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我没有开玩笑!

上一章:第五百二十七章 林神医,我来了 下一章:第五百二十九章 彻头彻尾的疯子

话说到这,他突然将身子朝前倾斜,低声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林神医,如果你能把天骄令还给我们司马世家,或许我们司马世家可以与你合作!你仔细想想,如果你我联手,国内还有谁能是你我的对手吗?到时候大会之上,我们必然是所向披靡,咱们要什么有什么,这不是很好吗?”

人们意外不已。

“一,把这个人交给我处置。二,你们全死在这。”林阳道。

“哈哈哈哈哈...”

“先不说他敢不敢动手!就算真的动了手,他也不过两个人,能跟我们斗?”

“这个傻子说什么呐?”

一些人面露笑容。

司马藏眉头顿皱:“那你现在想谈什么事?”

“林神医,我知道你是一名医务,实力非凡,但我劝你动手前还是得考虑考虑后果,我既然敢来,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们这如果有人受了伤,恐怕你的亲朋好友,也会有谁遭罪啊,他们或是出车祸,或是跌落河里,或是从高空失足...你最好是想清楚。”司马藏淡淡说道。

随后....

不少司马世家的人一听,顿时恼怒起来。

“我先前不是说了吗?都是我派人做的。”司马藏凝声道。

“这个事情,稍后再谈!”

既然被对方看穿了,司马藏也不想掩掩藏藏,直接单刀直入。

而后头一名司马世家的高手看不过眼了,冷哼出声:“姓林的,你这是什么语气?你想干什么?要动手吗?谁出的主意你是要杀谁?那我告诉你,这三件事,都是我提的,我建议家主这么做的,怎么着?”

却见林阳朝那名出声的人走去。

司马藏凝肃说道,眼里一片凄然与森冷。

等林神医觉得有压力了,再出面洽谈。

司马藏也微微侧首,淡淡问道:“怎么?林神医,打算动手了吗?”

只是他没想到,林阳这么快就发现了是司马世家在幕后设计。

人们捧腹不已,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林阳沙哑道。

虽然司马世家在燕京还算不上是一流家族,但怎么着也比江城这种犄角旮旯里的人要强吧?

“你干什么?”

“我知道了。”林阳轻轻点了点头,而后闭起双眼,陷入沉默。

既然敢从燕京赴约而来,司马藏哪能没有准备?因此在他下飞机前,司马世家的力量就已经渗进了江城。

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立刻让司马世家的人紧张无比。

哄堂大笑声爆发出来。

可他发现,这位林神医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简单,杀他貌似有些困难,便打算动动他身边的人,以示警告。

连司马藏都有些忍俊不禁。

紧接着...

哐当!

“龚喜云跟秦柏松都是你叫人去做的吧?”

但在这时,林阳站了起来。

不知是过了多久,人们才稍稍缓了下来。

如果对方愿意交还天骄令,那一切还有得商量。

“派人劫持苏颜,设计杀我,派人开车撞害秦柏松,这几件事的主意,是谁出的?”林阳面无表情的问。

这已经是在威胁了。

“我们可不是什么医药世家,我们可是古武世家!他明不明白古武世家是什么意思?”

大门突然被踹了开来,随后大量黑衣人冲进了屋子,一个个拔出漆黑的手枪,对准了现场每一名司马世家的人。

“嗯?”司马藏觉得有点不对劲。

林阳没吭声,依然闭着双眼。只是将手稍微抬了抬。

杀意从他身上弥漫出来。

“让我们都死在这?哈哈哈,他在做梦吗?”

“这么说来,这几个主意,是你出的?”林阳再问,神情却森冷了无数。

“我给你两个选择。”

知道我们损失了什么吗?我们可是连整个家族唯一的种子都折在了你的手中啊!大会在即,我们司马世家唯一的希望都没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林神医,比起我们,你那点损失又有什么可说的?”

司马藏微笑道:“林神医,你没有开玩笑吧?”

旁边的徐天会意,掏出了手机点了两下。

“我没开玩笑!”林阳安静的说道,眼里杀意荡漾。

众人纷纷望着他,等待着他感恩戴德欣喜若狂的样子。

云淡风轻,波澜不惊...

“你想干什么?”那人脸色一怔,立刻喝问。

司马世家人的笑容瞬间凝固。

“给我站住!”

“怎么?林神医?你很生气吗?真要生气,那也是我,你只不过废了两手下,至于你喜欢的女人,那是毫发无损,相比较我,比较我们整个司马世家,你这点算的了什么?

这话一落,人们皆是一愣。

一些人满是戏谑。

林阳终于是抬起了头,一双森冷的眼死死的盯着那人。

林阳依然坐在那,头也不怎么抬,神情不变,只缓缓道:

这话落下,司马世家的人全部盯着林阳,等待着他的答复。

整个屋子都被这剧烈的笑声给震晃动了。

司马藏之所以来,就是为了这个。

“是吗?”

那语气,像是在说一件很不起眼的事。

司马藏眉梢轻动,但神色不变,径直道:“不仅是这两个人...包括苏颜小姐的那一次,也是我派人做的。”

“哪两个选择?”司马藏看着他问。

司马世家的人笑嘻嘻的说道。

其余司马世家的人也纷纷开腔,拦在了林阳的面前。

能跟燕京大家族合作,是多少人做梦都求不来的事,这林神医虽有本事,但对这应该很上心吧?

只是...

但司马藏却是压抑着怒火,沉声道:“或许我们先前是有一些不愉快及误会,但我觉得,这些都能过去!”

只是,林阳没有答复司马藏,而是反问了一句。

奇药房的事司马藏早就知道了。

但林阳处变不惊,淡淡说道:“我这人,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本来我与你们司马家是井水不犯河水,之所以如此,也是你们司马世家主动来招惹我,这又怎能怪我?”

他本来是想先杀了林阳,再动手去取。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