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人仰马翻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八章 后果自负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章 那我来医

小翠见状,这才松了口气。

“还有这样的规矩?”林阳惊讶不已道。

“你...张子祥!你欺人太甚!”一名弟子忍不住骂道。

对比与先前出来的人,这些人衣着华丽,且趾高气昂,男男女女的脸上都浮现起阵阵笑容。

周围的人愤怒的吼道,便齐齐冲来。

“这是岛上弟子练武的武场后门,您非岛上之人,进去要是被发现了,那可就糟了!”小翠焦急道。

现场一片哀嚎声。

而在这时,旁边的大门内冲出几名弟子,立刻围在了那弟子的身旁。

这时,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对了小翠,你们岛上是不是有一个叫梁玄媚的人?”

那人直接飞了出去,将冲上来的弟子全部砸翻于地...

正准备朝一处大门走去的林阳不由一僵,步伐停下,看了眼大门问:“这是哪?”

便看一个人从那大门内飞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了不远处的道路上。

男子几步上前,如同一头蛮牛,撞开了那几人,一把立于那名弟子的跟前。

骨头断裂的脆响声落下,便看那名疯狂挣扎的男子突然身躯一软,整个怂拉了下去,四肢软绵绵的,没了半点气力,而整个人也彻底晕厥过去。

“而且什么?”

小翠则颇为紧张,低着脑袋跟随着。

“你干什么?”

门内又冲出来几个人。

“当然,岛上的人说,这是为了磨炼外来之人的心性,毕竟心性不足者,是难以学好岛上的武功,不过也有例外,倘若是忘忧岛自行挑选的人或者是天赋异禀之人,则可免除这三年奴仆之役,可直接习武,并可得名师指点,小翠资质平平,便只能按照规矩做了。”小翠失落道。

嗖!

但就在这时...

“师弟,师弟,你怎么了?”

这时,却是听为首一名的男弟子开了口:“你们这些外岛弟子,都是一群没用的废物,你们待在岛上,只会浪费岛上的资源,我劝你们还是找个好日子,向岛主递交离岛申请,早早滚出我们忘忧岛吧!”

“岛内的事?那也是你们的事,跟我没关系,我也没有介入,而这里又不是禁入之地,我为何不能待在这?”林阳好笑道。

但他这话一落,张子祥的身旁立刻冲出一名身材壮硕的男子。

林阳微微皱眉。

“林先生,你只是岛外人,这是我们岛内的事情,你不便留在这...”小翠急了。

“小翠,你是岛上的人吧?”前头的林阳随口问。

这样子,倒像是古代嚣张跋扈的大户人家公子带着丫鬟上街。

林阳朝里头瞅了瞅,旋而暗思了些许,转身朝前走去。

“太过分了!”

但那壮硕男子浑然不惧,哈哈大笑一声,抬起沙包大的拳头狠狠朝那男子的几处关节狠狠轰去。

“混账,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们一定会报仇的!”那弟子再是叫骂。

突然,小翠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喊了一声。

“岛外人?”林阳有些意外:“那你怎么跑这来了?”

一记沉闷的响声传出。

那弟子捂着脖子,艰难的呼喊。

“哈哈哈,你们要我放开他?没问题,那我还给你们!”

几人咬牙切齿,愤恨至极。

咵!

那是一名忘忧岛的弟子,此刻的他正鼻青脸肿,嘴里都有血,人躺在地上,捂着胸口不断的哀嚎。

天才的待遇,永远是特殊的。

“公子,那边不能去!”

“这...”小翠顿时哑口。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朝前走。

咵!

“快住手!”

然而小翠却是摇了摇头,低声道:“林先生,您别问那么多了,快走吧...”

“梁玄媚?”小翠挠了挠脑袋瓜子,旋而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来岛上虽然有三年时间,但我一直是在下面干活儿,入室弟子的话,我接触的很少,而且...”

“唔...啊...啊..啊....”

母亲已经不在了,林阳对这个干娘尤为的看重。

“自然是想来这习武。”小翠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忘忧岛的规矩,外岛之人来此习武,需先为奴仆三年,今年是我的第三年,只有做完今年,我才能正式成为忘忧岛的弟子。”

砰!

那人离开之后,林阳立刻朝那叫小翠的人走去。

“败者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理由!”

“而且有一部分弟子是岛主赐的名,他们的真实名字很多人并不知道。”

“这是怎么回事?”林阳侧首询问小翠。

“可恶!”

小翠脸色一变,立刻上前几步,对着林阳低声道:“林先生,咱们赶紧绕道走吧!”

“欺人太甚?有吗?我只是指点指点你们武功,可惜我们忘忧岛传授了你们上乘武学,你们却学艺不精,这怪得了谁?”那叫张子祥的人摇头说道。

毕竟被忘忧岛带来的人,若是练得好那也就罢了,若是练的不好,一个个是非死即残,若是梁玄媚出了事,那得想办法将其带走。

正在走着的二人顿时一颤,望着那人。

“是,公子。”小翠点头,便跟着林阳出了院子。

“你没事吧师弟?”

“原来如此...”林阳轻轻颔首。

“回公子,不是,我是岛外的人,三年前来的岛上。”小翠道。

林阳是大大咧咧,毫不畏惧的在大道上走着,一双眼东看看西瞅瞅,表现的极为新奇。

咵!

“公子,有...有什么吩咐吗?”小翠略显慌张,忙是低下头道。

壮硕男子大笑,猛然发力。

咵!

很显然,这两批人不是一路人!

“放开我师兄!”

那弟子嘴一张,正要说什么,却是见那壮硕的男子一只手直接掐住了那弟子的劲脖上,随后发力,将其提了起来。

“是吗?”

“走?那可不行,这么有意思的事我干什么要走?”林阳笑道。

“你...我们才入岛多久?学武多久?哪能比得上你?”

众人是人仰马翻。

“这样吗...”

“不必这么拘束,陪我走走聊聊吧。”林阳笑道。

梁玄媚是干娘的女儿,严格来讲,也是自己的干妹妹,此番前来,也看看她在这里过的如何。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