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开战

上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治你 下一章: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攻心为上

“教主,您这是要去哪?”刘马怔了下忙问。

那浑浊的瞳目里掠过一抹惊讶。

“怎么?有问题吗?”林阳望了她一眼。

风信子怔了下,像是猜到了什么,心惊肉跳。

当然,若是当初不严惩风信子,他这教主的威信的确会丧失殆尽,所以他让人将风信子四肢废掉,打入死牢,却不杀她。

风信子在教众内的威望很高,不少东皇教众的命是风信子救得,如果杀了她,势必会引起许多教众不满。

“没...没问题,没问题...”风信子忙道。

二人默默点头。

林阳沉默了片刻,淡淡的吐出四个字来。

林阳双手后附。

老人也微微抬头,看着林阳,眼神里全是复杂。

“没问题的话,自己回古灵堂休息吧,告诫古灵堂的弟子,不要再挑衅我的权威,否则我不会再对他们以任何警告,明白吗?”林阳面无表情道。

风信子被人搀扶着离开,林阳则独自坐在东皇宫内。

“慢了点,你忍一忍。”

“你活着,才能让东皇教稳定,我刚刚继任东皇教教主职位,需要的是教内平稳,否则杀戒一开,东皇教的实力会再度下降,当下的东皇教已是日暮西山,伤痕累累,经不起折腾了!我救你,是给东皇教一个机会,也是给你一个机会!”

可以说之前的她是彻底瘫痪了,四肢完全没了只觉,可这位教主,却能在短短的小半柱香内让自己的四肢恢复行动能力,更是扬言将在一个月内让自己完好如初...

不杀她,则是有其他目的。

林阳侧首,注视着他。

她可是十分清楚自己四肢已经断到了一种怎样的地步。

进了东皇宫后,刘马立刻恭敬的退到一旁。

风信子沉默了片刻,沙哑问:“为什么?”

“为何?”

老人深吸了口气,继而微微俯首。

如若教内不稳,发生动乱,唯一能平乱的方式只有一个!

“你说的对...不过你说的给东皇教一个机会...是什么意思?”风信子小心翼翼的问。

“备战?”

林阳转身,朝那老人望去。

“没想到吧?你忠心耿耿的人,到头来却是想要杀你的人!”林阳淡笑,看着老人。

“怎么?你觉得很奇怪?”林阳一边施针一边说道。

“慢??”

“教主,您...您说的是真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就能恢复如初?”

但她也庆幸,教主还算理智,还在做挽救。

风信子忙不迭道,此刻的她老脸上除了恭敬,便还只剩恭敬。

但这一回,他是推着个轮椅进了东皇宫。

风信子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林阳救她,是为稳住东皇教。

刘马浑身一颤,似乎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忙是跪地而拜:“属下多嘴,请教主恕罪!”

轮椅上坐着个白发苍苍面色苍白的老人。

“唐家已经背叛了你,他们也不值得你效忠,我保住了你的命,给了你新生,现在,你可愿意效忠于我?”林阳注视着老人,平静的问。

恐怕这位林教主已经做好血腥镇压东皇教的准备吧。

唯有铁血手段,方可镇压叛乱,稳住局面!

这还能叫慢?

“治我....你...你是说...你要治好我?”风信子老眼微睁,虚弱的说道。

“您已是东皇教的教主,我们的东皇神君,无论你是谁,老朽都愿追随于您,直至死亡!”

尽管林阳十分讨厌风信子,但他必须以大局为重。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要迅速让整个教内进入到备战状态,明白吗?”林阳平静道。

或许他们当时不会表露出,藏在心里,但这却也是埋下祸根。

风信子头皮发麻,才意识到面前这位教主的心思可不如他面相那般稚嫩...

老人上半身赤裸,但却是用绷带包扎着,他的气息很是羸弱,脉搏也尤为低微,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林阳轻轻点头,继续医治。

林阳自然是懂得打一巴掌赏一颗枣这个道理。

“对!备战!”

“明白,明白...教主,我...我先告退。”

“教主,东皇大会刚刚结束,教内局面刚刚稳定,这个时候备战...我们是要开战吗?若是如此,不太合适啊!”老人也就是太上长老元星沉声说道。

听完了这样一番话,风信子的老脸上写满了震惊。

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林阳大手一挥,径直开口:“明天,我就要离开东皇教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内,东皇教的大小事务将由你跟刘马全权负责,明白吗?”

片刻后,离开的刘马再度走了进来。

那不仅仅是骨头断裂啊,还有筋脉也全部碎烂了。

“你的状况跟张宗义其实很相似,我用气稳固住了你身上的骨头,目前你是拥有行动能力的,但要想完全愈合,还是得静养一个月,我给你准备了些药,你按照我写的方子好好用药,一个月后,你会完好如初。”

“东皇大会的召开,让很多堂口之间有了积怨,虽然我成了教主,可资历尚浅,威望不够!堂口与堂口之间的积怨是很难消除的,我不愿用武力去镇压这些堂口,让他们臣服,而不用武力的话,就只能转移矛盾点!这个时候一致对外,才是唯一让东皇教团结的方法!”林阳淡道。

“很难理解吗?”林阳随口回了一句。

如此过了大概小半柱香的功夫,林阳收针敷药。

杀!

“我...我知道了,多谢...教主...”风信子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沙哑说道。

“我想杀的人,到头来却是救了我一命,果然...人心难测!”老人低声一叹。

“南宫世家!”

“那么教主,您打算对谁开战?”元星沉声询问。

“不合适?不,你错了,这个时候必须要备战!要让整个东皇教一致对外,否则教派才会不稳定。”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