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天骄神威

上一章: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以柔克刚 下一章: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失火了!

“我看他是想明白了,肯乖乖等死了!”

“结束了!”有人意识到了什么,径直开腔。

这可让台下的人愣住了。

砰!

但这一声坠,引来的依然是不屑与嗤笑。

但他却尤为震惊。

现在是舒爽到了骨子里...

“怎么?我输了吗?”

“南宫家主,你先回去,再等等吧,看样子出了点小意外,不过不要紧,用不了多久时间!”

然而林阳没说话,只是盯着自己胸口,像是在感受着什么。

纳兰天也望向了林阳,见其完好无损,眉头不由一皱。

她总算是等到这一刻了。

现场人议论不已。

那手狠狠的拍打在林阳的胸前。

整个擂台的台面突然晃动起来。

纳兰天冷漠的声音传来,一道而来的还有一种虚幻缥缈的手。

到底是排名第十的天骄,果然实力非凡。

“我不觉得,现在,我该反击了。”林阳沙哑道,突然,他双手张开,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或许它没有惊天动地的威能,没有开山破海的气势,可它的破坏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先前林阳在擂台上所向披靡的景象实在是让她太憋屈。

南宫梦一怔。

至于林阳,更是不住后退,差点又从擂台上摔下来。

林阳深吸了口气,重新起身,神情逐渐严肃。

他没有理会四周的闲言碎语,面具下的眼尤为凝肃,只盯着纳兰天,再度朝前行去,步伐坚定。

有人站出来反驳。

显然,林阳没有被那股巧劲撕碎,让他尤为不悦。

不待南宫梦把话说完,那边的林阳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声音。

欢呼雀跃的声音再度响荡。

谁都看不懂纳兰天这一手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东皇教算的了什么?四分五裂,江河日下!南宫世家此番若是能与纳兰世家联姻,一个东皇教根本就不会被他们放在眼里!”旁人笑道。

“这个家伙,看样子是真的不堪一击!”

“这小子干什么?”

“哼,就算真的有了教主又如何?东皇教当下的问题可不是靠一场莫名其妙的大会就能解决!想当教主的人太多了,除了用实力说话,否则任何方法都无法统一东皇教!”

无论他的拳头怎样凶猛,可只要被纳兰天触碰,就一定会被卸力反击。

纳兰天既然说林阳已经死了,那必然已经死了,便不怀疑,径直起身朝擂台上走去,开口道:“诸位,我现在宣布,招亲大会的获胜者,就是纳兰....”

南宫梦朝纳兰天望去。

“你很顽强!”纳兰天沉道。

林阳好一会儿才稳住了身躯。

仿佛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剧烈摇摆。

但更多的人还是将目光汇聚于林阳身上。

他的脚掌朝地面一点。

林阳无法思考。

南宫梦哈哈大笑。

一些离的近的观众们直接被这气纹给撞翻在地,有人当场昏迷,有人凄惨大叫,疼痛的很。

这一掌!何其的惊人!

“这姿势...”

纳兰天瞳孔微缩,错愕的看着他。

“好!”

“有什么遗言就赶紧说吧,因为10秒后,这股巧劲会把你生生撕碎!很抱歉,没能给你留个全尸。”纳兰天淡道。

“我们的决斗似乎还未结束吧?南宫家主,为何这般着急宣布结果?难道说,纳兰天要认输吗?”林阳再度说道。

“该不会是吓懵了吧?”

纳兰天倒也懒得理会,侧首朝那边的南宫梦道:“南宫家主,我想我与令媛之间的婚礼,应该可以举行了吧?”

晃神之余,纳兰天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若是如此,这巧劲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他呼了口气,盯着胸口,感觉胸口有一股力量如电流般窜开,疯狂的撕扯着他。

剩余的人吓得魂不附体疯狂后撤。

“面对我你还分心,你是看不起我,还是觉得你自己已天下无敌?这般狂妄而自大,不杀你!我心难平!”

林阳相信,哪怕是大山高楼,被这一掌击中,都会化为粉尘,就更不要说人。

这一击过后,纳兰天也收了招。

“哈哈哈哈,当然,当然没问题!”

“也足够了!毕竟他都接了纳兰少爷好几招!能跟天骄榜第十的人打成这样,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南宫莫飞淡哼一声说道。

这是巧劲能达到的效果吗?

议论声不断。

也包括林阳。

因为擂台的摇晃,林阳都有些站不稳。

这是纳兰天的巧劲所为。

呼噜...

“败的有点快。”

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力量?

“看样子我下手轻了!”纳兰天望着重新走上来的林阳,摇了摇头:“或许我该认真一些,快点结束这无聊的决斗!”

台下的人全部鼓起掌来,为纳兰天的这一击而喝彩。

说完,纳兰天主动攻击。

“呵,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现在明白我姐夫的厉害了吧?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跪下来求我姐夫别杀你好了,否则待会儿我姐夫不留情面,怕是会一不小心把你打死在这!”南宫芸秋得意洋洋,冲着林阳叫嚣。

片刻后他竟是直接闭起双眼,纹丝不动,好似雕像。

“嗯?”

能在纳兰天的手上走一招,那都足够在外头吹嘘。

纳兰天的眼里略过一抹不耐与异光。

那手太快太玄,上面的力量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不过我听说最近东皇教召开了个东皇大会,就是为了决选教主!若是东皇教有新的教主,情况可就不一样了....”不知是谁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因为在这样的巧劲下,擂台虽然晃得厉害,却没有破碎!

“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仗着自己是东皇教的人就无法无天?简直可笑!”先前那名替森狼求情的秦家主也冷冷开腔。

手掌心爆发出一圈厚撼惊绝的气纹,如同碧波涟漪,朝四周扩散,荡向远方。

他不在乎林阳的实力如何,他只觉得林阳不在十秒内死,就是在打他的脸!

很多人不知,他只在纳兰天的手上走了一招。

“每当纳兰少爷收了招,便代表着对方已经输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