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四章 少女尸体 下一章:第五百七十六章 名医就在那

至于奶茶,不过是林阳的银针有猫腻而已。

其实哪有什么毒啊,那不过是骗血幽幽的,血幽幽胳膊上的颜色,只是他在进办公室时,撒在空气中的一点粉尘,人吸了之后,胳膊上就会有这种东西,实际上林阳的胳膊上也有,过上一小时就会消失。

“怎么会这样...”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阳,呐呐道:“你不是苏家的一个上门女婿吗?你不是江城有名的窝囊废吗?为什么...你...你会有这么多钱?”

血幽幽冷哼一声,面无表情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那妹妹苏妤欠了我几百万,我找她还有什么错?”

“看样子你是吃定我们了?”林阳眉宇发沉:“你就不怕我不给你解药吗?”

“没有。”

便看她那白皙的胳膊立刻恢复原状,上面黑色的细线统统消失。

“秘密。”林阳淡笑。

“放心,我对杀你没兴趣,这只是给你个警告,听着,如果你以后再骚扰我,那么下一次,你可能就会死于非命了。”林阳道。

要是没这毒,她才不会屈服!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想怎么样?”林阳淡道。

“你这到底是什么毒?你什么时候加到我奶茶里的?”

终于,血幽幽反应过来,近乎尖叫的喊出了声。

“这张卡没有,另外的卡有嘛。”林阳从上衣口袋又取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放在了血幽幽面前的桌子上,平静道:“这卡里有一个亿,如果一千万不够,那就刷两千万吧,我想不管怎样,你都不会给我涨到一个亿这么离谱吧?”

“一千万?”

血幽幽一听,银牙紧咬,小拳头死死的捏着,那双眸子里喷涌出杀人般的火焰,是恨不得把林阳给生吞活剥了。

“行,我现在就还给你。”

“看...”

“服软了吗?呵,既然服软了,就赶紧过来给我解除身上的毒。”血幽幽轻笑道。

血幽幽闻声,樱唇紧咬。

过了大概半分钟的功夫,她才回过神来。

血幽幽赶忙朝旁边的人使了下眼色。

血幽幽吓得小脸如纸一样白,整个人都懵了。

“快去找银针!”血幽幽急喊。

“这应该不需要我详细说明了吧?”林阳耸耸肩道。

办公室里尤为的安静。

“那你应该见过,电视里面试毒都是拿银针试验饭菜里有没有毒,所以要看这奶茶里是否有毒,拿银针一试即可!”

“七百万你也有?”血幽幽一愣,踟蹰了下,又支支吾吾的说道:“这...此一时彼一时...七百多万的账是以前的,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你...你...你至少要给我一千万!对,至少要给一千万!”

但在这时,林阳又出了声。

一个小小的上门女婿,居然是亿万富翁?

“这样吗?”林阳故作沉思,随后再是点了点头:“七百多万就七百多万吧,你们拿去刷,这卡上的钱应该也够了。”

“什么?”

“怎么会这样”她呢喃着,整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三百多万?呵,你是不是搞错了,按照合同上的说法,是七百多万,少一个子都不行!”血幽幽哼道。

人们脸色极度的难看。

“姓林的,你要是想来息事宁人,就得按照我的规矩做,不然你就给我解药,然后滚回去!”血幽幽一拍桌子,愤怒的说道。

显然,这冲击实在太大,她都有些缓不过来。

林阳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桌子上,平静道:“这里面有三百多万,你们拿去刷吧,钱还完了,以后不要来骚扰我妹妹了。”

“服软?服什么软?你是觉得我没有这一千万吗?”林阳道。

“七百多万?那合同不是法律不承认吗?”

人们全部瞪大了眼,呼吸凝固,呆呆的看着血幽幽,都说不出话来。

“你....你光还钱还不够,你...你还要...还要给我解除身上的毒!”血幽幽支支吾吾道。

“稍等一下吧。”

“你...你这卡里...有一千万?”旁边的保镖都显得不可思议了。

“你平常看电视吗?”林阳反问。

“还不快点拿去化验!”

旁人急忙上前,拿过林阳的银针,便朝那奶茶内插去。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血幽幽瞅了眼林阳问。

“你现在拿去化验,这没个一两小时怕是不够,你这毒,一个小时就会毒发,到时候只怕是化验结果出来了,你人也没了....”

血幽幽近乎失声。

“我?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林阳笑道。

旁边的保镖浑身一颤,猛地上前要把那杯奶茶拿走。

血幽幽惊讶不已。

“大不了就是死在这,不过我相信,我要是死了,你们家所有人都会给我陪葬的!”血幽幽硬气道。

三秒之后,银针拔出。

林阳一听,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

众人色变。

“你...你干什么?”血幽幽瞪大眼问。

“怎么?你想耍赖?呵,那可不成!今儿个你要是不给这一千万,我保证你跟你妹妹永无宁日!”血幽幽冷笑道。

“什么?”血幽幽脸色大变,情绪激动道:“那...那你想怎样?”

“不必,我这就有银针,我是一名医生,既然会下毒,肯定也有救人的东西,拿针插在奶茶里吧,如果银针变色,应该能够说明问题了吧?”林阳微笑道。

林阳眼睛一瞪,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是疯了吧?三百万变一千万!你们是在抢钱吗?”

“这个你别管,总之钱在这,我还给你了,苏家那边,你不要再找他们的麻烦了,明白吗?”林阳淡道。

“你到底想怎样?”血幽幽深吸了口气,阴沉着个小脸,冷冷问道。

血幽幽等人瞬间语塞...

“那你怎么给?”保镖愣问。

却是见银针的根部完全漆黑一片。

林阳走了过去,在血幽幽的胳膊上扎了几针。

到底怎么回事?

“啊?”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