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这不是一般的车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七章 强词夺理 下一章:第五百六十九章 保安公司董事长

“那我进去看看。”

“还是我来赔吧,姐夫,真的很对不起...”

丧气弥漫。

“小李啊,这边!”刘满姗急忙朝那定损员挥挥手。

但片刻后,苏妤还是低垂下了臻首,沙哑道:“还是...算了吧...”

“难道说是有谁的车不小心碰到你了?”苏妤问。

“咋了?这车有啥问题吗?”

很快,一名定损员开着车到了巡捕房外。

“姐夫支持你。”林阳道。

“看个监控又花不了多久时间,稍等一下不行吗?而且你刚才不是说要打车回去吗?”林阳奇怪的看着她。

“没...没啥问题。”

“啥?这...这辆车?”

“这...这不奇怪,不过...只是...哎呀,林阳,咱们快点回去吧,我还得去医院照顾阿泰呢,快快快,看什么监控!咱们赶紧走吧!”刘满姗突然急着催促道。

她忙是上前,对林阳道:“姐夫,对不起,我没想到我妈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我不小心而已!”刘满姗解释道。

“那是怎么回事?”苏妤也困惑了。

“妈,果然是你干的?”苏妤瞪大眼睛。

“没关系,你妈会赔的。”

“什么?”刘满姗傻眼了。

苏妤呼吸一颤。

“怎么会?”苏妤有些错愕:“二十多万的车,这些小伤应该花不了太多钱吧?姐夫,我这还是有点存款的,没关系的....”

苏妤彻底呆住了。

“呵,那两千?”

定损员深吸了口气,走了过去,仔细的查勘了下,随后起了身。

林阳正准备拉开车门,却是动作一僵,朝车头望去。

“怎么回事啊?”

“哎呀,不就是辆破帕萨特嘛!凹了就凹了呗,你拿去修不就完事了?难道说你连修这点伤的钱都没有?呵,还真是个穷鬼窝囊废!”刘满姗不屑的笑道。

刘满姗笑指着林阳的车道:“你刘阿姨不小心碰到了这车,哪知道这辆烂车没用,破了,你给阿姨悄悄,修补这么点地方要几百块啊?”

按照连律师的说法,这苏泰挨了一刀,就得了个两万块的人道主义赔偿,便什么都没有了。

“不是,是这辆!”

定损员立刻跑了过去。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刘满姗不屑道:“一千块钱不就搞定的事嘛!怎么?你身上该不会是连一千块都没有吧?”

“这个车位是个死角车位,后面就是墙壁,我车头对着墙壁,谁的车能撞到这来?”林阳道。

“不是...他这一辆帕萨特...也才二十万,你...你要我赔他二十万?”刘满姗哆哆嗦嗦的说道。

定损员神情顿时凝固了。

林阳站在旁一言不发。

“一千块当然是有,不过这个钣金已经裂了,要修的话,得更换前面的整块钣金,一千块可能不够。”

“那行,伯母,你现在去叫人来定损,定损人员说赔多少你就赔多少,行吗?”林阳冷道。

林阳思绪了下,没有再劝说。

“为什么?”

“行啊,你还别说,我还认识一个朋友,她儿子就是定损员,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但她越是这样着急的离开,越是让二人生疑。

“别着急,我先叫人调一下这里的监控,看看是谁干的,再送你们回去。”林阳道。

苏妤暗暗叹气。

苏妤也感觉不对。

却是见刘满姗脸色晃动,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个...我刚才下车的时候走太快...不小心...踢到你车了...”

“巡捕房有监控,这很奇怪吗?”林阳费解道,顺便指了指上面。

“伯母,还有什么事?”林阳沉问。

“我们家...请不起律师...而且也斗不过别人那种大公司,算了吧...算了...”苏妤苦涩到了极致道,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你赔?我怕你赔不起。”林阳摇头。

“什么?你...你说什么吗?不是...哪是我弄的?不是不是...”刘满姗忙摆手道。

“我记得下车时我的车头都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凹下去了两块...”林阳费解道。

连律师走了她都没能回过神来。

“直接说多少钱吧。”刘满姗打断了定损员的话,不耐烦的说道。

“初步估算,可能...要二十万。”定损员迟疑了下道。

三人朝林阳的那辆车走去。

苏妤在一旁欲哭无泪。

林阳便是要转身。

“这可不是二十万的车。”林阳沉道。

而从苏妤的口里得知这些事后,刘满姗是气的直接在走廊破口大骂,如同泼妇一般,来往的巡捕皆是皱眉,苏妤见状,赶忙把她拽出了门外。

“姐夫,怎么了?”苏妤困惑的问。

“赔就赔,一辆破车,我还能赔几个钱?千把块撑死!我告诉你,你可别敲诈我!我会叫人来定损的!”刘满姗怒气冲冲道。

“那你给阿姨瞧瞧,喏,这车主呢。”刘满姗道。

“怎么?伯母,听你这么说,你能拿出这修车钱了?”林阳扫了她一眼问。

刘满姗一直在走廊坐着,苏妤特意不让她进来,就怕她嘴巴乱说话。

“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呢?一辆破车,换个零件还得要三四千?”刘满姗轻笑道:“不过就算真要这么多钱也不管我们的事,我说你还送不送啊,不送我们回去的话,我们就自己打车回去了。”

“刘阿姨,就是这辆车吗?”定损员指着林阳车旁的一辆雪佛兰问。

刘满姗一听,瞬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苏妤气的猛击桌面,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我要告他们!”

说完,刘满姗便掏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是吗?那么说来,你得赔了?”林阳道。

苏妤再是忍不住了,她看了眼车头,又看了看刘满姗,突然低声道:“妈,这车头的伤...该不会是你弄的吧?”

这话一落,刘满姗脸色瞬变:“监...监控?这里还有监控?”

“不要了姐夫...反正他还能赔个两万块,剩下的钱...我再想想办法吧,至于打官司...只是我一时气话而已。”苏妤苦涩一笑:“回去吧。”

苏颜也呆了。

二人走出了巡捕房。

出了门,刘满姗还是骂骂咧咧的。

“也不够!”

“肯定是他们搞的鬼,肯定是那个安保公司的人搞的鬼!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甚至那贾进...还能大摇大摆的走出巡捕房。

“嗯?”林阳眉头一皱。

“放心,小妤,姐夫会介绍个大律师帮你。”

“我一定要请最好的律师告他们!什么东西,一群混账,颠倒黑白,我一定要扒了他们的皮!”

“刘阿姨,这不是帕萨特,这是限量版辉腾啊!市场起步价就得一百八十万啊!”定损员都快哭出来了。

“诶诶诶,林阳,你站住!”刘满姗一把拉住了他。

“大致看了下,前钣金断裂,而且车灯破裂,应该是类似于高跟鞋底这种尖锐物造成的,钣金车灯都要换,翼子板也有扯动的痕迹,此外还有...”

“监控...没什么好看的,走吧走吧....”刘满姗神情愈发不自然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