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我的能耐可能很大

上一章: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下一章:第一千零三十章 反杀?

不一会儿,林阳的银针全部被这三人或毁或拿,再放不出一根。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执行教规了!”

席木林大惊失色。

苏莫云、席木林、柳是凤齐齐盯着他。

“臭小子,看我烈火神拳!”

嗤嗤嗤嗤嗤嗤...

“助纣为虐者,一律格杀勿论!同样的话,我不会说第三遍!”

一股暴戾的力量突然从他的手臂处升腾而起!

且他一边抽搐,身上的皮肉开始一点点裂开。

就在她正准备出手,协助酒肉和尚一起把这个棘手的家伙解决掉时。

苏莫云在东皇教的威信到底不是一般长老能比的,林阳的三言两语,可不能立刻让这些人转变立场!

看到这,酒肉和尚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大长老,你该不会是怕了吧?若是那样,可真是叫人看不起啊!”

酒肉和尚不屑说道,便是再度蓄力,朝林阳那边冲去。

落灵血之力!

这是...

一道道流星直接被她们抓于手中。

“听我号令!诛杀此贼!”苏莫云指着林阳喝道。

酒肉和尚气势如虹,势不可挡。

“你到底是什么人?”席木林死盯着林阳,冷冷询问:“我们东皇教,可没有你这般厉害的医武!”

“难道...真的是此人先前所挥出的银针之威?”柳是凤颤声呢喃。

柳是凤跟席木林也不示弱,在那流星之间窜闪,双手猛抓。

嗖嗖嗖嗖...

柳是凤呼喊。

“师父!”

“气乱碎体??”

“助纣为虐者,一律格杀勿论!”林阳盯着这些人,当即喝喊。

“长老?”

那些流星,皆是银针。

弟子们纷纷呼喊。

眨眼间,战王宫的弟子是成片成片的倒下。

只是...

林阳冲了过去,虎入羊群,双掌乱舞,拍击在这些弟子的胸口。

长老们才意识到,仅靠这些弟子,根本不可能对付的了林阳!

席木林喝喊。

“没事吧?”

只可惜...大部分人还是杀到了他的跟前!

四周人也无不倒抽凉气。

宛如流星般的银针再度飞梭而出。

大量战王宫的人纷纷涌来。

如此下来,但凡靠近林阳的弟子全部会被点穴,拍倒。

有部分人犹豫了!

林阳无法回收银针,身上携带的银针是只出不进,根本持久不了。

每一掌下去,这些弟子便会口吐鲜血,接着倒地。

酒肉和尚一怔,完全不能理解林阳这话何意。

“诸位,我们一起上!”苏莫云低喝,再忍不住,一跃而上,冲向林阳。

“银针封穴!”

可当下除了这个,根本没有别的可解释的理由。

林阳再是冷喝。

“不会有错的!这的确是气乱碎体!他的皮肤已经裂开,且从裂开的皮肤内有大量精纯的气意溢出,这说明他体内的气息已乱,且五脏六腑、筋脉血管全部被这混乱的气力给撕碎捣毁...酒肉和尚...没了!”席木林低声沙哑道。

看到这景象,那几名长老眼露困惑。

听到这话,一帮弟子面如死灰,彻底瘫坐在了地上。

咵嚓!

酒肉和尚如此气势,难不成...那银针根本无用!林阳只是在这虚张声势,瞒骗众人的?

柳是凤有些按奈不住了,盯着林阳,蠢蠢欲动。

“弟子在!!”

这局面...简直就像是在割麦子!

众人大喜。

林阳冷喝,突然双手朝前一撒。

柳是凤瞪大双眼。

世人大骇。

“遵命!”

但...酒肉和尚并未回应他们,而是眼睛睁的巨大,浑身也不由轻轻颤抖起来。

此时此刻,谁都不敢再小觑林阳....

苏莫云一手握剑,一手成掌,朝那些飞梭的流星攻去。

故而这些弟子的冲击也是毫无顾忌。

“你怎么了?”

酒肉和尚喝喊着,突然吞了一口酒,朝前一喷,酒水撒开,双拳前伸,砸在落下来的酒水上,顷刻间他那双拳直接燃起了熊熊火焰,拳如流星陨石,撞杀向林阳。

一众弟子们嘶吼着,便哗啦啦的朝林阳涌去。

“唔!”

“区区一根银针,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你们这般胆小如鼠,还如何捍卫我东皇教?我看这东皇教,还是由我来守护吧!”

弟子们也是壮胆了不少。

叮!叮!叮!叮!叮...

这一击更是令人生畏,胆战心惊。

三名长老加入,让这些弟子们的压力骤然减小不少。

几人都凝起了神情。

酒肉和尚吐出一口带血的肉,哇的一声,倒在地上疯狂抽搐。

酒肉和尚的陨落,已是深深的震撼到了这三人。

“这个医武...不简单!”

苏莫云深吸了口气沙哑道。

“我先前不是自我介绍了吗?我乃清河堂主,林阳!现在,我将代表东皇教对你们这些违反教规的人进行惩处!”林阳淡道,朝三人走去。

大概过了五秒左右。

四周人也无不眼睛一瞪。

“什么?这...这是气乱碎体??”

席木林跟柳是凤紧随其后。

这是最后的通牒!

可来不及了。

柳是凤冷哼说道。

“我的能耐...可能比你们想象中要大很多!”

“惩处?你够资格吗?”苏莫云冷哼:“战王宫弟子何在??”

但...这些人根本没有停下的迹象!

林阳不慌不忙,随后抬起了手,微微一握。

旁边的苏莫云、柳是凤三人却是觉得不太对劲,苏莫云眉头紧皱,像是在思绪着什么,一身气劲全部散了,竟是不打算再对林阳发动进攻。

席木林没吭声。

且在手掌之后,林阳又会将他们身上的银针拔出,再朝下一轮的弟子释放。

“没了银针,我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最前面的几十名弟子直接被银针入体,身躯瞬间不能动弹。

柳是凤与席木林对视一眼,也都没有动静。

利剑舞动,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清脆的响声。

酒肉和尚突然发出一记闷哼,接着整个人骤然停下,僵在了原地。

“小心!”

噗嗤!

那是银针被斩断的声音。

酒肉和尚这边的弟子们发出凄厉的呼喊,全部冲来。

“死人?”

苏莫云没吭声。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