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后果自负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七章 傻子 下一章:第五百七十九章 人仰马翻

“林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就是说没有什么事情,请林先生不要随意离开这里,岛上许多地方是禁止外人走动的,如果闯入了禁入之地,后果我们是不负的。”那人淡淡说道。

“林先生,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告辞了!”

“岛主不在,便见不到嫂子,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好好修理这个小丫头了。”血岩扭过头瞪了血幽幽一眼。

但此刻她却是十分紧张的看着林阳,见林阳望着她,当即将小脑袋低下。

走尽了阶梯,便看到一座巨大的庄园,庄园大门十分气派,两座接近三米的雕像落在大门两侧。

这应该是某个古老的宗派势族,而能以岛自居...恐怕这块岛已经被忘忧岛的人给买了下来。

岛屿算不上大,举目一眼,大概是一个小县城的规模,上面绿荫葱葱,却也能从那林间瞧见一些耸立起来的建筑。

“回禀二长老,岛主今日上午出了岛,不知去往何处。”船夫说道。

船上,一人盯着坐在甲板上的林阳,忍不住问道。

船夫冲那人点点头,便折返回去。

“那我让她带着我去岛上转转,应该没问题吧?”林阳笑问。

林阳暗暗心凝。

行为举止,皆与古人无益。

林阳随着船夫入岛。

船只一直朝北进发,已经离开了江城,经过了上沪,亦不知是到达了何处,方才看到了一座岛屿。

他稍稍打量了下,这不是商船,而是一艘私人船只,船体本身不大,大概能容纳八十人左右。

入了大门,男子领着林阳来到了北边的一座矮房前。

他其实对这忘忧岛早就充满了好奇。

林阳倒是无所谓。

“给这个小子安排个住处!”

那人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如果林先生有什么需要,可以对门口的小翠道。”

朝岛中央的小山走了大概十余分钟,便看到一条向下延伸的台阶,一名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站在台阶前,望着林阳。

“是吗?”林阳笑了笑,没说话,过了片刻又问:“敢问前辈,为何刚才那位二长老极力要把幽幽小姐关在岛内?幽幽小姐以前做过很多错事吗?”

至于血幽幽,早就气冲冲的跑开了。

林阳闻声,脸色顿时沉了不少。

这是一男一女的模样,皆是古风打扮,男穿剑服,女穿长裳,皆负着剑,目视前方,虽是雕像,但他们的眼却有一种逼人的锐利。

那人说完,直接转身朝门外走去。

“那就是说,你们要把我关在这?”

她算是明白了,岩叔把这小子带过来,压根就没想过这小子能治好伯母的病,而是为了堵住血幽幽的嘴,这个林阳只是个借口,一个让岩叔能够把血幽幽好好关在岛上一年的借口。

当然,林阳来这里也是有目的的。

“现如今落灵血的消息一个都没有,便去这忘忧岛看看吧。”林阳呢喃着。

船只靠岸。

“林先生,请跟我来。”劲装男子微微鞠躬道。

自己的命太苦了....

“拜见二长老。”船夫抱拳作礼。

车子直接开到了江城外的一个港口处停下。

显然,这些都是忘忧岛的人!

“岛主在哪?”血岩询问。

“林先生,这是给您安排的房间,这段时间请您待在这里。”那人说道。

这少女看起来很像是古装剧里面的丫鬟,打扮装饰都一样,也生的十分可爱,明眸皓齿,肌肤雪白,一双眼睛极为的灵秀,仿佛是会说话一般,水汪汪的...

若是能够在忘忧岛上拿到几滴落灵血,凑齐二十滴,那这一趟便是大赚特赚。

“等一下!”林阳忙喊。

旁人闻声,当即点头。

林阳跟随着一群模样年轻衣着华丽的男女登了船。

林阳点头,跟了上去。

“你还说你没犯错?哼,总之这个小子的医术会证明一切的,丫头,你也别恨你岩叔我,对你不满的可不只是你岩叔,还有很多长老甚至你父亲!你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了!”血岩冷哼,旋而转身朝前走去。

岩叔走过去时,这些人皆低头示意。

“岩叔,这个小子是谁?”

“丫头找来的医生,说是要给她伯母治病,不过我看她只是在胡闹,如果这小子没什么医术,那咱就有理由把这丫头关上一年了,也省的她到处去惹是生非!”岩叔冷哼道。

林阳闻声,朝门口望去,却见那儿立着一名穿着绿罗裳的少女。

想到这,血幽幽就忍不住抹眼泪。

他瞧见开来的船只,立刻将周围的木船驱散。

“问这么多作甚?你知道了我的名字,又有何用?”船夫面无表情道。

“出发吧。”岩叔喊了一声。

船夫点头,随后为林阳引路。

甲板上站着不少穿着紧身装的男女。

通常来讲,这种古老的宗族之人,极有可能拥有落灵血。

“是吗?那就好...”

林阳眉头紧皱,感觉有些不对劲。

那人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让林阳颇为讶然的是,这些建筑大多数是古风,亭台楼阁,飞檐斗拱,别具风味。

“你刚才说了,如果闯入了禁入之地,后果你们不负,那就是说可以走的地方,我是能去的,对吗?”林阳问。

“这...也可以!”

果然是古武门派。

船只立刻起航,朝前徐徐开去。

至于血幽幽,早是苦着个脸,坐在船头闷闷不乐。

“我...我又没犯错,岩叔你怎么老是要跟我过不去啊...”血幽幽委屈道。

“是,二长老!”

此刻,岛屿的码头上站着一名戴着斗笠好似船夫的人。

“待在这里?什么意思?”林阳困惑的问。

这话一落,船夫微微侧首,看了眼林阳,却没有再搭理他,仿佛是没听见般,继续自顾自的朝前走。

林阳见状,耸了耸肩,也不再说话。

“你好,我叫林阳!敢问前辈高姓大名?”林阳看了眼这船夫,见其步伐稳重,龙行虎步,呼吸均匀,便知道这是个练家子,遂忍不住问。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