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我想踩死就踩死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九章 保安公司董事长 下一章:第五百七十一章 那你来拿吧!

苏妤叹了口气,有些心烦意乱的朝自己屋子走去。

“关你什么事?你是苏妤的家人吗?”血幽幽扫了眼林阳,不屑的问道。

“这...”苏妤立刻没了声音。

“幽幽小姐,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林阳询问。

“陪你玩个几天就行了?”苏妤有些心动了,忙问:“陪你玩什么?”

“行,那你早点休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好的。”

上车,打火,油门。

二人吓了一跳。

幽幽安保公司的董事长?

“什么?”

“呵,你就这么胆小吗?成,我就跟你好好说一说吧,我最近缺一个工具,练功的工具,如果你愿意当我这个练功的工具,你的债,一笔勾销,如何?放心,你不会死的,顶多是缺个胳膊少条腿,性命不会有危险,不过我想你要是缺胳膊少个腿,那也比背上几百万的债要好的多吧?”血幽幽微笑道。

“我是他姐夫。”

二人脸色瞬变。

哗哗哗...

苏妤脸色一变:“你们上次有人给我打过电话了,难道是拍那种片子?我告诉你,如果是那种片子就算了!我是不会拍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他走了过去,打量这辆已经烧成了骨架的车,片刻后,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那真是可惜了,你这身材这脸蛋,加上你的名气,不拍可是血亏,不过也没关系,不拍片子的话,你陪我玩个几天,你那几百万我就算你还掉了,怎样?”血幽幽笑嘻嘻的说道。

这个血幽幽着实古怪。

林阳呼吸顿时一紧,急忙停下了车,拉开车门冲了出去。

而且好端端的,这车怎么会自然?

有人拨了119,也有人喊来了交警。

汽车朝阳华飞驰。

“呵,是吗?既然如此,你愿意代替苏妤陪我几天吗?”血幽幽笑着问道:“只要陪完我这几天,债务就全免了!”

突然,手机震动了起来。

练功?

“小妤,这段时间还是注意一点,我看这个血幽幽的身形步伐言行举止有些另类,小心点。”林阳道。

“姐夫,她该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林阳转身朝停在路边的车走去。

却是见那火苗蔓延的极为迅速,眨眼之间,便将整辆车吞噬其中。

“什么?”苏妤小嘴儿轻张,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丫头:“你就是那个安保公司的老板?你...你怎么这么年轻?”

副驾驶位上突然莫名窜出了一股火苗。

“游戏在你们拒绝我的那一刻起已经开始了,如果你不想玩了,可以立刻到我公司来找我,你来了,只是缺胳膊少腿,你不来,那我们就好好享受这场游戏吧!”电话那边的血幽幽淡淡笑着,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噌!

林阳还以为自己已经是最年轻的董事长了,没想到今儿个还有个比他还年轻的丫头出现。

“年轻怎么了?难道开安保公司还规定了年龄吗?”血幽幽反问。

可苏妤不会武功啊,安保公司那么多好手她不找,专找苏妤是什么意思?

“幽幽小姐,你我之间的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至于欠款,我家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那位连律师说,还款时日还未确定,等确定了,再拟协议,幽幽小姐现在就来问我要钱,我又怎么给的了?”苏妤满脸无奈的说道。

“如果是神经病那倒更好,就怕不是。”林阳摇头。

血幽幽怒极反笑,嘴角上扬,盯着林阳说道,旋而转身,朝路边停着的一辆宾利走去。

但开着开着...

血幽幽一听,顿时怒了。

林阳眉头一皱。

很快,血幽幽坐上了宾利,扬长而去了。

他迟疑了下,还是摁下了接通键。

嗡嗡...

林阳甩了甩脑袋,不再去想。

苏妤生气了,一咬银牙道:“幽幽小姐,如果没用别的事情,就请离开!”

周围的路人纷纷围观,路过的车辆也无不探出了头朝这望。

这话一落,二人皆是一愣。

这火焰蔓延的是不是有些快了?

练什么功是要活人的?是想找个对手对练吗?

“幽幽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妤费解的问。

“什么事?呵,你们欠我几百万,你说我来找你们是有什么事?”血幽幽冷笑道。

“好!很好!苏妤,你可是你说的,你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你在我眼里,只是一只蚂蚁!我想踩死就踩死!不过你放心,在我踩死你之前,先把你姐夫这只蚂蚁踩死再说!”

“我不会陪,不仅是我,小妤也不会,你的那几百万,我们很快就会还给你,你也别想拿这个来要挟我们。”林阳淡淡说道。

“这是...汽油?”

但整辆车已经被烧了个精光。

很快,大火得到控制。

苏妤气的银牙轻咬,甚是不快。

“这...这怎么行?”苏妤害怕了。

“拿活人练功?你练得是什么功?”林阳沉问。

“林阳,怎样?好玩吗?”电话那边是一个淡漠的笑声。

一些热心的人拿着灭火剂对着燃烧的大火喷。

“姐夫,你回去吧,我今天有点累,想要先休息。”

“太可恶了!这个小丫头,年纪不大,怎么心肠这么歹毒!”

“呵呵,自然是玩好玩的东西了!”血幽幽舔了舔嘴唇,眼里流露出一抹狰狞。

“血幽幽?”林阳立刻认出了这个声音。

苏妤说罢,便进了单元楼。

林阳掏出手机一看,赫然是个陌生号码。

“喏,我给你个赚钱的路子,你想不想做?”血幽幽秋眸轻眯,盯着苏妤。

“我知道你还不了钱,我也知道你没钱,所以我来了。”血幽幽轻笑道。

滚滚浓烟在马路上飘荡而起。

她冷哼一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以为你们算什么东西?我来这里给你们机会,那是你们天大的面子,居然还敢拒绝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马路有些瘫痪了。

苏妤浑身一颤,感觉不太妙,便摇了摇头,小心道:“我希望你能说清楚,如果说不清楚,我...我恐怕是不会答应!”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