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 有没有资格?

上一章: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我,也没用全力!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我是要成为东皇神君的人!

砰!!

其人瞬间消失。

那双眼里,全是冷漠与傲然。

这一记手刀,完全能够将坦克切成两半。

“这个人...是哪来的怪物?”龙星红秋眸瞪大,呐呐说道。

“给我滚开!”

剧烈的响声传出。

老人直接吐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倒飞出了五六米,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此人这是何举?”

果不其然,这条腿也不能直接无视这一记,手刀将踹来的脚上的一大块肉给生生劈下,露出了森森白骨。

“恐怕不止是疗伤,也有可能是利用银针刺激自己的筋脉穴位,增幅自己的力量与速度。”

“哇!”

虹光砸在地面,直接将地面贯穿,击碎大石,溅出无数尘土,而林阳的身形也被这尘土与虹光所覆盖。

凄厉的咆哮声不绝于耳。

这真的是骨折了的人?

老人紧咬着牙,擦掉嘴角的鲜血,一手捂着胸口一边爬起来,随后发了疯般的朝林阳挥动着双臂。

几道虹光结结实实的砸在林阳的身上。

他肯定是疯了!

“那些...好像是银针!”

老人呢喃着,老眼瞪得巨大,猛地起身还想反击,可下一秒,一条腿朝他的腹部踹来。

老人一记手刀朝下劈,手刀上亦是有虹光爆发,威力极度恐怖。

老人急是施招。

“混蛋!”

全部瞪大眼睛,震惊绝伦的望着这一幕,望着那伤痕累累却浑然不觉的林阳。

“这不是医武之人做的事情吗?难道此人...是个医武??”

老人呼吸近乎凝固,瞳珠里全是颤栗,回过神来后林阳已经站在了他的跟前,一拳朝老人的面门狠狠轰来。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那只本是骨折的手臂,活动起来有点儿太过自如了。

噗嗤!

却是见林阳又取出三枚银针,刺在了自己的手背,旋而五指张开,又猛地握成拳。

林阳的拳头直接撞击着虹光,在林阳恐怖的意志下,狠狠的砸在了老人的胸口处。

但...这只踹来的脚并未停下,甚至连脚上的力道都没有半点的减弱。

便见林阳伸出手来,一把掐住老人的脖子,单手将他提了起来,狰狞道:“现在,我有没有资格在你面前狂妄?”

老人的腹部中脚,体内是一阵翻江倒海,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碎了,人再度翻滚了几圈,滚到了那坟墓的前头,已经快爬不起来了。

一想到先前的种种,郑丹就有些头皮发麻。

显然,那虹光对他的攻击是有效的,但在银针的增幅下,林阳的血肉强度有了很大的改善,虹光无法瞬间将林阳的身躯给震碎,所以林阳硬抗,是能接下的。

“给我断!”

闷响传出。

“医武?哼,医武之道,何其艰难,这个小子如此年轻,他就算真的是医武,也肯定是个实力低劣的小医武!这点手段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有!有!!你有!!”

苏莫云盯的颇紧。

什么?

因为这些银针下去后,他们发现林阳身上的伤口停止溢血了。

老人整个身躯腾空翻了一圈,而后又一度摔在地上,人还没爬起来,嘴里吐出七八颗带着血的牙。

但苏莫云几人却感觉有点不对劲。

四周的人鸦雀无声。

老人老眉顿皱。

便看他的双臂宛如机关枪般,释放出一道又一道恐怖的虹光。

噼里啪啦的响声传出。

砰!砰!砰!砰!砰...

老人冷冽低喝,眼里也露出了杀意。

他已经懵了。

老人咆哮,拳锋再度爆发出恐怖虹光。

他的眼里全是恐惧,再朝上望,正瞧见林阳俯视着他。

全场哗然。

显然,他很不满当前之景。

他辛苦修炼的不败神功...居然对这人没效果!

林阳的身影从里面骤然贯出。

“怎么?你还想破我的《不败神功》?行啊,你动手吧!我倒要看看你是有几斤几两!”老人冷哼一声,浑然不惧。

凶厉狠辣。

但这一回,虹光并未贯穿林阳,而是被林阳轰来的那只拳头给生生顶住!

林阳低喝,突然头一抬。

砰!

啪!

老人惶恐到了极点,直接是声嘶力竭的喊道。

但下一秒。

少海一脸阴沉,没有说话。

一些长老们低声笑出了声,弟子们也颇觉有趣,讥讽嘲弄,一个个满脸的戏谑。

无数人将目光聚集在了林阳那只拳头上。

林阳居然直接顶着老人释出的虹光,强行攻击!

“老人家,既然你觉得我不配说这种话,那我是不是该证明给你看?”林阳沙哑道。

却见拳头已是血肉模糊,皮开肉绽。

这一拳与一巴掌虽然不足以要了他的命,但却颠覆了他的三观。

虽然林阳的身躯还是被虹光打的血肉模糊,可他仿佛是不知痛觉一般,直接顶着虹光再度靠近了老人,随后一巴掌狠狠的煽在了老人的脸上。

“师父,他...他到底是什么怪胎?他...他...他为何这么强?这个家伙究竟是从哪蹦出来的?”郑丹哆哆嗦嗦,浑身疯狂的颤抖。

“死!给我死!给我去死!”

苏莫云、柳是凤、鬼手、少海、席木林等人全部上前一步,目瞪口呆。

但这一回,却不足以将其轰退。

嗖!

其余人的神情也尤为的精彩。

老人艰难的抬起头,正好看到了林阳那条被削去一大块肉能看见白骨的腿。

啾!

林阳一言,让老人大为意外。

“银针?他是在疗伤?”

不仅如此,他那些本该骨折负伤的部位,当下好像稍稍恢复了一些。

林阳表现出来的强大,彻底吓到了她。

颇为慎人。

“你也没用全力?哼,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显然,他被林阳的狂妄激怒了。

“那你可看好了!”

“滚开!滚!”

却是见林阳迈开步子,走向了老人。

周围不少人则好奇的望着林阳身上的那些银针。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不败神功》可是连天神都能杀死的!为何杀不死你这个狂妄之徒?为什么?”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