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您救得了!

上一章:第五百三十二章 不过一个江湖郎中 下一章:第五百三十四章 诈尸?

“我不知道。”夏国海摇了摇头:“不过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有了明显的变化,我觉得我的力量变大了,反应也快了,呼吸顺畅了,一切都很好。”

“小姐,夏老爷,章老爷因为年轻的时候没有注意保养,现在的他身体已经老化的很严重了,刚才可能因为气血不畅,导致血管破裂,情况很糟糕,还是赶紧送医院去吧,不过我想哪怕是送了医院也....”医生欲言又止。

“你想要这药?”

“如果是这样,兄弟,那你请回吧,林神医有言在先,若是不信,不能先给药!”夏国海摇头道。

跟来的章家人全部面露悲伤,痛苦不堪。

“那么,国海,你到底有没有这药?”章浉河再问。

“所以,你要试试?”夏国海问。

女子大惊失色:“爷爷!你怎么了爷爷?”

“丫头,我怎么救啊?”夏国海也急了。

“兄弟,你没事吧?快!快去叫医生!”夏国海连忙大喊。

“怎么?这件事情已经传开了吗?”章浉河问。

“国海,说实话,你这药我也不信,平白无故增寿十年,这事说出去没人会信,但老头子我已经别无选择了!”章浉河道。

“是吗...岁月催人老啊!你这都八十多了吧?”夏国海叹气道。

这一言,立刻令章浉河哑口无言。

“马上安排车子!快!”夏幽兰大喊。

“您救得了的!夏爷爷,请您快些拿出林神医给的神丹救救我爷爷吧,我们章家,愿意按照林神医的意思来办!”女子哭道。

夏国海愣了,旋而苦涩一笑:“看样子只有兄弟你信了这话!”

章浉河一听,老眉顿皱:“国海,你何时这般听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的话?”

夏国海脸色瞬变:“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

“是的,我已经秘密把消息传给了许多燕京家族人物,然而他们绝大多数人都不信,觉得我是疯了。”夏国海无奈道。

“国海,我已经老了,太老了!五脏六腑都在衰竭,心肝脾肺没有一样是好的,医生说,我只剩下半年不到的活头了,可能过上一段时间,我连这地都沾不了...”章浉河摇头叹道。

章浉河叹了口气,沙哑道:“当然想了,实不相瞒,兄弟,我已经病入膏肓了!”

“老头子不怕死,但还放心不下章家。”

“什么原因?”

谁曾想过,章浉河的状态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国海,你就没想过这只是林神医的一个骗局吗?增寿十年?谁能知道自己活的了多久?活了十年的人以为这是林神医的功劳,而明天死了的人,又如何去找林神医算账?国海,你不觉得这很儿戏吗?”章浉河沉道。

“医生,我爷爷怎么了?”女子急问。

但在这时,章浉河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整张老脸也骤然变得苍白至极。

“可是爷爷,我们现在还有的选吗?”女子擦着眼泪问。

“爷爷!”女子痛哭流涕。

“成,你要试,我可以给你,不过你应该知道规矩吧。”

夏国海叹气连连。

其实他并不知道,夏国海服药的时间也不过几个小时前,这几个小时,又岂能看出什么效果?

低头思绪起来。

夏幽兰赶忙跑下去喊医生。

旁边搀扶着他的少女暗暗抹着眼泪。

但在这时,章浉河猛地张开嘴,一下子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继而整个瘫倒在了地上,气息变得无比虚弱,瞳孔都快涣散了...

别说几年,今年能否熬过去都是个未知数...

“知道,不过我要试一试药,若是无效,我是不会按照规矩来做的,否则岂不是给我章家平白无故竖立一个大敌?”

剧烈的咳嗽让章浉河站都站不稳,整个人卷缩下去,几乎要趴在地上。

“所以你们夏家甘愿为他服务?”

夏家人手忙脚乱。

章浉河老眼凝视着夏国海,一言不发。

“爷爷...要不...试试吧。”旁边的女子忍不住劝道。

“不是。”夏国海摇了摇头:“还有一个原因!”

“这小子可是救过我的命!”

章浉河的儿子章建忠在几年前患癌离世,这事他是知道的,虽然章家在燕京影响巨大,但家族一向是一脉单传,章建忠走了,章浉河只能拖着年迈的身躯,重掌章家,只能等孙子章华长大。

“其实能活到这个岁数也差不多了,但我们章家...没了我不行啊!建忠走了,章家没个主心骨,章家青黄不接,老头子我现在还走不得啊,阿华聪明伶俐,心智无双,将来必可成为我章家的栋梁,但他太小了,他只有十二岁!所以老头子我必须要多活几年,等阿华大了,再把祖业交到他手上,那样哪怕是我死了也能瞑目!现在我要是撒手了,章家可就垮了啊!”章浉河双眼浑浊道,声音沙哑道。

众人脸色大变。

可是...老人家这状态,还能撑的了几年?

“咳咳,咳咳咳咳...”

“我吃了他给的药了。”

“丫头,如果说那药真的有用,这得罪了司马世家便是得罪了,至少我们章家能喘息个几年,拖到阿华成长起来,可就怕...这人得罪了,药却没用啊!”章浉河叹息道。

“兄弟,你不必套我的话,我说了,这药的效果到底怎样我也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林神医救过我的命,所以我会相信他,至于你,你若信,就按规矩办事,如果不信,回去吧。”夏国海直接将话挑明了。

夏国海再是一叹。

“效果如何?”他忙问。

但一阵抢救之后,医生也是一脸发愁。

他沉默了。

片刻后,夏家的医生提着工具箱跑了过来,立刻对章浉河进行急救。

这也是他来这里的最大一个顾虑。

章浉河瞳孔顿涨。

但在这时,那女子突然跪在了夏国海的面前,痛哭流涕道:“夏爷爷!夏爷爷,求求您救救我爷爷吧!求求您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