜错,这致幻剂看见某种特殊颜色会有刺激效果,我想应该是牙黄色吧,毕竟我穿的那件衬衫,就是牙黄色。”

“当然认识了,虽然你很少出现在媒体面前,但网上还是有你的照片跟视频的。”

“我...那个...林先生,您能放过我了吧?”柳牧声音略微颤抖的问。

徐天也惊讶不已,倒没想到林董的思维如此缜密与细心...

徐天一听,大失所望。

.......

“这个设计简直是天衣无缝,如果让肇事者都认为是一场意外,那么还有谁会觉得这起交通事故是蓄意而为之?不得不说幕后人很是聪明,只可惜这幕后主使者百密一疏,他把所有环节都弄的很缜密,也把一切都考虑了进去,但却唯独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万一没有撞死我应该怎么办?这也是他这场行动里最大的风险,因为我一旦没有被撞死,就一定会察觉到致幻剂,就一定会识破他的计划,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我查到了他!”

“所以你对他一无所知?”林阳皱起了眉头。

“是谁?”林阳立问。

“我们林董,诚邀司马世家家主,前往江城赴宴!时间定在明日晚上。”

柳牧没有吭声。

“巡捕那边也在搜查,毕竟这牵扯到一起买凶杀人案。”徐天道。

“这么快就查到了吗?不愧是林董....”

.......

林阳起身准备离开。

“拿去问下柳牧,那个人的衣领内侧这个位置是否有这么一朵花。”

徐天连忙过去摁住李南。

过了大概小半天的功夫,徐天从巡捕的手中拿到了嫌疑人的手绘图。

忠叔安静的望着那文件夹,有些困惑。

“燕京人?林董,要不让他描述下那个人的外貌,然后叫巡捕打印出来进行比对吧。”徐天道。

话音落下,便出了门。

其实柳牧被逮住后,他就知道自己这回是栽了,他本来是打算跑路的,然而对方来的太快了,他连东西都没来得及收走,徐天的人就杀上了门。

二人郁闷至极,不过也尤为的庆幸。

这已经百口莫辩了...

一切都被林阳看穿了!

处之泰然,波澜不惊。

“柳牧...真的是你害的我?”李南震愕而问。

司马世家的管家忠叔双手后附,站在厅堂大门前安静的看着这男子走来。

突然,他的视线落在了这人的衣领有些眼熟。

“妈的,你居然陷害我,柳牧,老子是瞎了狗眼,会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李南双眼血红。

他怔怔的望着林阳,片刻后才回过神。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