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请赐教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自尽吧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南宫芸秋的誓言

说完,便拿起剑要自尽。

“老夫与林神医战上一场!”

“什么提议?”

南宫莫飞眼眶欲裂,咆哮一声,冲到南宫统的面前,跪伏于地嚎啕大哭:“老祖宗!我父亲都已卑躬屈膝,向他谢罪,可他却得寸进尺,欺人太甚,还请老祖宗为我们做主!!”

可他已经劝不动这位叔父。

他深吸了口气,轻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冲着林阳道:“林神医,看样子此事不好解决。”

“叔父....”

“叔父,那么至少...能告诉我你为何忌他吗?”

南宫梦可没那般大义。

南宫统扫视了周围的族人,岂能看不出他们的情绪与南宫梦的手段?

“天血灵体...这至少得集齐20滴落灵血方能淬炼而成...您的意思是说....此人有20滴落灵血?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南宫梦像是失了魂般,整个人哆嗦个不停。

场面像是陷入了僵持阶段。

南宫统是南宫梦的叔父,更是上任家主,地位崇高,如果南宫统执意要跟林神医息事宁人,他是没有半点办法的。

人们低声呼喊。

四周人立刻退散。

林阳淡道,便是再度抬手,准备驱使一众东皇教高手,继续进攻。

但外人都看得出,南宫梦这是在向南宫统施压。

“听清楚了...”

四周人全是一头雾水。

南宫梦浑身一颤,望着南宫统的神情,见其不似在开玩笑,心脏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这话一落,南宫梦如遭雷击。

人心难稳。

看到南宫梦都被林神医逼的要死要活,颜面丧失,落魄如狗,这些高高在上的南宫世家人岂能甘心?

“父亲,不要啊!”

“我也没打算好好解决!”

其余人也纷纷跪伏下来,涕泪纵横。

但林阳是要他死,还要他身边的心腹死,这样一来,他南宫梦岂能接受?

南宫统老脸微黑,望着众人一言不发。

“你要打,那我们就在这吧。”林阳抬手挥了挥。

南宫莫飞等人发疯般的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南宫梦,阻止他自尽。

“好!”

因而现场族人全部是咬牙切齿,满脸恨意,怨怒滔天。

林阳终归是坐在教主之位时间太短,真正肯为他拼命的有几个?

“我先前之所言,是当着东皇教,当着林神医,当着现场所有宾客及全天下人的面说的,一言出,必不反悔!如若我败!尔等需立即向林神医屈膝臣服!谁若不从,便是我南宫世族之叛逆!此人永生永世,必受南宫族人之诅咒,死后不得入我南宫之宗祠!连带其直系子嗣,听清楚了吗?”

南宫统深吸了口气,低声喝开:“南宫族人听令!!”

“我等在!”

“你跟我战?”

其实如若林神医的要求合理些,南宫梦也有考虑低头了解此事。

这是杀人诛心!

然而不待众人思考,这边的南宫统开了腔。

与其如此,不如大度一点,与之一对一的搏杀。

这回,南宫梦没有再拒绝,走到林阳的身旁,战战兢兢的跪伏下来。

却是见南宫统凑近了几分,压低嗓音道:“此人...是天血灵体!”

还得把所有参与此事的族人一同杀了?

“怎么?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家主!不!”

他不相信自己的叔父平白无故这般忍让。

他暗暗望了眼身后东皇教的人,观察着他们的神色,旋而点了点头,淡道:“好!这笔恩怨,就由我们之间的胜负来定夺吧!”

林阳纵然医术盖世,有起死回生的手段,可这依旧无法消除人们对死亡的恐惧。

“林神医,切勿动手。”

南宫梦则是猛然起身,冲着林阳咬牙切齿的吼着:“林神医!今你得东皇教相助,我南宫世家不能敌,这一阵,我败了!我已经说过,一切后果我来承担,他们只是听命于我!我希望你不要把仇恨施加到他们身上!我愿拔剑自刎!只希望我一人的命,可熄灭林神医你心中的怒火!”

“林神医...请赐教!”

这一言,道尽了沧桑与无奈。

南宫梦竭力挣扎,但却无用。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我问心无愧!”

大多数人的内心是并不想跟南宫世家血拼。

“很好!”

“林神医,若是强行攻杀,到头来的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老夫还是那个意思,若能化小解决,最好不过!所以...老夫有个提议,望林神医能够考虑!”

众人皆忿忿不平。

南宫梦嗫嚅了下唇,再是低声。

那口剑架在他脖子上,却始终砍不下去。

“老祖宗!”

南宫统点头,冲着这边的南宫梦道:“阿梦,你过去。”

其实他并不想答应。

这是南宫梦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跪到林神医那边去,你若不去,我杀你。”南宫统面无表情道。

如此不仅可让南宫世家人死心塌地,亦能堵住天下人的口。

自杀?

“还有什么话要说?”

林阳这番话可以说好似一把尖刀,狠狠的刺进南宫梦的心脏。

“姓林的!你休想!!”

林阳眉头顿皱。

因而他必须要逼南宫统出手,必须将叔父拉到自己这条线上。

“若是林神医能击败老夫,南宫世家所有人任由林神医处置,谁都不得反抗!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若是老夫有幸得手,战胜了林神医,就请林神医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南宫家!”老人说着,朝林阳深深鞠了一躬。

可这一切都是南宫统的意愿,他们违抗不得。

所以,他便用此招驱使整个南宫族人相助于他。

林阳沉默了。

若南宫统愿意相助,那他至少还有与林阳抗衡的资本!

众人忙呼。

“叔父,我...我去哪?”南宫梦愣问。

南宫族人愕然,瞪大眼望着南宫统。

他的大脑彻底停止了思考...

再者,倘若林阳不是南宫统的对手,那他就算现在不顾一切的杀上去,也注定是身败的下场。

南宫统再是说道。

“快去吧。”

南宫梦是怎么了?为何如此一副惊魂不定的样子?

南宫统沙哑道。

他要是这般做,不仅是身死这般简单,还得身败名裂,遗臭万年呐!

但南宫梦先前的话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