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你想救她吗?

上一章:第一千零一十章 生死战 下一章: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跑不掉

“混账!”

“师父!”

丰思远抱着俞玲的尸体,满脸泪痕的跑了过来,跪在鬼手面前哭喊。

“她已经死了!”鬼手面无表情。

丰思远依然死死的抱着俞玲的尸首,已是肝肠寸断,身无生气。

五大妖孽排名第四!

他是要牺牲这些弟子,去消耗那个老人的体力,要用他们的命,去解决这个家伙,以获得东皇神戒。

他们都看出了鬼手的打算。

这是一场屠杀!

丰思远也冲上了前,推开众人,搂住俞玲的尸首,嚎啕大哭。

第五的俞玲也不过是接了四招,这个庞良能接几招?

毕竟他们的优势,只有人数!

“师父!请救救师妹!救救师妹吧!”

看样子丰思远在这些弟子们的心目中威望很高。

若是连俞玲都吃不住四招,其他人呢?怕是一招就死。

庞良惊的冷汗直流,但还是一个闪身躲了开来。

庞良翻滚在旁边,却不敢犹豫,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仓促着再朝前奔。

“请师父三思啊!”

五大妖孽之一的天才弟子!

可庞良并未前冲,而是疯狂后退,速度奇快,身法敏捷,竟是在瞬间与老人拉开了近百米的距离。

“还有不怕死的吗?那好,来吧!”

丰思远没回头。

整个地面立刻颤动起来,一条修长的裂缝出现。

“你..”

丰思远却仿佛是丢了魂般,没有搭理鬼手,只抱着俞玲的尸体,瘫坐在地上。

十招?

但也是当下唯一有效的方法。

这个庞良可比俞玲精髓多了。

“行了三长老,你就别喊了!既然丰思远不肯出战,那就换人吧!”

弟子们哭嚎着,纷纷为丰思远求情。

“师父...”

不少人暗暗惊奇。

就算挡住了十招,到头来也是死路一条吧?

谁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

“不能让大师兄去啊!”

“俞师姐!”

老人大笑一声,也不客气,直接纵身一跃,朝庞良冲去。

“师妹!”

柳是凤嘴角高扬:“干的漂亮,阿良!”

“师父!不要啊!”

这话一出,丰思远浑身猛地一颤,人急忙回头。

他以为是哪位师弟想过来安慰,便直接开了口。

这一巴掌要是打在人身上,那人还不得当场去世?

人们齐齐盯着庞良,一个个满是期待。

“丰思远!你马上给我滚过去,挑战那个人,听见了没?”

只见庞良上了前,抱拳而呼:“前辈,请赐教!”

“师姐!!”

人们瞠目结舌,怔怔而望。

“哼,有何不敢?”

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的望着庞良,哪怕鬼手亦是如此,却没人察觉这边的林阳悄然走到了丰思远的身旁。

四周之众倒抽凉气。

“难道你们是要教为师如何做事?全部给我起来!!”鬼手怒吼。

那些弟子们全部跪在地上,冲鬼手磕头。

“师父!”

这是很残忍的方法。

“听着,俞玲已经不在了!你要为她报仇!为师现在命你马上出手!去给我解决掉那个家伙!为俞玲报仇!替为师证明!”鬼手再喝。

就这样死了。

他的世界,已经黯淡无光。

鬼手面泛恼色,低声喝吼:“思远!你面对现实!她已经死了!你振作点!”

虽然庞良的速度极快,但与老人相比,却是差了不小。

他的眼里,只有俞玲...

映入他眼里的,正是林阳那张脸。

“给我死!”

任凭是谁都想象不到,丰思远这样的绝世天才,这样一个硬汉,现在却是哭的稀里哗啦。

“想走?”老人冷哼一声,哪会放任其离开?立刻一跃,追击上去。

庞良走了出来。

看到这,很多人都明白了。

...

老人一掌劈在了地面上。

俞玲死了!

谁都不是傻子。

似乎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没了关系...

可传来的,却是一句令他意想不到的话。

庞良!

反正是以消耗老人体力为目的,只要达到这个目的,战不战其实并不重要。

终于,厉王宫的弟子回过了神。

“不!师父!她还有救!俞玲还有救!她不会就这样死的!”丰思远情绪突然激动。

弟子们都知道,丰思远是喜欢俞玲的,毕竟二人从小就在东皇教长大,青梅竹马,感情极深。

现场再是一阵惊呼。

鬼手气急败坏,几步上前,一把将丰思远拽起,愤怒咆哮道。

砰!!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聚集在庞良身上。

“师父!若连大师姐都不是那人的对手!大师兄去了,也撑不了几招!这是让他送死啊!”

他知道不能跟老人正面抗衡,否则便是死路一条,便选择以退为进。

这话坠地,丰思远如遭雷击,不可思议的看着鬼手。

五招?

虽然如丧家之犬,但却是成功的拖沓住了老人。

老人喝喊,纵身一跃,人如炮弹般飞向庞良,一掌狠狠的朝他的脑袋劈去。

鬼手勃然大怒,指着这些弟子破口大骂:“你们这群畜生!干什么?是要造反吗?统统给我起来!”

鬼手大怒,还要嘶吼。

柳是凤撇了眼这边的庞良,平静道:“阿良啊,你可敢出战?”

“想救她吗?”

不仅是他,厉王宫的弟子们也都胆战心惊起来。

跟那老人过了仅仅四招,便被对方杀死....

这根本就不是挑战!

但弟子们依然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鬼手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换谁?”

人们凄厉咆哮,哭喊着冲了过去,抱住俞玲的尸体痛哭流涕。

俞玲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他如何能接受?

嘶!

于是乎,众人便看到庞良被老人追的上蹿下跳,狼狈不堪。

但这边的柳是凤出了声。

林阳满是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别打扰我!我想跟俞玲独处!”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