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不死 下一章: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我的能耐可能很大

“一派胡言,那几根银针有屁用?为何我没事?”酒肉和尚哼了一声,不屑说道。

“那是因为,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那个练就了绝顶神功《东皇寰宇》的人,就这样没了?

少海倒在了地上,如一滩烂泥。

太可怕了。

被活活掐死!

但就在他刚要动作时。

他岂能判断不出林阳心脏的位置所在?

苏莫云猛地停下,捂着胸口一脸震惊。

所有人都头皮发麻。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极为符合缩骨功挤压时造成的迹象。

酒肉和尚从腰间摘下一个酒葫芦,灌了一口,也是毫无惧色。

“说的不错,这个时候我们要做的就是齐心协力!大家联手,放下成见,放下恩怨,又岂能对付不了这样一个黄口小儿?”柳是凤也呼喊了。

“空了?”

但这一剑...居然刺空了!

人们头皮发麻,哆哆嗦嗦。

苏莫云突然喷吐出一大口鲜血,胸口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

“那痕迹...是缩骨功!!”

席木林完全被吓到了,人不住的后退。

这时,林阳倏的再是将力道增强了一份。

四肢鸦雀无声。

“是银针!”

这淤痕不像是战斗时留下的,更像是挤压造成的。

“看这位置...的确不在心脏上啊...”

林阳松开了手。

人们忘却了呼吸,心脏近乎停止,眼睛却如同牛眼般,颤抖而惶恐的看着这一幕。

少海也是再发疯般的挣扎,两只手先是狂怒的锤击着林阳,更是要释放东皇寰宇,将林阳震开。

“什么?”

谁敢相信?

噗嗤!噗嗤!

真的是少海的失误吗?

再这样下去,他会被林阳活活掐死。

“师父!”

听到这话,席木林才稍稍安了心。

苏莫云倒是不惧,沉声低喝:“诸位莫怕,此子看似暴戾,实际不然,他与少海厮杀,已是身负重伤,我们若是趁此功夫对他进行围攻!他是必败无疑!!”

不待他多想。

人们心头思绪,但古灵堂的很多人都无法接受这现实。

咔嚓!

少海的脖子完全变形了。

直到这时,一个惊呼声响彻。

少海...死!

二人色变。

若是刺在林阳的心脏上,林阳必死无疑!

四人围来,攻势蓄积。

这个窟窿极为的可怕。

“怎么可能?”

“接下来,是你们了!”

仿佛一根头发落在地上,都会发出惊雷般的炸响。

但...林阳仿佛是没听到郑丹的话,手中的力道是越来越大,越来越猛。

他对人体的了解甚至超越了一些医者。

谁又接受的了?

少海..就这样死了...

随后四肢无力的垂落下去,彻底没了动静...

“不可能!师父刚才那一剑...没有杀死他?这不可能!!”郑丹凄吼。

苏莫云脸色难看,闭目了一阵,检查了下胸口,低声凝道:“此人用银针封住了我们的气脉,我们要是运气,势必会气劲逆流,走火入魔!”

脆响冒出。

这话一出,不少人头皮发麻。

而他的双肩与膝盖,此刻都出现了一道道规整的淤痕。

痕迹??

鲜血还在流淌,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个窟窿并未刺中林阳的心脏,而是偏离了不少。

“住手!林...林师兄!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你快放开我师父!”郑丹急呼。

二人震惊道。

太不应该!

“难道...那一剑眉扎在心脏上?”

苏莫云知晓,不能给林阳喘息的机会,直接是一马当先,喝喊一声,拔出一口长剑,朝林阳攻去。

可看到林阳那逐渐变大的力道,又猛地停下来。

“胸口像是要被撕开了一样!”

因为先前大量的战斗,林阳的衣着已是破破烂烂,能够看到皮肉了。

不过当下最该在意的不是这个所谓的缩骨功,而是少海。

然当下的他脖子都被掐住了,根本蓄不上气,施展不出招来。

一众长老更是成了惊弓之鸟,连连后退。

“缩骨功?”

虽然林阳的胸口被鲜血染红,但人还不致死!

“我...我这是怎么了?”

这个人连缩骨功都会!

身后的席木林跟柳是凤竟也吐出了鲜血,捂着胸口疼的直哆嗦。

林阳平静道,说完,便朝苏莫云、席木林等人行去。

他拔出银针,在自己的身上扎了几下,胸口那窟窿立刻停止了溢血。

便看少海眼睛瞪大一分,挣扎的动作也猛地停下。

古灵堂的人也都觉得不可思议!

现场的长老们忙朝林阳的双肩与膝盖望去。

席木林失声:“我知道了,你是缩小了自身的骨头,使得自己在那狭小的空间里进行躲避!”

啪嗒!

安静的无比吓人。

要知道,少海可是东皇教的长老,是武术大师!

人只能拼了命的抓挠。

郑丹等古灵堂的人大惊失色,立刻要冲上去。

噗嗤!

不待苏莫云解释,林阳径直开了口。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