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生死战

上一章:第一千零九章 这就是下场 下一章: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你想救她吗?

但剑刃临至,又一根手指抵在了劲脖前,完美的招架住了切来的利刃。

凄厉的呼喊声响彻。

“里面葬着我心爱的女人,我为她守墓几十年,如今已是白发苍苍,你们想要当着我的面掘坟取戒?不觉得可笑吗?”老人摇头,眼里渗露着阴冷。

这根本就是在玩命啊!

“你知道跟我决斗的规矩吗?”老人打量了俞玲一眼,面无表情道。

老人喝喊着,直接站了起来,一脸的傲然。

老人双手后附,纹丝不动。

“什么?”

“师姐!小心!”

利剑碎片尽数没入于俞玲的身躯内。

感情这个老头是个愣头青啊!

俞玲也是大惊失色,但不敢踟蹰,猛然转身,抽身而斩。

那锋利的剑身更是凶狠而袭。

“前辈,我们开始吧!”俞玲喝喊。

众人灼灼而望。

哐当!

“既然如此,那好,老前辈,我们就不客气了!”

“女娃,既然你不怕死,那便动手!我可得告诉你,我不会留情!”老人低喝。

剑身上传递过来的恐怖力量直接震断了俞玲的手臂。

“啊!”

故而这一出手,上的就是五大妖孽里排名第五的俞玲。

这种能够一招将鬼手打伤,能够轻松灭掉几十名弟子的人,自然不是一般弟子能对付的?

她连退了数步,方才站住,片刻后,已是半跪于地,没了动静!

鬼手沉道,便朝俞玲使了使眼色。

她还当是点到为止!

这么多人在,她怕什么?

似乎没把这一剑放在眼里。

可怖的剑鸣声宛如潇潇秋水。

“什么?我成了罪人?”

他很愤怒。

但来不及了。

难怪这些长老们提议要逐个进行挑战!显然,他们应该是知道了老人的身份,也明白了他不会拒绝任何人的挑战。

老者一听,却是哈哈大笑。

软剑刺去,已经临近老人胸膛,仿佛是要将其刺穿。

显然。

“俞玲不知。”

他意识不到这是车轮战?

这一回,俞玲是要斩下老人的首级。

周遭惊呼不断。

“明明是你们教主抢走了我心爱的女人!明明他是第三者,现在却说一切的祸源是我?”

却是见俞玲上了前,对着老人拱了拱手:“前辈,请赐教。”

很怨恨!

“那我就告诉你吧,跟我决斗,便是生死决斗,我跟你,只有其中一人死了,才算是分出胜负,你明白吗?”老人说道。

“前辈,我且问你,东皇神戒,是否在这坟墓之中?”一名长老站了出来,沉声询问。

“是与不是,与我何干?”老人面无表情。

剑刃当场断裂。

她发出痛苦的呼声。

俞玲一咬牙,但这么大同门看着,她不敢后退,呵斥一声,大步流星的冲了过去,袖子内窜出一口软剑,宛如银蛇乱舞般刺向了老人。

嗡嗡...

林阳一听,怔了片刻。

“我是奸夫?”

俞玲脸色骇变,人吓得后退了两步。

现场这么多人,一个个的挑战过去,他就算能败,那不也得累死?

的确。

嗖!

很是漂亮的追击,但却有一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对方虽强,可还能杀的光这么多人?

“俞玲,莫怕,师父在这,你不会有事的!”这边的鬼手低喝了一声。

顷刻间,软剑剑尖再不能前进半分,俞玲的力量迫使软剑骤然弯曲,仿佛是刺在了钢铁上一样。

“既是如此,那就按照规矩办事!由我们的人挑战你,若是我们的人击败了你,我们便掘坟取戒!如何?”

“我是罪魁祸首?”

“女娃,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何必要来送死?”

老人情绪突然有些激动了,发出大笑之声,那饱经沧桑的老脸布满了狰狞。

可呼声还未结束,老人反手一抓,扣住那碎裂的利剑碎片,朝俞玲一挥。

但在即将刺入的刹那,老人突抬一指,直接抵在了那软剑的剑尖上。

“东皇神戒关系到我东皇教的崛起,是我东皇教教主之信物,我们东皇教当下群龙无首!必须要用东皇神戒决选出一名新的教主!若前辈识趣,就请让开,让我们开掘坟墓,取出神戒!”那长老沉喝。

老人冷哼,突然手指一弹,打在剑刃上。

“呵呵,有意思!我在这枯坐几十载!这世上就多了这么多不知死活的鼠辈吗?好!你们要斗!那就来吧!老子这辈子从未拒绝过任何人的挑战!今天你们来多少!老子战多少!”

现场人瞠目结舌的望着,一个个震惊至极...

很不甘!

哧!哧!哧...

俞玲吸了口气,默默的点了点头,人也有了几分自信。

“可笑!太可笑了!”

这些人是要故意消耗他的体力?

“哈哈哈哈,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俞玲傻眼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