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救我东皇教?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围攻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不死

这一煽动,许多弟子也跟随而拜。

“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看看我的吧!”

结束了!

利剑剑尖抵在土块表层,便再不能前进半分。

这气纹排挤着土包,将其朝里头砸。

“这医武就这些手段吗?”酒肉和尚轻哼说道。

但就在利剑即将触碰土块的刹那。

但土块太过密集,他打的碎一块,打的碎十块,却来不及打碎百块、千块。

这些银针极度的轻,几乎都不是垂直落地,而是被风一吹,还有轻飘之感。

但柳是凤跟苏莫云没有动作。

“这个土包的硬度已经超过了钢铁,我想那狂妄的小子多半已经死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再来一招吧!”

少海此举,着实振奋人心。

森冷的剑身如寒夜月光,尤为的凄美,一层淡淡的气体裹着剑身,让其削铁如泥,无比的锋利。

林阳眉头一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忙是朝旁边窜闪。

但只是靠一些银针就想让这些长老们俯首?

“振我教威!”

宛如大山降临。

这一招好是狠。

林阳眉头一皱,侧首想躲。

现在的林阳,多半就是一张纸片吧?

也足以洞穿土块内的林阳!

少海落至土包旁,双掌对着土包狂拍,且一边拍,一边围着土包转。

能把那样一个庞大的土包压缩成这样,恐怕是压路机都不一定做得到。

他们没想到少海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少海长老的手段果然非比寻常,那狂妄之徒居然被你这般收拾了,佩服!佩服!”

“少海长老谦虚了!”

“请师父救我东皇教!”

却是见少海再是一跃,冲袭上去。

而其弟子郑丹,更是会煽风点火。

这是把少海当救星了?

哐啷!

此刻东皇教的救星,不就是东皇教的教主吗?

若是如此,那众人岂不是拿到了神戒也无用?

很多人是这样的思想。

片刻的功夫,林阳便被生生掩埋。

皮肉被刺入的声音响起。

他那恐怖的巴掌狠狠的打在土包上,掌心触碰土包的刹那,立刻会炸出一片奇异的气纹。

少海双眼暴怒,突然伸手朝地上一抓,抓出一块巨大的土块,朝林阳猛地一砸。

这样柔软的银针,此人是如何将其打入这些人体内的?

砰!砰!砰....

众人笑了笑,但一个个眼里全是警惕。

如此一来,里面的林阳岂不是被挤成了肉酱。

“好!”

少海则哈哈大笑,他盯着那土包,也不再啰嗦,喝喊一声,蓄起全部的力量将剑朝那土包狠狠刺去。

“好!”

其余长老都止住了步伐。

“什么?”

说完,便将银针统统扯下,丢在了地上。

柳是凤等人连连拍手,哈哈大笑。

林阳的行为举止太霸道了!加上他年轻稚嫩,又如此的面生,许多弟子对他并没有好感。

银针狂刺,宛如流星,朝四周绽放。

可这并未结束。

少海退了回来,舒了一口气。

哐当!

古灵堂的弟子们也齐齐跪地而呼。

可如若土块是整体,那尚且还好,现在土块全部炸开,就像是一张大网朝这撒来,林阳想躲都没地躲。

林阳...必死无疑!

哒哒哒哒哒...

那一瞬,所有长老的眼里都只有一个景象。

苏莫云、柳是凤等人的脸色则极度难看。

且被打碎的土块竟没有爆散,反倒是一齐堆积在林阳的身旁。

哧!哧!哧!哧!哧...

...

砰!砰!砰!砰...

“振我教威!”

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三到五根银针,每一个银针都比发丝般细,且无比的柔软。

巨大的土块轰然坠去。

他所站的位置直接被大量土块垒了一座土包。

郑丹见状,尤为欣喜,也是乘势跪地呼喊:“师父维护教威,正我东皇教,实乃我教之救星!请师父速斩此人!尽早结束我教多年乱局!”

这些璀璨的流星就在他们的眼中就像精灵一般,璀璨唯美,却又看不清那些‘精灵’。

几人眼神渐冷。

世人凝望。

救东皇教?

少海淡道,不以为意。

所有人都是这般思绪!

便看这些长老们一个个不住的后退,忙是检查着自己的身躯。

“严重后果?怎么?席长老,你觉得本长老还会死在这几枚小小的银针上?”少海不屑说道。

流星乱舞!

想的未免太简单了!

“这就是你的手段吗?”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少海长老万岁!”

众人情绪亢奋。

这边的郑丹反应过来,连忙取出一把长剑,双手捧着跑了过去。

全场哗然。

几名长老触摸了下这些银针,一个个无不是心惊肉跳。

少海愣了。

他们也没料到,少海会这般强。

少海的威望迅速在人群里高涨。

但这并不是最终。

“我堂堂大东皇教,轮不到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来指手画脚,今日我便当众灭杀此子!振我东皇教威!”

“少海长老!不可拔针!这些医武的银针都是有门路的,若是胡乱拔取,怕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席木林忙是劝说。

许多弟子高举着手,激动呼喊。

酒肉和尚见状,也将银针扯下。

少海高举着剑,呼喊出声。

他紧皱着眉,蓄了一口气,继而双拳朝前打去。

四周人也全部举目而望,一脸的错愕。

少海淡道,便抬起了手。

此子的针法...不简单!

少海一边打一边旋转,巴掌不断的排挤。

当他们终于瞧清楚那一枚枚宛如精灵的银针时,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剑,足以洞穿那土块。

土块表层突然裂出一个洞,随后一只手快速从里面伸了出来,稳稳的扣住了刺来的利剑。

少海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身上几枚柔软的银针,不屑说道,便抬手一抓,便是要拔。

“搬山!”

坠下来的土块尽数被他砸碎。

片刻后,如小山包般的土包竟是被少海硬生生的打至棺材大小。

人们无不倒抽凉气。

但....来不及了。

通过不断的拍打,这土包的密度已经极为可怕了,且硬度也尤为的惊人。

声音坠地,那巨大土块骤然裂开,分成一块块的泥土,坠向林阳。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