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东皇教未来

上一章: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获取传承 下一章: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忠心耿耿

“他们一直在这吗?”

“我是...”

“在你没有得到传承成为我东皇教的东皇神君之前,任何人都是有资格抢夺你手中的戒指的!”那人沙哑道。

有人大声说道。

成王败寇,他们自然不在乎闲言闲语。

唐天浩思绪了下,开口道:“那好,你上吧。”

不少人凝目而望。

林阳眼神一冷,取出一枚提前准备好的疗伤药放入嘴里,便冲这头的柳是凤喝喊:“这几个人是谁?”

只是那三人听到了这话,却也不以为意。

太上长老抬起手,淡淡看着林阳:“如此浓郁的落灵血之力...我想你所掌握的落灵血应该不止一滴吧!”

他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压力。

唐天浩平静道,便是撩起袍子,从腰间拔出一口薄如蝉翼却冷似秋水的剑,迈步过去。

似乎对这行为很是不耻。

林阳稍稍后退一步。

先前的守墓老人、苏莫云及少海,都不能给予他这样的压力!

手刀狠狠劈在了林阳的脖子上...

林阳呼吸一紧,猛地回过神,立刻抬手防御。

他命马海四处苦苦寻找,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想不到终于在这东皇教内,再度看到了落灵血...

这一记手刀,削金断玉,能斩开一切!

唐天浩眉头顿皱。

“那你觉得如何?”唐天浩有些不耐。

林阳顿觉压力倍增。

“看样子那些人说的没错,这小子懂些医术,是个医武。”身后的太上长老元星道。

才瞧见在东皇宫旁边的一栋屋子前,立着几个身影。

“还有唐公子!”

看起来尤为狰狞。

砰!

“表哥,看样子这个人不太识时务啊。”旁边的短发女子讥笑一声道。

“由我先与他战上一场。”元星道。

但距离太近,哪怕他反应极为恐怖,身上也插上了六七块刀片。

但在抓住飞刀的刹那。

砰!

声音淡漠,透露着一抹高傲。

那太上长老突然消失。

“你是谁?好面生,我们东皇教有你这号人吗?”

“我嗅到了落灵血的力量!”

一股气意溢了出来。

然而取出刀片后,才看到这刀片赫然涂满了剧毒。

砰!

林阳扫了那三人一眼,又是侧首朝那些个公正人望去:“他们这样,不算破坏规矩?”

“拿下这人的落灵血...我就能凑满二十滴落灵血了!”

这时,唐天浩上了前。

他呢喃着,突然间血气上涌,激动起来。

“看样子...他们是想取戒指了!”

林阳眼神发紧。

“本教唯一太上长老,元星!旁边那位是上任教主的遗孤唐天浩唐公子。”柳是凤颤颤巍巍的说道。

砰...

“那是太上长老!”

飞刀的刀身竟是炸开,里面分裂出大量锋利的刀片,直接削向林阳。

哧!

说完,他将袖子撸下,也将自己的落灵血暴露在了空气中。

嗖!

“此人既能击败苏莫云、少海他们,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虽然我相信当下的他已精疲力尽,但你贸然出手,还是得小心为上,若是被他伤着分毫,便是得不偿失,你还得继承你父亲的基业,不可乱来!”元星低声道。

才发现是一把飞刀袭来。

鲜血汩汩溢出。

四周哗然,齐刷刷的朝那飞刀发出的地方望去。

林阳忙是将刀片扣出。

暗器?

然而,林阳似乎依旧是没听到他的话,继续处理着自己的伤口。

“好是心机,他们不去寻找神戒,而是一直在这东皇宫处等,谁若得到戒指,他们只需在其取戒时抢夺即可!如此着实是省力!”

好生凌厉!

情急之际,他拔下胸口的一枚银针,刺向那劈来的手刀。

一名穿着白袍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一名短发少女,还有一名老态龙钟握着手杖的老妪。

这一步,却像是给予了那太上长老机会。

他猛地松开拉手,反身抓向那飞刀。

这个太上长老...非比寻常!

五脏六腑被撕裂的痛楚涌现。

林阳还想说什么,但被唐天浩直接打断,他挥了挥手,平静道:“拿戒指过来!交给我,我不会杀你,你身上的毒也会解,明白吗?”

“是。”元星点头:“目前不知敌人虚实深浅,你肩负着我教未来,不可有半点差池,因而还是由我出手比较妥当。”

“但那又有什么用?你所中的毒,是我我父亲生前研制出的催命毒粉!整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有解药!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戒指或者你的命,你自己选。”唐天浩再是喝喊。

他伸出手,沾了点血,放在鼻子上嗅了嗅,随后取出银针,在胸口上扎了几针,又取出随身携带的几株药草,放入嘴里咀嚼,接着敷到伤口处。

林阳只觉自己的双臂无事,但一股股力量宛如电流般顺着他的双臂传至他的五脏六腑处...

可就在他的情绪有些波动时...

林阳双眼顿时炙热至极。

这三人一出,立刻引得了现场沸腾。

林阳急忙抵挡。

“你战他?”唐天浩一怔,眼神凝了几分:“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打算替我取这枚戒指了?”

却见那太上长老好似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他面前,双拳如龙,锤击过来。

林阳呼吸顿紧,猛地回头。

一连十七拳,每一拳都打在林阳手臂处的关节与穴位上,力道不大,但巧劲惊人。

能得神戒,便可成为教主。

砰!

“怎么?”唐天浩侧首。

林阳眉头微皱,看了眼自己身上的伤口,那儿的血已经发黑了。

砰!

面对这样的攻击,他根本没有躲闪的可能。

“算了,不重要了。”

这话一落,元星双手后附,走上了前,老眼淡淡的望着林阳。

“哦?”

他老眼一寒,瞬间一步踏前贴近林阳,继而再提一手,狠狠切向了林阳的脖子。

林阳呼吸一颤,急忙躲闪。

“公子,不要冲动!”这边的太上长老元星开了腔。

林阳轻轻点头。

“这是他自找的,怨不得我。”

银针扎在手刀上,却是不能阻挡这手刀的落下。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