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你先打败他吧

上一章: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谁叫你们来撒野的? 下一章: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你真的要我用全部的落灵血?

“可是...”

“林阳?不曾听闻。”

“我叫林阳。”

刘马见状,转身上了楼。

“有问题吗?”碧珍望着林阳问。

“既然如此,那多谢了!我看那帮人也没有上来,想必是不知我们藏在哪间房,那我就暂时跟师妹留在这好了...”碧珍叹道。

“是的,只不过我们在城南那边的一家餐厅碰上了纳兰世家的人,世人皆知,我师父妙手老人手里有一滴落灵血的,她年事已高,打算将落灵血交给下面几个悟性高的弟子,而在最近,师父病重,纳兰家的人以为她老人家已经将落灵血交给了我们,可实际我们手上并没有落灵血,纳兰世家的人不信,便是要拿我们,按照他们的意思,哪怕我们没有,他们也可利用我们去逼迫师父交出落灵血,我们无可奈何,便与他们发生争斗,而后仓促逃离。”碧珍一脸苦涩,侃侃说道。

虽然看的不太全,却是令她芳心乱颤。

“没事的。”林阳笑道。

这时,一个轻微的响声冒出。

“行吧...不聊了,我得赶紧去买药。”

“原来如此。”

林阳回了一句,从卫生间端了盆水走到了床边。

“那就好。”

“没事,家师跟我有过一面之缘,我们也算是朋友。”林阳笑道:“你饿了吗?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吧。”

“你为你师妹处理伤口?”

那儿的阴影处仿若有个身影在晃动。

“绝命花?”

“你师妹怎样了?”林阳望了眼床上已经熟睡过去的身影,开口询问。

随后便看客房的窗户被打开,一名男子从外头跳了进来。

“我家小姐不喜欢别人请她吃饭,她只喜欢请别人吃饭,她已经在隔壁的酒店订了包间,上好了菜,只等我去请阁下前去赴宴。”男子淡道。

“行,我现在就去吧。”林阳将书合上。

“知道了。”

“话说这位小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你说你是师父的朋友,若是如此,师父应当提及过你。”

碧珍呼吸顿颤,脸颊泛起一抹红晕。

10分钟后,林阳将药送进了房,便离开了。

一帮子人当即被震慑到。

入了屋。

这一声滚,声色俱厉。

林阳摇了摇头,坐在沙发上,掏出几本秘典,认真读了起来。

刘马在东皇教待惯了,极少出山。

林阳这人尤为记恩,妙手老人当初可是为他解惑了一个大难题,对其感激的很,如今碰到妙手谷的人,林阳自然不会怠慢。

他朝房间门口望了一眼。

“这样啊...太麻烦你了!”

他们纷纷望着刘马,眼里全是怒意,一个个气的浑身发抖。

林阳看了眼手表,扫了眼男子道:“正好到饭点了,你小姐呢?”

身影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连脚指头都不露,只能看到头盔下是一双森冷的眼,宛如漆黑夜空中的两轮冷月。

“阁下不必亲自前往了,你只需头颅过去即可!”

“吩咐下去,好好保护这两人,她们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林阳冲着刘马道。

男子面无表情的说,便从腰间拔出一只匕首,朝林阳走去。

他身为东皇教的执事,即便是在东皇教内乱时刻,他也是拥有极高的话语权。

但碍于周围东皇教的人实在太多,无可奈何下,只能低着脑袋转身离开。

“教主,他们走了。”

“那你来南川是干什么的?是因为招亲大会吗?”

林阳一怔。

“师妹,你要坚持住,师姐马上为你处理伤口!”

却见林阳的身旁,不知何时站着一名穿着黑色盔甲手握长剑的身影。

“他们是纳兰世家的人。”碧珍道。

“不必,我们不能在这待太久,等我给师妹上些药,就会带她离开,若是在这滞留太久,只会给你带来麻烦!既然你与家师有些渊源,我们也不能连累你!”碧珍摇头道。

“小哥,这次多谢你。”

她还不曾见过如此俊俏的人。

“我去吧,你留下来照顾你师妹,有什么事你直接跟我讲。”

“当然,你们两个女孩子跑这难不成也是为了这个?”林阳好奇的问。

“这就对了,话说那帮人是什么人?为何光天化日之下追杀你们?”林阳忍不住询问。

只可惜林阳转身便走,没给碧珍继续打量的机会。

男子眉头紧皱,压力倍增。

“不知。”

咔嚓!

但他刚走动没几步,便立刻停住步伐。

“我们可不是为了这个,我们只是为了南宫世家的绝命花而来!”

不知在哪见过...

此刻,碧珍正守在床边,紧张的望着躺在床上虚弱至极的少女。

“她的伤口已经稳定住了,晚点我去外面的药店买点药,问题不大!”碧珍呼了口气道。

“纳兰世家?”林阳一头雾水:“恕我孤陋寡闻。”

“这位小哥,麻烦你了,把水放旁边吧,然后能否离开下,我要为我师妹处理下伤口!”碧珍抹掉眼角的泪道。

“你连纳兰世家都不知吗?”碧珍一脸意外的望着林阳。

“是,教主!”刘马恭敬作礼。

但不知为何,碧珍倒是觉得这人有些面熟。

男子也不惧怕,冷喝一声,冲上了前。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门被打开。

林阳重新将书打开,平静道:“你想带走我的脑袋,就先打败他吧!”

“你这个样子,带着你师妹也去不了哪,就在这待着吧,没关系的。”

“没...没问题,毕竟是妙手老人的高徒!这自然是没问题。”林阳笑了笑,将脸盆放下,走出了房间。

林阳露出恍然神色。

碧珍焦急的说着,便从怀里取出一包针袋摊开。

“这回算是听过了。”

碧珍忙是致谢,悄悄打量了下这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面容,才发现鸭舌帽下是一张宛如天神般的精致俊脸。

“这应该是我的护卫!”

刘马来到林阳的房间外,恭敬说道。

林阳点头,回了房间。

“小哥,已经好了,你进来吧。”

他的气息尤为阴森、厚撼。

“哼!”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