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你们是在欺负人咯?

上一章: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你们家小姐是谁啊? 下一章: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想杀谁便杀谁

南宫一众瞬间紧张至极,一个个下意识的聚拢,愕然而惊恐的望着这群人...

“身后?”

“对不起,小姐,是我们无能!”

林阳看向那少女,稍稍打量。

众人无不是恶狠狠的瞪着林阳。

每一个人的神情都很淡然,但他们的目光却显得尤为凶厉悍然,仿佛是猛兽盯住了猎物一般。

“大哥,还跟他们客气什么?教训他们一顿再说!”

“让你们办点这样的小事也办不成,我南宫家养你们有什么用?”

那边的南宫芸秋俏脸绷紧,终于是坐不住了。

“好!”

壮汉一众忙朝南宫芸秋鞠躬。

“这么说,你们是要欺负人了?”

“大哥的意思是?”

“可这丫头说了,晚饭她还会来!”

“小子,你...你说什么?你不认识我们家小姐?你是看不起我们南宫世家吗?”壮汉气急败坏的吼道。

说完,她径直转身。

那边的南宫芸秋也不由的放下茶杯。

“那就给她点教训吧!另类点的,不要张扬!”

“跪下!”来人冰冷而喝。

“走!”

两记耳光突然狠狠的煽在了那名南宫世家人的脸上。

大量或穿西装或穿唐装的人站在酒店外,齐齐注视着里面。

那些南宫世家的人也齐刷刷的回首,朝酒店的大门外望去。

少女穿着身休闲装,打扮的颇微潮流,可此时的她正端着杯茶,优雅的品尝着。

那名南宫世家人当场旋转了一圈,眼冒金星,接着重重倒在了地上,晕厥过去。

中年男子冷哼,便是要上前,但旁边的林阳一把摁住了他的肩膀,制止了他。

只是一眼,所有人都石化了。

一南宫世家的人忍不住讥笑道,随后便要伸手,去抓林阳的肩膀。

林阳这随口的一句话,在这帮男人的耳朵里却像是充满了挑衅味道。

“这么说,你是决定当我南宫世家的敌人了?”

那开腔的男子冷哼:“我们小姐?哼,说出来吓你一跳!”

“太嚣张了!”

毕竟这是南川市!

林阳上了前,冲壮汉等人道:“这家酒店,我们包了,而且我们已经报了警,希望你们能够乖乖离开,不要惹事。”

她将手机放入小包包里,冷着个脸,清脆且冷冽的声音传来。

“小子,别怕,我们都是练武的,手法很好,你不会承受太多的痛苦。忍一忍就过去了!”

谢马璋呼吸顿颤。

这话一出,人们懵了。

“这位,就是我们南宫世家的二小姐,南宫芸秋!不知死活的东西!这回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了吧?”那壮汉指着林阳的鼻子骂道。

而且,还是南宫主家的二小姐南宫芸秋...

其余南宫世家的人怒声叫骂。

一道迅捷的身影冲进了酒店,紧接着..

“每个人都废一只手,然后丢出去!”

“你说什么?你叫我们南宫世家的人给你下跪?”壮汉气急败坏,指着中年男子叫骂:“你有种再叫一句!!”

“是又如何?现在你们不只是给我滚出去这么简单,刚才这个打伤了我族人的家伙,你也得交给我们!我已经没耐心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再不按照我所说的坐,那我就只能废了你们这几个臭鱼烂虾!”

“酒店已经被我们包下了。”林阳道。

“报警?哈哈哈哈....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南川!在这里,你们就得听我的!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但我得告诉你们,这家酒店,我们南宫世家要定了!如果你们不滚!今天你们谁都别想完整的站在这!”壮汉道。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阳这票人会被南宫芸秋的名头吓得屁滚尿流狼狈而逃时,林阳突然开了口:

“我来处理吧。”

“既然如此,酒店给你,不过今晚的晚餐,希望你能帮我备好,我可能会带几个朋友来找你吃晚餐!”

“啊?”

谁能料到,他们居然在这碰上了南宫世家的人...

众人嘴角上扬,眯着眼朝林阳走去。

只可惜少女只是坐那喝着茶,玩着手机,根本就不搭理这些人。

对于这边发生的任何事情,她都没有去关注,仿佛压根没听到这边的任何动静...

南宫芸秋懒得搭理他们,朝林阳撇了一眼,开口道:“你是哪条道上的?”

“重要吗?”林阳问。

“教训?他侮辱我们,哪能只教训一顿就这么了事?如果事情传到家族里去,上面怪我们办事不利,丢了家族的脸面,我们还如何向家族交代?”

现场南宫世家人无不惊呼。

“你是什么人?”壮汉回过神,急忙呼喊。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可就在他靠近之际。

“呵,算了,也不重要了,在南川,我也懒得管你是谁!喂,我问你,你今天是不是真的打算跟我们南宫世家对着干啊?”南宫芸秋斜视着林阳,有些淡漠的问。

是南宫世家的地盘!

壮汉冷冽说道,人也捏起拳头,看样子是打算亲自动手。

她就没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道:“你把我们收拾了,那你们身后这些人怎么办?”

啪啪!

这些都是东皇教的人!

“我们来这的目的是取解药,不要节外生枝,不要暴露身份!”林阳淡道。

壮汉怔住了,立刻转过身。

“是,教主!”

“南宫?”

南宫世家的人哗啦啦的离开。

“教主...要不要...”旁边的刘马低唤了一声,眼里流露出杀机。

众人齐齐望来,才看到林阳的跟前不知何时站着一名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

那边玩着手机的南宫芸秋也不由轻轻抬头,略微惊讶的扫了林阳一眼。

“不见棺材不落泪!”

哗!

话音坠地,人们纷纷侧身,才瞧见众人的后面椅子上坐着一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女。

这也是他为何让步的缘由。

“刘马,不要生事!”

南宫芸秋那樱唇轻扬,眼眸里流露出一抹玩味。

却见大门外停满了车子。

几人皆是一愣。

但凡是在南川市混的,又有几个人不受制于南宫世家?

“教主...”刘马低声唤了一句。

“南宫芸秋?抱歉,我没听过这个人!也不知道你们是谁。”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