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少女尸体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三章 效忠 下一章:第五百七十五章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

“他来了几个人?”

“是,小姐!”

很快,林阳被那名保镖带到了少女的办公室内。

“一二一!一二一!”

“是的,而且是只有我能解的毒。”林阳道。

“放心,植物人不会有,但太平间可能会多一具尸体,一具有着豆蔻年华的少女尸体。”林阳平静道。

医务人员赶忙将青年抬走。

“我可不是死鸭子嘴硬,你看看你的手臂吧。”林阳道。

少女一听,怒不可遏,几步走了过去,用脚狠狠的踹了下那青年。

“那你来这干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调查过了那个林阳只是个没用的赘婿吗?你连个废物赘婿都对付不了?我养你这样的饭桶有什么用?”

“是,是,小姐说的是。”中年男子连连点头。

少女一脚踹过去,青年直接翻滚在了地上,身上的伤口牵扯,立刻疼的青年哇哇直叫。

“你觉得你能打的过他们之中的谁?”血幽幽指着外头的人笑嘻嘻的问。

“公主,抱...抱歉,属下没能完成您的任务,请您...见谅...”青年虚弱道。

“把这个窝囊废抬下去,救得了就治,救不了随便找个坑埋了!”少女气冲冲的说道,便转身朝大楼走去。

这话一落,门口的保镖立刻冲进来,直接摁住了林阳的肩膀。

只要血幽幽一声令下,这些人将立刻冲进来把林阳打进医院。

但少女还未走进大楼,先前那保镖又跑了过来。

“找我算账?哈哈哈哈,林阳,就凭你?你这细胳膊袭腿的,想找我算什么账?怎么?你是想揍我呢?还是想骂我呢?我倒是想看看,你想用什么方式来找我算账!”血幽幽笑嘻嘻的说道,随后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口奶茶。

下一秒。

“怎么回事?”

“你又是把我车给烧了,又是要杀我,如果我还无动于衷,那岂不是迟早要被你玩死吗?”林阳道。

少女瞧见,俏脸瞬间森寒至极。

“暂时死不了,过个两天应该就没事了,不过这两天应该会很难熬。”医生道。

“当然是来找你算账了。”

却是见那如雪般白的藕臂竟是出现了两道黑色的细线,好似脉络般,十分的诡异。

哗啦啦...

他们或跑或跳,或是对打,或是举重或是翻滚,一大清早,这些人好是生龙活虎。

“我没骗你,你看看你面前有什么吧。”林阳道。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死鸭子嘴硬?”少女哼笑。

“还没死呐?”少女骂道。

办公室外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随后便看大量穿着白色背心三大五粗胳膊比林阳大腿还要粗的汉子冲来,堵在了大门外,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林阳。

“那他还有救没?”少女哼问。

“这奶茶...不会的...你都没碰过它,怎么会下毒?”

在他们的前头,一名穿着武术装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那喝着茶,打量着每一名弟子的习武进度。

“林阳,我上次跟你还有苏妤说的话依然有效,如果你肯跟苏妤乖乖的过来陪我,那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我担心今天章城医院的重症室里会多一个植物人。”血幽幽眯着眼笑道。

血幽幽浑身轻颤了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秋眸艰难的挪到桌前的那杯奶茶上。

“我这个人不太会武术。”林阳摇头道。

“都练得怎样了?”少女扫了眼这些壮汉,笑嘻嘻的问。

“你对我...下了毒?”血幽幽瞪大秋眸,不可思议。

这时,一名穿着休闲装精致可爱的少女走了过来。

一群穿着白色背心肌肉肿胀的壮汉排着队在操场上训练。

“就一个。”

这时,一名穿着保镖服饰的人快步跑了过来,在少女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一个人?那你怕个屁?马上给我把他带过来!”少女恼道,便一头钻进了大楼。

片刻后,两名医护人员抬着一名浑身都是挠痕的青年走来。

少女脸色一变,沉喝道:“抬过来!”

“这是什么?”血幽幽愣了。

“林阳?那废物居然敢来我这?他找死吗?”少女惊讶的说道。

“又怎么了?”少女正在气头上,说话的语气也极为不善。

中年男子见状,赶忙放下茶杯站起身来。

这一言,瞬间让血幽幽整个人僵住了...

“小姐,林阳来了。”

此刻,那血幽幽正坐在老板椅上,满脸玩味笑容的看着林阳。

“毒。”

虽然这安保公司的董事长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女,但公司内部的一切倒是有模有样,看起来十分的正规。

“不信吗?可以拿去化验。”林阳道。

血幽幽怔怔的看着他,继而笑了开来:“开什么玩笑,你给我下毒?什么时候?你怎么下的?少在这里骗我了!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阵阵嘹亮的口号声在操场上响起。

血幽幽一愣,急忙撸起袖子。

“他的全身皮肤出现莫名的瘙痒,而且很难抑制,他将自己的皮肉都给抓烂了,十只手指的指甲全断了,我们是给他打了大量的镇定剂他才停下来,否则他会把自己活活抓死。”旁边的医生低声道。

“小姐,这些家伙的资质还算凑活,而且一个个也足够勤奋,天还没亮就开始练了,练到现在,也算是有些成果。”中年男子笑道。

“勤奋?呵,那是钱给到位了,他们要是不勤奋,那不是跟钱过不去吗?”少女冷笑道。

“小姐,现在该怎么办?”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血幽幽耸耸肩笑道:“如此一来,咱们之间就不能好好的商谈了,我们之间,应该只有服从,你说对吗?”

那人立刻跑下去。

“小姐,您来了!”中年男子陪着笑脸。

“哟,看不出来,你这个上门女婿还有这个胆量,敢跑到我这儿来!不错不错,有勇气!”血幽幽轻拍小手,微笑说道。

青年发出虚弱的惨叫声。

“不是...公主,实在是出了意外,那个赘婿的身边有高人相助...我...我才...”青年虚弱道。

“高人?什么高人!说到底还是你无能!”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