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死无对证?

上一章:第五百八十二章 被人陷害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四章 真相大白

“弟子观察到那奸人形迹可疑,一入我忘忧岛,便要小翠带着四处参观,弟子还发现他有意打听岛主您居住的地方,所以猜测此人心怀不轨,便通知了三长老先抓起来审讯,哪料那奸人身上居然还携带着要毒害岛主的凶器,这才人赃并获!”鸢女说道。

“师姐,岛主回来了,请您立刻前往议事厅会见!”

“弟子鸢女,见过岛主,见过诸位长老...”

呼!

“居然敢三番五次的来我岛暗施毒手,这些家伙,决不能原谅!”

“几年前,有一个杀手上了岛,本是想要毒杀我们岛主,但却被我们岛主的嫂嫂雨浮萍给挡住了,雨浮萍自此陷入昏迷,至今未醒,岛主为了救治雨浮萍,寻访各地名医,尽皆无效,而我们忘忧岛也一直在追查此事,捉拿那个杀手以及与之有关的人!”

她知道,这些人带上来的只会是一具尸体。

林阳呢喃着。

林阳顿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众长老纷纷说道。

厅堂内响起一阵惊呼声。

“在监牢里关着。”

“因为我早就有了预备方案!”

“待会儿岛主肯定是要见我的,而他一旦见到了我,我会证明我的清白。”林阳微笑道:“仅靠一个盒子,定不了我的罪,毕竟漏洞太多了!”

林阳抬起望着监牢外,却是见一袭红色武服的鸢女走了过来。

这手表是马海给他配的。

冰冷潮湿的地牢里。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监牢就这么大,林阳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那站在门口的张子祥几人眉头暗皱。

岛主被三长老一个电话叫来,得知抓到了下毒的奸人,他当即放下手头上的所有事,立刻返岛。

“还好此次有鸢女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知道,但现在你是了,因为我要你是那个杀手,你就得是!”

鸢女面无表情,但心头暗笑。

“好,我现在就去!”

.....

“这奸人,好生猖狂!”

这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

“哦?你还敢来这?”林阳眯着眼问。

感情自己是被鸢女给卖了...

但在这时,几个人影走了进来。

“还好我第一时间闭了气,不然还真的着了你这丫头的道。”

“是啊,鸢女这次是立了大功啊!”

一弟子跑了下去。

“可这跟我没关系啊,我不是那个杀手啊。”

他本是期盼着血幽幽能来,不过想着血幽幽当下的处境,恐怕他自己也是自身难保了。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这么做?”林阳问。

“这么说,这件事情你是预谋已久了?”

看样子这忘忧岛的确是是非之地啊。

议事厅内,岛主严肃的坐在最上方,不少长老都到了,二长老血岩、三长老楚肃也都在。连张子祥等内岛的精锐弟子也来了。

“这...不可能...”

他身上的手机银针都给收走了,原本以为忘忧岛的人很快就会查清楚自己是清白的,倒不曾想过了几个小时,都没有人来释放自己。

“你的确是没关系,但很不走运,你在这个时候上了岛,正中我的下怀!”

“为什么这么说?”鸢女疑问。

鸢女着目而望,当瞧见其中一个身影时,整个人已是呆住了。

鸢女急忙上前,对着众人一一作礼。

林阳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捂着鼻子,随后整个人靠在墙壁上,无力的软了下去,没了动静。

林阳一听,恍然大悟,也郁闷的很。

鸢女点头,便快步朝议事厅赶去。

“是!”

鸢女淡淡的看着林阳,眼眸里划过一抹异光,随后转身,离开了监牢。

“那就是把你杀了!”鸢女眯着眼说道,眼里尽是杀意。

“你放心,我会给你收尸的,每年的今日,我会在你的坟前上一炷香。”

“什么预备方案?”

“鸢女,事情三长老都对我说了,告诉我,你是如何发现那人是奸人的?”岛主满脸严肃,盯着鸢女问。

“小姐,你想拿我换一个向上爬的机会?你想法很不错,只可惜...你找错人了,你不该选我。”

但鸢女离开没多久,林阳便打开了双眼,人急忙在胸口的几处穴位上点了几下,继而猛地一吐。

离开了监牢,鸢女便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他还未反应过来,却是见鸢女突然抬手一挥。

“因为你可以给我换取一个机会!”鸢女轻笑道:“我准备了那个盒子还有毒针,就是为了今天,现在你已经是一个被我捉住的奸人,岛主得知此事,必然大悦,我也肯定会得到赏赐,而这赏赐,就是我的机会!”

噗!

“你...好狠毒!”

林阳愕然。

“咳咳,咳咳咳咳...”

一旦他出了事,可以用这个手表向马海求助。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在这地牢的走廊里响起。

毒粉将他包围。

岛主点了点头,淡淡说道:“那奸人在哪?”

不过他并不慌张,而是连连摇头。

一股幽绿色的粉尘从她掌心飞出,直接扑向了林阳。

鸢女一愣,旋而娇笑出声:“有趣,有趣,林先生,你很有意思!你说你是无辜的,我信,但是...除了我外,谁信?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说自己是无辜的,可那又能怎样?”

咯噔...

但还未待多久,一名弟子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自己这个计划,将不会有任何人识破!

鸢女心思着,人也暗暗松了口气。

“这是我用岛上花草提炼出来的毒粉,吸入之后会瞬间融化于人体的血液当中,一个小时后你就会死去,这种毒不会被人察觉到,就算被人查到了,别人也以为你是畏罪自杀,林先生,很抱歉,让你卷入了我的计划当中,害你丢了命,但我也实在没有办法,如果我不尽快拜入到各位长老账下,我也会有性命危险,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我只能牺牲你了!”鸢女道。

“我为什么不敢来?”鸢女平静道。

“我知道,如果仔细查下去,其实有很多破绽!你也很快就会被证实是无辜的,甚至他们都会查到这一切是我设计的。”

林阳将手腕上的手表摘下,打开表盖,在里面的一排小数字按键里轻轻按了几下,发了一串数字出去。

“小姐,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什么奸人?我只是一名被你们忘忧岛请来的医生!你们岛上有什么恩恩怨怨,跟我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林阳沉道。

“马上带上来!”

他的嘴里喷出一口幽绿色的毒气。

“因为我是无辜的。”林阳耸耸肩道。

林阳才意识到,事情似乎比自己想象中要严重的多。

而一旦‘奸人’死了,便是死无对证,甚至因为畏罪自杀而坐实了他是‘奸人’的身份。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