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效忠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二章 登门道歉 下一章:第五百七十四章 少女尸体

司马世家的人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听到林阳这样说,司马长心暗暗松了口气。

“司马朔方?”

“求求您了林神医!”

“多谢林神医,多谢林神医!”

正要离开会客室的司马朔方顿时一怔,扭过头来看着林阳:“林神医还有什么事吗?”

几道破空声响起,随后便看几根银针刺在了司马朔方的双腿上。

他急是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腿,整个人都快失控了。

“林神医...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由我引起的,我向你道歉,我也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能给我们司马世家一条活路,只要您肯点头,我司马朔方的命,愿意交到你手上!”

嗖嗖嗖...

“报答就不必了,你的腿本就是我废的,我也不求别的,你给我看着司马世家,你们老实点就足够了!”

小孩子肯定是不知道是什么事,很明显,他是被他父母要求这样做的。

其余司马世家的人也全部站了起来,满是渴求的望着林阳。

众人感恩戴德,不断鞠躬。

“等一下!”

“希望你能记住你们说过的话,好了,回去吧。”林阳淡道。

那些孩子们哭的更凶了。

司马朔方一度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你既然不是家主,你说的话,还代表不了你们司马世家的意志,更何况司马藏不知去向,很明显,他并没有死心,如果他回来了,要求你们司马世家继续跟我斗,那你们是听还是不听?”

“多谢林神医!多谢林神医!”

“林神医,您愿意...原谅我们了吗?”司马朔方小心的问。

司马世家人大喜,连连呼喊。

司马长心闻声,顿时大急,连忙说道:“林神医,我们真的是抱着一百二十分的诚意过来的,请您相信我们,司马藏的所有举动都与我们无关!我们已经决定不再推举他做我们司马世家的家主了,现在起,我就是司马世家的家主,只要林神医愿意原谅我们,我们...我们以后一定以林神医马首是瞻,林神医要我们往东,我们绝不走西!林神医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林阳注视着司马朔方离去的地方,呢喃自语。

司马朔方颤颤巍巍的接过药方,人暗暗的抹着眼泪,再是跪在地上,朝林阳磕了个头,而后爬上轮椅,离开了会客室。

“大哥哥,您就原谅我们吧!”

这是司马世家人无法接受的。

司马世家的人纷纷张嘴,本是想出声,但还是停住了。

会客室内的人也不由轻颤,不可思议的望着林阳。

司马长心情绪激动道。

然而这话一落,林阳却是微笑抬头:“我什么时候说了原谅你们了?”

“我们有眼无珠,做了错事,请您放我们一马吧!”

送走了司马世家,林阳便开始着手准备对付幽幽安保公司的事。

“司马长心,你应该不是司马世家的家主吧?”林阳平静的问。

而司马世家一旦离开了燕京,那他们便是回归于零,什么都没有。

“我的腿...我的腿...刚才...居然有知觉了...”

“你都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够了,难不成我还得把你们都杀了吗?”林阳平静道。

他嘴唇哆嗦,呐呐的说道。

林阳哪怕是有脸色要甩,看在老人跟小孩的份上,也不好发作。

连那些人都不能治好我的腿,可林神医居然...

这是很足的诚意。

该会会这个血幽幽了,否则...他的生活势必将鸡犬不宁。

林阳说道,又施了几针,随后从桌子上取来纸笔,写了副方子交给司马朔方。

司马朔方用手掰动着轮椅,挪到了林阳的跟前,随后突然身躯朝前一倾,摔出了轮椅外,而后双膝重重的跪在了林阳的跟前。

司马朔方那两只没有了知觉的双腿当即颤了下。

司马长心忙是再上前,鞠上一躬,诚恳道:“林神医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我们不胜感激,您如此的宽宏大量,真是叫我们惭愧。”

这话坠地,司马长心当即一僵。

林阳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淡淡说道:“都起来吧。”

这时,门口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

“你的双腿整个天底下已经没有人能够彻底治好了,但我能让它恢复行走能力,可小走,不可大跑。”林阳平静道。

“林神医,原谅我们吧!”

“这...目前还不是...”

司马朔方闻声,当即热泪盈眶,红着眼看着林阳道:“如果林神医能够让我摆脱这辆轮椅,司马朔方...一定会竭尽所能,报答林神医!”

“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吧,要是有下次,等待你们的,就只有灭亡了。”

所有人那紧张的脸都松懈了不少,依次落座。

他呼了口气,淡淡说道:“都起来吧都起来,坐吧,别拘礼!”

“林神医,你若是肯放过我们司马世家,我可以任你处置!”

一名小男孩也上了前,用着略显稚嫩的嗓音哭喊道。

林阳没说话,只是抬手一挥。

“林神医,您愿意原谅我们,我们司马世家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效忠于您,再不会跟您作对了!”司马长心激动道。

他在公司住了一晚,第二日一早,便独自开车朝章城进发。

林阳安静的看着这些人,没有吭声。

这时,淡喊声响起。

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八九岁的孩童,全部朝林阳鞠躬。

会客室内一片哀声。

司马世家的人都明白,继续斗下去,他们是不可能再于燕京待了。

每个人的脸上也全都写满了恭敬与真诚。

司马朔方也是双眼泛泪,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

林阳微微侧首,却是见司马朔方坐着轮椅进了会客室。

“银针别拔,留个三天,三天后去中医院找专业的中医拔,然后用我这药方外敷内服一个月,应该就能恢复行走能力了!”林阳道。

“林神医,这....”司马长心张着嘴,却不知说什么好。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