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恨意滔天

上一章: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震惊 下一章: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你有尽做妻子的义务吗?

“你这毒...是怎么来的?”

龚喜云浑身一颤,立马跪在地上,颤声急道:“林先生,对不起,都是我失职,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林阳深吸了口气,竭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冷冷询问。

“小颜,如果你把事情都说出来,把关于你身上这毒的事都告诉我,我去跟林董讲清楚,林董一定不会追究龚喜云的责任!可如果你固执不说!龚喜云必死无疑!龚喜云在这陪着你,照顾你,你就这般对她吗?你是想要恩将仇报吗?”林阳凝视着苏颜,冷冷说道。

龚喜云懵了。

“所以你始终不肯说?”

林阳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毒...

林阳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苏颜,声音都在发抖:“你...你中毒了?”

林阳脸色阴冷,拳头死死的捏紧。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身上的毒很不一般!你再不说,你会死的!到时候我都救不了你!!”林阳瞪大眼道。

但林阳却是猛地抓住她的手,要给她号脉。

“这些你们不要管,林阳,你出去,你们都出去!”

“林阳!”

苏颜侧首。

苏颜嗫嚅了下唇,低垂着臻首痛苦道:“这样毒药...是我刚刚吃下的...”

“不可能!她...她可是你母亲啊!她怎么会想着毒死你?”龚喜云都失声呼道。

“你跟他解释又有何用?林董叫她看着你,结果你身中奇毒,危在旦夕!这是她的失职!林董一定会杀了她的。”林阳面无表情,眼神阴冷道。

“谁给你的?”林阳沉问。

“张....张晴雨?”

原来她喊林阳来,就是为了交代后事...

苏颜回过神,猛地转身,不敢去面对林阳。

苏颜哭喊着,整个人绝望的匍匐在床上,哭出了血泪,那裹着眼睛的纱布直接被染红...

“别动!”

苏颜发出痛呼。

林阳冷冷的盯着苏颜的手腕,安静的号了一下脉。

林阳深吸了口气,侧首盯着龚喜云:“这几天一直都是你陪着苏颜的吧?”

“小颜,你中的是什么毒?这...这是什么毒?”他急切的喊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说了!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其他的不要过问!悦颜国际目前的财产足够你过完下半生了!”

龚喜云一听,顿时明白了苏颜话中的意思。

“龚小姐,你不必向林阳道歉,我这事跟你没关系!林董那边,我会跟他解释的。”苏颜忙道。

林阳近乎怒吼,神情无比的严肃。

“我妈当然不是想毒死我,她把这药给我,是想要我悄悄的给林董服下!”苏颜抬起头,被纱布包裹着的双眼对着二人。

这一嗓子当即震住了苏颜。

“这怎么回事?苏小姐,你的手什么时候伤到的?”龚喜云战战兢兢的说道。

“林董...林先生...”龚喜云急呼,差点喊错了称呼。

“什么?”

“那就求您大发慈悲,把所有实情都说出来吧!”龚喜云哭喊说道。

林阳闻声,恨意滔天!

“我妈...张晴雨!”

林阳眼睛瞪得巨大。

苏颜挪过手,虚弱的说道。

龚喜云哆哆嗦嗦,吓得起不来身。

林阳一怔,忙朝她的手腕望去,才瞧见她的手腕竟是发红,有些变形。

“林阳,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我之前已经打了电话,让秘书小青准备了公司股权转让合同,晚点你去签字就行了,现在起,悦颜国际就完全是你一个人的了!”苏颜低声道。

“唔...”

苏颜却坐不住了,她抬手抓了抓,也看不清龚喜云在哪,只急切道:“龚小姐,你不要这样,我说了,这件事情我会一力承担的,跟你没关系,你千万不要自责!”

“不!苏小姐,你不了解林董!林董要我看着您,不要您做傻事,他说了,如果您出了事,我也得陪您一块死!苏小姐,您这服毒,实际上也是在害我啊!我也要死了!!呜呜呜...”龚喜云哭泣道。

她哭喊出来,惶恐到了极点。

龚喜云的言语林阳置若罔闻。

“好!既然你不说,那就别怪我。”

“怎么会?林董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苏颜颤道。

龚喜云一听,近乎尖叫:“林先生,不要啊,林先生,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林先生,求求你了,我不想死啊...”

苏颜不语。

苏颜樱唇没有血色,哆嗦了下,低声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张忠华?”

“苏小姐,你说没用,林董一定会发火的!他一定会杀了我的!他说到做到!你出了事,我只会给你陪葬啊苏小姐!”龚喜云哭喊着说道。

苏颜并不知道,这话从林阳嘴里说出,那就是林董的意思。

林阳眼睛瞪大,瞠目结舌。

被子里的苏颜整个发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不仅如此,她的俏脸也极度的白,白的近乎于一种透明状态,脸上的血管、青筋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然而仅仅是数秒的功夫,林阳脸色骤然苍白无比,人更是连连后退,差点没站稳。

苏颜眼伤还未痊愈,看不到此刻下跪的龚喜云,但她的话却是一字不落。

“寄包裹的人说,如果我不能把这毒药给林董喂下,我外公一家包括我父母,都得死!可是...林董有恩于我啊!我不能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所以,只能我死!只有我死啊!!”

“几天前,父亲跟母亲收到了死亡威胁,有人交给了他们一个包裹,包裹里面是一根手指还有一枚特制的毒药!寄包裹的人要求母亲将这药交给我,由我来给林董下毒,将他毒杀!我不能不去,因为这个包裹里面的手指...是我外公张忠华的!”苏颜颤声道。

“这是我捏的。”

“林阳...你别问了,就当是我求你!”苏颜痛苦道。

苏颜浑身一颤,她看不到林阳此刻的双眼已是血红,神情无比的严肃。

林阳望了眼苏颜的手,继而手指快速抵在她的手腕上。

相信此刻最冤枉的人就是她了。

“怎会这样...”苏颜小脸有些发紧,十指重新搅在了一起。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