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最后一次机会

上一章: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参见教主 下一章: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怪异的苏颜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林神医,居然会是东皇教的教主!

“不安?先生,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先...先生,我们也是拿钱办事...”壮汉挤出笑容,一脸的无辜。

“我知道你们是拿钱办事,本来我也没打算对你们动手,可你们突然帮我拦下这些南宫世家的人,让我感到很不安。”林阳摇头。

很快,山羊胡须男将一切都招了。

“我们南宫世家对您的针对计划有很多面,从您的公司到您的个人,从您的本人到您身边的朋友,等等都是....”

此刻别说是山羊胡须男,连其他的南宫家的人都吓得不轻,几个人更是当场尿了裤子。

“啊!!”

像林阳这样把一整个分支家族都给灭掉的人,他们是最不能容忍的。

雇佣兵们浑身哆嗦了下,忙将手中的枪支丢掉。

“你们南宫世家目前安插在江城的眼线有哪些?如何联络到他们?”林阳凝视着山羊胡须男,冷冷质问。

“林神医,林教主,饶命...饶命...”

凄惨的叫声响彻四方。

“这...这个....”山羊胡须男很是犹豫。

山羊胡须男猛地抬头,凄厉的朝自己的同伴呼喊。

那只握着手机的手几乎是被踩断,主人疼的当场晕厥。

“带下去。”林阳道。

“完了,这回...这回全完了...”

他其实很理解。

旁边的刘马几步上前,拔出腰间的剑,便抵在了山羊胡须男的脖子上。

山羊胡须男脸色瞬变。

山羊胡须男凄厉呼喊。

刘马抱拳,走了过来,开始为山羊胡须男讲解。

骨头断裂的声音传出。

林阳一听,眼神顿冷。

“是,教主!”

所以他们丢不得脸!

“看样子我的手段还是太轻了。”

他不灭了南宫世家,山羊胡须男这一票人是别想离开东皇教!

这局面,太叫人压抑了。

“南宫世家当前针对我的计划有哪些?”林阳询问。

同伴当即掏出手机,要拨通号码。

钱,他们花不完。

“教主,您不是说放过我们的吗?教主!”山羊胡须男急了,连连呼喊。

他们要用过威势通过手段让世人知道他们,让众人惧怕他们。

山羊胡须男张了张嘴,瞳孔里全是惊惧。

“东皇教主?东皇神君?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鲜血汩汩溢出,吓得他身躯像是筛子一般。

一众雇佣兵闻声,当即是吓得从头凉到了脚。

关系网,他们无孔不入。

“是不是说...我们南宫世家是在跟东皇教交手?”

旁人立刻架着这些人离去。

也把颜面看的极重!

“快,必须要通知主家,快通知主家!!”

他哆嗦的呼喊,似乎心理防线快要崩溃。

他一字一句的说着,山羊胡须男则疯狂的颤栗着。

林阳沉吟了片刻,手一挥:“把他们都带回去,先关起来!”

颜面。

因而他们要用最狠最绝的办法消灭林阳!

像南宫世家这样的超级大家族,他们已经不在乎身边的利益了。

“第三种刑法是剜心...”

山羊胡须男等人疯狂的颤抖,一个个脸色都绿了一圈。

“我问,你答,如果不说,我只能把你们葬在这里。”林阳压低了嗓音。

“我什么时候说放了你们?我只是说不杀你们!”林阳扫了他一眼:“你先在东皇教住着,等我验证你所言非虚,我再放了你,当然,前提是你得配合我,毕竟比起我,你更了解南宫世家。”

“这...我...我不知道...”山羊胡须男哆嗦了下,低声道。

“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犯傻比较好,那样对你们可能会好些。”林阳迈步走了过来,脸上没多少表情。

林阳点了点头。

“我们东皇教的酷刑一共有两百一十七种,这第一种,名为刮痧,当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挂上,而是用一把锋利的刀子,将犯人的皮割下来,再用刮痧工具裹上盐,刮皮下组织。”

林阳凝目而望。

...

“我说...我说!我都说...”

“第二种刑法,名为剔骨,我们有特殊的医治方法,可以把你的骨头拆下,再装上去,当然,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痛苦,因为我们会在拆装的过程全程给你灌醒神汤,让你保持清醒,你的痛觉会是平常的两倍左右。”

“是,教主!”

山羊胡须男哆嗦了下,再也承受不住了,颤颤巍巍的喊出了声。

“你们为了活命,就能出卖雇主,我如果放了你们,那日后有他人威胁你们,你们是不是也得把今天的事情统统说出去?”

山羊胡须男不吭声,只低着脑袋。

“我之前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林阳蹲伏在那男子身旁,平静的问。

刘马抱拳,便是朝旁边人使了使眼色。

想到这,山羊胡须男一众突然冷汗涔涔,脑门全是冷汗。

林阳抬头望着刘马:“我们东皇教都有些什么严刑?给这位先生介绍一下吧!”

林阳将视线朝那些雇佣兵望去。

虽然他的语气十分平缓,但言语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就对了!”

“公司到个人,本人到亲朋...南宫世家是要将我赶尽杀绝??”

“我问你最后一遍,你们南宫世家在江城的眼线究竟在哪,如何联络,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林阳凑近了山羊胡须男几分问。

东皇教的酷刑并没有多少稀奇古怪的手段,但哪怕是最寻常的酷刑,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无视的。

锋利的剑刃割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肉。

刘马仔细的对山羊胡须男述说着。

但他的手机刚刚取出,便被旁边东皇教的人一脚踩住了手臂。

这些东皇教众的话,就像一个晴天霹雳,狠狠的砸在了这些人的脑海里。

“林神医,你...你想干什么?”山羊胡须男颤声道,他想保持镇定,但却无能为力。

林阳深吸了口气,没有说话,神情尤为的阴郁。

他们现在在乎的只有两个字。

林阳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