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那你来拿吧!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章 我想踩死就踩死 下一章:第五百七十二章 登门道歉

林阳点头,便与马海上了车。

要是自己下车稍晚些,怕是命都得没。

却是阳华公司的地下停车场,一辆货箱车前,林阳与马海安静的立着。

啾...

“这几个是什么人?”林阳沉问。

马海大吃一惊:“林董,难道这个幽幽安保公司里还有什么高人?”

“不是车子的问题,是有人故意放火烧我的车。”林阳淡道。

“是,林董,我即刻叫人去章城。”

几个古怪的声音响起,随后是玻璃被击破的脆耳声传出。

啾!

这话一落,林阳陷入了沉默。

但在这时。

“幽幽安保公司?”马海脸色突然沉了下来,拳头暗暗捏紧,一副十分生气的样子。

马海忙朝前望,却是见一名穿着唐装的青年,双手后附面无表情的朝这走了过来。

“查过,的确是有那安保公司人的影子在,但还是没有证据,对方做的太干净了。”

林阳上了前,发现这些人都还有一口气在。

林阳的脸色立刻森沉了无数。

片刻后,他淡淡说道:“现在这个血幽幽盯上了我,你去准备下,派点人盯着幽幽安保公司,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却是听那青年森冷的说道:“幽幽公主有令,斩下你们的手臂方能回去交差!”

林阳立刻起身,随着马海走了出去。

“听过,哪能没听过?这家公司的地址在章城,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一年时间都没有,但在近段时间,这个公司可以说是大出风头!”马海哼道。

“您过来看看吧...”马海压低了嗓音道。

“没报警吗?”

林阳皱了皱眉,低头思绪起来。

里面躺着四个人。

他去了趟医院,看了下龚喜云,她恢复的很快,已经能下床了,但身子骨还很虚,不适合走动。

这时,马海突然冲进了办公室。

事情的性质远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林董,我去通知徐天,让他叫点人过来吧。”马海担忧道。

“这是怎么回事?”马海失声。

林阳面无表情的上前一步。

“说说。”

嘱咐龚喜云好好休息后,林阳便去了洛芊的诊所待到了晚上,才回公司。

“我看了下这些人身上的伤口,他们都是被十分专业的人伤的,骨折的四肢都是被练武之人打伤,而这身上的口子,也是被一把利刃割伤,而且每一道伤口都十分整齐,大小对等...他们可能是碰到了武术十分高超的练武之人。”林阳道。

货箱门被打开。

“那这家安保公司...到底是什么来头?”

马海一怔,立刻喝问:“你是什么人?”

这四人手脚全断,衣服被扒光,浑身上下都被刀子割过,血肉模糊,极为的惨烈。

“这家幽幽安保公司的前身叫跃虎安保公司,在章城小有名气,一直以来都是规规矩矩,从不惹事,做的也都是正当生意,但在一年前,这个叫血幽幽的女孩突然空降跃虎安保公司,然后跃虎便改名幽幽,且安保公司也新招了一大批人,开始了嚣张跋扈横行无忌的勾当,在我看来,这个公司现在不是为了赚钱而做事,倒像是为了惹事而做事,很古怪,至于这位血幽幽的来历,一直都是一个迷!”马海说道。

“因为招标结束之时,幽幽安保公司的人说,任何抢了他们标的人,今天都得住院!”

“报是报了,但那些打人的只是一群混混,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跟幽幽安保公司有关呐!”

林阳微微一怔,抬头看着他:“什么事?”

“看样子这四个人是个饵!”

林阳闻声,呼吸顿紧。

“林董,您是不知,这家公司的人做事是无法无天,横行霸道,这家公司虽然名为安保公司,可涉及行业极广,放贷,投资,追债,但凡是跟钱有关的,他们都涉及,然而他们做事的方式极为蛮横,就说前段时间南城一个项目招标,这家公司竞争不过别人,居然派人把拿到标的人给打至昏迷住院!你说哪有这样的人?”

翌日一早,林阳坐在办公室里查阅文件。

“啊?这...是谁这么大胆?”马海惊讶的问。

“林董,十分抱歉,我一定会致电给车商,要他们做出解释。”

“先把他们几个送到玄医派学院医治吧,至于这个幽幽安保公司,稍晚我去会会他们。”

大会召开在即,他也该着手准备准备了。

“那你来拿吧!”

“都是我派去章城监视幽幽安保公司的人。”马海低声道。

“那你们怎么知道是幽幽安保公司的人做的?”

“好。”马海点头,立刻掏出手机,准备拨通号码。

那人气质冰冷,步伐稳固,走路却是无声,犹如猫般,十分古怪。

正在打电话的马海不由一颤,顺声而望,才震惊的发现,头顶上的几个摄像头的镜头不知怎的全部破了一个洞,统统失了灵。

“什么?”马海脸色大变。

“你帮我查一查这个幽幽安保公司,看看这家公司是什么来头。”

“林董,出事了!”

“查过吗?”

林阳从未想过,这个血幽幽年龄不大,手段却如此狠毒,居然敢放火烧车。

“他们刚刚被发现在这,根据监控显示,这辆车是在今天早上6点钟开进来的,而且看车牌,是章城的车。毫无疑问,林董,我们的人被幽幽安保公司的人发现了,他们把我们的人送过来,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马海沉声道。

啾!

“或许这只是别人的一句气话而已,算不得真。”

当瞧见那辆烧成骨架的辉腾时,马海当即一愣。

林阳眼神森冷,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林阳一愣:“怎么?你听过这家安保公司?”

片刻后,马海开着车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林阳凝视着前头,淡淡说道。

“饵?”

“如果是这样,那也就算了,但事后那个投标人的弟弟在同一天出了车祸,差点没抢救过来,他的父亲摔断了腿,躺在了床上,他老婆走在路上差点被人强X,这些都是在投标结束后的几个小时内发生的...”马海沉声道。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