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章 内定姐夫?

上一章: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傲视 下一章: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算账

可纳兰天依然满脸傲然,压根就没在乎过吕思朝。

“疾影步伐?”

林阳像是在思考什么,盯着吕思朝的双脚看。

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林阳的胸口上,林阳稍稍后退了几步。

同时,大量可怕的掌影朝林阳拍杀过去。

吕思朝心头震颤,但这一拳出已经没了退路,便是竭力砸去。

吕家的家主也到了场,他站了起来,朝擂台上喊了一句。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再看到台上那人嚣张下去而已!”南宫芸秋嘟嚷着嘴道。

“的确不简单?纳兰天骄,你这口气....你是知道此人是谁?”那长发落肩的男子侧首询问。

“知道,但还不敢确定,我觉得他要么是个冒牌货,要么就是个滥竽充数的家伙。”纳兰天眼里流露着傲然。

这个想法产生后,吕思朝被吓了一大跳。

哗!

紧接着面前的拳头突然化为了残影,吕思朝也骤然不见。

他的很强,在这些人眼里只是不弱而已。

现场所有人呼吸顿颤。

而且...他的手段未免太狠辣了吧??

“好!”

每一个掌影,都瞄准了林阳的死穴!

吕思朝低声而喝,直接迈步前跃,冲向林阳。

吕思朝愣了。

但在这时。

林阳盯着那袭来的拳头,立刻抬手,要朝这拳头抓去。

“正主?”

“躺下吧!”

“是吗?不过这人颇为着急要娶烟柔小姐呢!他以断骨示众,不就是想要震慑世人吗?如此一来,相信大多数人已经没胆子上台了。”长发落肩的男子微笑道。

一股劲风掠过。

吕思朝眉宇紧皱。

原来在这一刻,吕思朝使出了他们吕家的绝学疾影步法,在瞬间绕到了林阳的身后,再是一拳朝林阳的背部狠狠砸撞。

“哼,那又如何?天少要是登台,那还不是分分钟就把这人给打趴下了?”这时,另一侧窜来一记清脆的女声。

下面不少人高声欢呼。

纳兰天面色平静:“不着急!”

“这真是断骨?”贵宾席内,那名长发落肩的男子凝眉盯着林阳,沙哑询问。

这一手断骨使出,不仅代表着林阳心狠手辣绝不留情的态度,也诠释了他的实力。

“你这步法...很有趣!”

随着一名南宫世家人的呼喊,擂台战再度开启。

长发男子侧首,才瞧见南宫芸秋走来。

他步伐急转,再度施展起《疾影步法》,其人就像是鬼魅一般,围绕着林阳不断旋转,台下的人只看到林阳的周围出现了大量吕思朝的残影,却是分不出哪一个是真身。

这吕思朝,是要置林阳于死地!

果不其然。

砰!砰!砰!砰...

但吕思朝这一批人可不同于先前的那些臭鱼烂虾。

吕思朝微微侧目,看向那边贵宾席前面端坐着的纳兰天,眼里全是战意。

却是见那原本背对着自己的林阳,突然身形晃了下,突然又正对着吕思朝。

可是...林阳仅是退了几步,便再没有别的反应。

砰!

“吕家终于是按奈不住了吗?”

那些个小宗门小家族的代表已经不敢再登台。

看到这一幕,台下不少人已是倒抽凉气,头皮发麻。

台下有观众惊呼。

吕思朝眼里略过一抹冷意,转过身盯着林阳,沉声道:“咱们开始吧,不要浪费时间,我的目标不是你!”

下面欢呼的人声音也立刻小了几下。

林阳先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很强。

“好。”

“据说此人有不弱于天骄的实力啊!”

显然,他并不看得太起擂台上的这个家伙。

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旁边纳兰家的人笑呵呵道:“芸秋小姐,少爷有自己的安排,您稍安勿躁,总之今天南宫世家跟纳兰世家的婚事,那是必成无疑!”

吕思朝想要速战速决,解决掉林阳,好保留体力对付后面的人,因而在这一声落下的刹那,吕思朝瞬间冲袭上来,直接一拳呼向林阳的面门。

难道他也会疾影步法??

南宫芸秋微微一怔。

剩余的青年才俊们知晓,再不出手便没机会了。

一名穿着西装竖着背头的男子跳上了擂台。

杂兵们都被震住。

现场之人议论纷纷。

但就在拳头刚刚挥出去时,一个诡异的景象出现。

“放心吧父亲,我的目标是纳兰天,又岂会败在这些无名之辈的手中?”

“怎么可能?哪有人为了看清他人的招式而吃他人的攻击?这不是傻子才会干的事吗?”

“一指释力,断遍全身骨,这种人对力道的境界已经到达至一个极高的地步!看样子此人的确不简单!”纳兰天平静的说道。

剧烈的掌声传荡。

林阳点头。

这人...死定了!

“锡昌吕思朝!”有人失声而呼。

才看到此刻贵宾席内的不少英杰们已经开始摩拳擦掌。

“天少...天少...姐夫!”南宫芸秋急了,直接喊出了声。

只见她目光灼灼的看着纳兰天,期盼道:“天少,您什么时候登台啊?快点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打败吧!我姐姐可是一直在等你上场呢!”

这个戴着面具的家伙居然这么强?

他觉得刚才林阳是可以挡住自己这一拳的,但他貌似是为了看清楚自己的《疾影步法》,才刻意去吃这一拳。

吕思朝甩了甩脑袋,盯着林阳冷道:“身板挺结实的嘛!不过没用!看我《吕氏十三击》!”

如同魔术戏法一样...

呼呼...

所有巴掌全部砸在林阳的身上,没有一掌落空!

看样子她已经内定了纳兰天为自己的姐夫。

吕思朝有信心能够瞬间解决掉这个戴着面具的家伙。

吕思朝眼露冷冽,下手没有丝毫的留情,一拳竭尽全力,凶狠残暴。

于是乎。

他怎么会这么快转过了身?

“决斗开始!”

这原本是对准了背部死穴的拳头直接对准了他的胸膛。

“思朝,好好打,不要丢了我吕家的脸。”

“你放心,他很快就嚣张不起来了,一些臭鱼烂虾打完了,也该让正主上了。”纳兰天淡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