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嚣张的教主

上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就比你引以为傲的医术! 下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装腔作势

林阳跟风信子皆是落座。

“哼,不管他耍什么花招,我医我的,到时候检验一下,大庭广众,这么多人看着,我不信他能编出什么花来!”

她发出惊呼之声。

风信子没回答。

风信子一怔,忙是顺声看了几眼。

“比医术?”

那人见状,也不多言,只能去安排。

“可以开始了吗?”风信子冷冷的盯着林阳问。

“太神奇了!风长老简直就是在世华佗啊!”

“师父,这个人也太嚣张了!”

“哼,可笑,这里的伤员足有一百多人,你一炷香的时间里能把这些人看完已经很不错了,还嫌这里的人少?你是在装腔作势吗?”风信子不屑道。

因为她也不清楚这是在干什么。

“这...不可能!!”

说完,风信子气冲冲的上了前。

立刻有古灵堂的弟子匆匆跑了下去,将风信子的银针等物取来。

旁边的人怔了下,开口道:“教主,属下不懂您的意思...”

好似走马观花。

人们感慨万千,纷纷朝风信子拜礼致谢。

“这教主有点狂啊。”

古灵堂的人无不是满脸的笑容。

长老心高气傲,不把教主放在眼里,这些弟子们自然也是如此。

“说得对!”

“天呐!”

一些教众交头接耳,细碎议论。

“这可着实有趣!”

又医治了十几人后,风信子得意洋洋。

众人大眼瞪小眼,纷纷朝林阳望去。

他是离开了就诊台,顺着这长龙走去。

“哇!!”

仔细想想也是无可奈何。

风信子急忙扭头,朝那边望去。

“呵,别以为你当了我东皇教的教主我就怕你!老婆子这辈子还没怕过谁!更何况你这黄口小儿!来啊!把我的银针鼎炉拿来!!”风信子手一招,大声喝道。

“天呐,我身上的伤不痛了。”

“我看咱们这位年轻的教主是飘了!”

他也不开口,每经过一名弟子,便对着他稍稍检查一番,有的人甚至只看一眼,不碰不问,直接将视线朝下一个人望去。

“再多安排些人排队吧。”

众人纷纷点头。

“这就是风长老的医术吗?”

弟子们纷纷说道。

医比正式开始。

仅仅是一分钟,便有五人得到了救治。

然而仅仅是几眼,风信子也懵了。

“还好我们有风长老啊!”

“他....他在干嘛?”

是古灵堂弟子的呼声。

二人开始就诊医治。

旁边人立刻安排。

“不必理睬那么多,待会儿他治不完这些伤患,看他怎么下台!”风信子冷哼道。

没有施针,没有取药。

“可以了。”

“咱们的新教主虽然是名医武,但我想他肯定是不知道风信子长老的医术到底到达至什么地步。跟风信子长老比医术?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不一会儿,这草芦前出现了两条长长的人龙。

至于那风信子,在听到林阳狂妄的言语后,已近乎是要爆炸。

林阳望了眼面前的队伍,侧首道:“只有这些伤者吗?”

风信子哼了一声,冷喝道:“都给我安静点,莫要呱噪,影响本长老号脉!”

“是,教主!”

风信子到底是医道高手,她只是扫了眼面前的弟子,便立刻意识到对方的伤痛情况,当即施针开药,速度很快,一名弟子也不过十几秒便就诊完毕,紧接着便是第二个、第三个...

“把负伤的教众都喊过来,伤重者优先,然后准备点香!”林阳开口说道。

再快的话,怕真的得华佗在世方能办到!

片刻后,林阳这边的长龙又增长了将近一倍。

“我承认他实力很强,但医术这一块,还是得看风信子长老。”

那站在香炉旁的弟子立刻点燃了香。

然而只是一眼,风信子是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如遭雷击,僵在原地。

古灵堂的弟子们见状,无不是嗤之以鼻。

“师父,他会不会是在耍什么花招?”一弟子上前,小心的问。

却是见那边的林阳...居然是一个人都没有医。

“啊?这...”那人一脸懵圈。

“他这是干什么??”旁边的弟子呐呐的问。

然而还不待她去瞧,耳边便传来阵阵惊呼声。

“我感觉到我的手似乎没事了。”

她觉得自己的速度已经堪称神速了。

林阳懒得跟风信子拌嘴,手一挥:“去安排吧。”

林阳点头。

“就比医治吧,这里这么多受伤的教众,咱们以一炷香为期限,看看在一炷香内谁能医治的教众多,谁就算赢。”林阳面无表情道。

“你打算比什么?怎么比??”

有这样的医治之法?

“他如此年轻,当上教主,便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咱们古灵堂可不能屈服于他!”

然而就在她诊治到底三十七人时...

风信子冷哼,继续为面前的伤众诊治。

“你说什么?你要跟我比医术?狂妄!太狂妄了!!”风信子指着林阳,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人更是连连嘶吼:“既然如此,那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家伙究竟有什么资本说出这样的话!!”

这速度,已经堪称奇迹了。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林教主!”风信子冲林阳喝喊。

毕竟对比于林阳,他们更了解风信子。

显然,他们都不看好林阳。

东皇教内可以没有任何一个堂口,但唯独不能没有古灵堂。

“井底之蛙终归是井底之蛙!”

紧接着是一片沸腾声响彻。

这话一落,自然是引得现场沸腾一片。

人们这才止住了言语。

而那些得到救治的教众也是惊喜莫名。

古灵堂作为医药堂口,在东皇教这样天天打打杀杀的教派中地位实在太高了。

又是一阵惊呼声如浪潮般响荡而起。

“就是,大不了咱们不留在这东皇教便是!”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