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你跟我结婚吧!

上一章:第五百五十五章 凭什么? 下一章: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律送去医院

林阳淡淡一笑道。

苏妤被林阳强行拉拽了起来。

“怎么了?”

“小妤,你还不快些去?”林阳催促道。

刘满姗则是一个劲儿的哭。

苏妤此刻是满心的自责与愧疚。

“我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不过相信不久之后,你就会明白一切了。”林阳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跟笔,在上面写动起来。

仿佛灵魂都疼的颤抖...

苏妤闻声,立刻放下手机朝医院外跑。

谁都没料到,林阳居然会回这样一句话?

“好。”苏颜犹豫了下,还是把林阳的电话发了过去。

刘满姗愣了,侧首看着苏妤。

“妈,去道个歉吧。”这时,旁边的苏妤淡淡开腔。

苏妤拿着电话,走到了走廊的拐角处,拨了过去。

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张纸可是她父亲的救命稻草啊!

他疯了吗?

果然,她还是拉不下这个脸...

“姐夫...我对不起你,我们这一家,都对不起你啊...”苏妤哭泣的说道。

“既然颜姐要跟你离婚,那不如...你跟我结婚吧!”苏妤认真的说道。

“你不去,那我去好了。”

苏妤呼吸一颤,忙问:“什么事?”

几分钟后,她终于在路边的石凳上看到了林阳。

林阳大急,连忙将苏妤抚了起来。

大概过了十来秒,她突然抬起了秋眸,像是做下了什么决定,灼灼的盯着林阳。

整栋楼都快被她的骂声给震塌了。

“小妤,你觉得...姐夫是个废物吗?”他淡淡的问道。

果不其然!

“小妤,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妈,你别生气了,你越是这样骂,林阳怕是越不会过来救大伯,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咱们不对,还是让我好好跟林阳说说吧。”苏颜劝道。

“怎么了?”

苏广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小妤,你干什么?”

周遭的苏家人也愣了。

“我想见见你...”苏妤道。

简单的一句话落下,手机这边一片寂静。

“你马上给我把那个畜生找来,老娘要亲自跟他面对面谈!他一个上门女婿,凭什么跟老娘说这种话?他有什么资格?”张晴雨连连跺脚道。

她能想到的只有下跪,但这又有什么用?

但她也没有动作,只站在原地,不住的抹着泪眼。

能弥补一切吗?

张晴雨彻底爆炸了!

但她此刻却没有表现得多欣喜,相反,她内心痛到了极致。

林阳迟疑了下,道:“好吧,我在医院外头,你出来往左一直走,就能看到我了!”

“可实际上,你也看错了姐夫。”

苏颜见势不对,第一时间挂断了电话。

她近乎是声嘶力竭的喊出了这句话。

苏妤一听,泪珠子再也止不住,吧嗒吧嗒的往下落。

但让她意外的是,林阳的穿着与先前那个林神医一模一样,除了脸以外...

“姐夫。”

片刻后,他将纸塞到了苏妤的手心,微笑道:“你拿这张纸,去给大伯的主治医师,让他按照纸上面的步骤去做,大伯的病情就能有所好转了,到时候再配合治疗,好好调理,应该不会有性命危险。”

“一家人?”苏妤抬起噙满泪的眸子,颤抖的喊道:“你把我们当一家人!可我们呢?我们有谁把你当一家人了?哪怕是颜姐!都没有!!没有!!”

“你说什么??狗东西!你再说一遍!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你给我滚过来!我要扒了你的皮!你这个狗杂种,如果不是我们家,你早就饿死了,只会吃软饭的废物,你居然敢这样说...”张晴雨疯狂的咆哮着,嗓子仿佛都要喊破了。

苏颜叹了口气,知道再怎么跟张晴雨说都没用。

可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她觉得自己欠林阳太多太多了。

对于她这种人来讲,脸面是比命都要重要,她可以给别人下跪乞求,但那个人肯定不是林阳。

“如果不道歉,爸就没命了,妈,尊严真的比爸的命还要重要吗?”苏妤眼眶发红,看着她问。

这一刻,仿佛是要跟苏妤敞开心扉。

“你挂了电话干什么?快给我打回去,老娘要骂死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吃我家的,住我家的,现在居然敢对我说这种话!白眼狼!畜生!”张晴雨激动的骂道,整张脸都通红了起来。

苏广也急忙拉住了张晴雨,避免她去抢手机...

“什么?”林阳嘴巴瞬间张的巨大...

这话落下,林阳也僵住了。

苏妤依然纹丝不动。

苏妤银牙紧咬着樱唇,冲着苏颜道:“姐,你把姐夫的电话给我。”

张晴雨愣了。

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情侣吵架。

“你以为姐夫是傻子吗?姐夫哪能看不清这一切,但有些事情,目前还不能公开。”

她低垂着臻首,沉默了片刻,突然双膝一弯,就在这么跪了下去。

不知是过了多久,林阳叹了口气,脸上洋溢着一抹坦然。

他急忙擦掉女孩眼角的泪,安慰道:“小妤,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我们是一家人啊,我帮你是应该的,你不要自责,真的...”

林阳抬起手,制止了她的话,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不是你的错,也不必自责,更不必难过,看在你的份上,我肯定不会让你父亲就这么死去,你放心好了。”

所有人的大脑里第一反应是这样。

苏妤死死的捏着这张纸,人依然是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小妤,他们要你来求情吗?”林阳淡淡的问道。

苏妤秋眸噙着泪,喊了一声。

“以前...我与姐夫接触的少,其实心里头多多少少...也是有过这样的想法,但自从跟姐夫接触多后,我发现我错了,我大错特错,他们也错了,姐夫并不是废物,相反,姐夫的很多优点是常人所没有的,谁都看错了你!也包括我!”苏妤哽咽的说道。

“姐夫?”苏妤微愕,抬起头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姐夫,你现在在哪?”苏妤深吸了口气,沙哑的问。

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还了。

“姐夫!”

刘满姗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