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 一掌拍飞

上一章:第一千零七章 天王峰顶 下一章:第一千零九章 这就是下场

现场一众长老及高手们勃然大怒,立刻纵身一跃,冲向鬼手,想要将其阻挡。

“诸位长老,我觉得关于神戒这件事,咱们还是再好好商量一下比较妥当!”又一位长老站了出来,微笑开口。

“少海长老,你未免太天真了!那所谓的迷途阵算的了什么?区区雕虫小技,也想难倒我们?可笑至极!我们只需用一只信鸽,就可以走出你那所谓的迷途阵,你那点手段不过一笑话。”三长老鬼手冷笑连连,眼里流露着不屑道。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来这天王峰?敢图这东皇神戒,少海,你算什么东西?这也是你能觊觎的?快点滚,免得我们动起手来,你会命丧当场!”三长老鬼手嘴角上扬,冷哼说道。

郑丹蓬头垢面,一边嘶喊着一边朝这冲来。

至于那女子,则为杀王宫二长老柳是凤!

“鬼手!你想直接取得神戒?成为教主?哼,没那么容易!”

俞玲为五大妖孽里排名第五的存在,丰思远排名第三,这两人几乎是弟子里实力的顶尖代表,甚至连一般长老都不足以对付,有他们出面,郑丹等人抵挡不住,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一条胳膊...当场断裂!

“混账!”

不过更糟的在后头。

这些赫然是来自于各个堂口的长老。

他们的动向被所有堂口的人关注着,他们到了这,其他堂口的人又怎不知?

“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鬼手眯了眯眼,老眼里流露着浓浓的杀意。

一男一女,年纪大概是四五十岁左右。

他最忌惮的三个人还是出现了!

嗖!

“看样子三长老是想看看我这段时间是否有长进啊!”

但没办法。

与此同时,天王峰的山脚处一片沸腾,大量人群朝这冲来。

老人反手一掌,狠狠拍打在了鬼手的手掌上。

林阳的表情倒没什么变化。

呼呼呼...

赫然是在坟墓旁边打盹儿的那个蓬头垢面的老人!

有人失声呼出。

那边的鬼手突然转身,一个箭步,宛如射出去的子弹般,朝那边的坟墓跃去。

又有大量身影翻上了天王峰。

林阳也捏出一枚银针,准备动手。

然而不待林阳多加思考,又有两个身影从悬崖那边跃入了高峰!

一身褐色长袍,袍上印着金色龙纹,活灵活现,阳光照射下,那龙纹栩栩如生,仿佛随时会活过来,至于他的气息,更为之恐怖,一落于这天王峰上,众人就有一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为人豪爽,是破戒和尚,力大无穷,实力恐怖,哪怕是三大王宫的长老也不敢无视他。

“三长老!”

少海面色阴沉。

龙星红俏脸难看,银牙暗咬。

俞玲、丰思远等人入内后,又一大群人汇聚于天王峰下,同时十几名身手不凡的人冲上了天王峰顶。

古灵堂的不少人当下是伤痕累累,身上都是血,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恐。

少海冷道,便是上了前。

至于那中年男子,则显得尤为霸气。

“你们为何来的这般快?难道我设的迷途阵毫无效果吗?你们应当是被困在迷途阵内,不知方位才是!怎么就出现在这了?”少海沉声道。

“信鸽?”少海呼吸一紧。

一看!

神戒的消息只要传出去,便会立刻被所有人知晓。

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又一道残影突然出现在了坟墓的前方。

所有人呼吸一紧。

砰!

才瞧见古灵堂的人且战且退,都挤上了天王峰。

全场沸腾!

的确。

少海一怔。

三长老?

“师父!师父!不好了!攻上来了!他们攻上来了!”

他赫然是想劈开坟墓,强行夺取神戒!

便见杀王宫的俞玲跟丰思远带人冲杀上了山。

林阳颇为意外。

显然,他压根没有把少海放在眼里。

这是东皇教的七长老酒肉和尚。

嗖!

女的穿着身红袍,穿着精致,脸上画着淡妆,一副风韵犹存的样子。

然而鬼手却未搭理,全速冲向那坟墓,蓄起力量,直接是一巴掌朝坟墓狠狠劈杀过去。

没想到如此短的时间里,苏莫云、柳是凤以及三长老鬼手都到了!

一名老妪走了出来,不住摇头。

但在这时。

少海暗骂,脸色不太自然。

不是说少海下了陷阱拖缓了他们的步伐吗?而且上峰的路都被堵死,他是如何快速上了天王峰的?

她是除三大长老外最有威望的长老,德高望重,受人敬仰。

这位是东皇教四长老,席木林。

“什么?”

“三长老!你!!”

“看样子事情比我们想象中要糟糕的多啊,我们之所以办这场东皇大会,就是为了避免同门之间自相残杀,没想到最终我们还是沦落到了这个结果,可叹,可悲。”

局面比他计划的要糟糕的多。

“三长老,话不要说的这么早!我承认,以前的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甚至都不配做你的对手,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我!今天,这东皇神戒,我要定了!”少海沉道。

“呵呵,好热闹啊!没想到我东皇教的禁地内,居然聚集着这么多人!”

就是那少海的拳头暗暗捏紧了,脸色尤为的阴沉。

“一群饭桶!”

龙星红低呼出声。

尤其是三大王宫。

这话赢得了不少人的赞同。

中年男子便是战王宫大长老,苏星云!

“嗯?”

世人惊呼。

这时。

厉王宫执掌者?

鬼手当场被震飞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一名光着脑袋满脸胡须的大汉走了出来。

他再是定目。

当下之局,又是剑拔弩张之势,若是众人直接动手抢夺神戒,势必血流成河,那样一来,东皇大会的举办也就成了笑话

“神戒是我的!”

暴戾的力量在掌心轰荡。

三长老淡淡一笑,双手后附纹丝不动。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