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真相大白

上一章:第五百八十三章 死无对证?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五章 这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二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全部记录了下来...

鸢女怔怔的看着林阳,脑袋瓜子有些转不过来,直到林阳很是挑衅的看了她一眼,她才猛地一颤,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林阳打量着这岛主一眼,却是见他一身褐色锦袍,打扮颇为古风,长须长发,满面沧桑,一双炯炯有神的眼里尽是深邃,虽然坐于上头,但却有一种静若处子的感觉,且他的四肢摆放十分讲究,似乎是时刻保持着警惕的样子,除此之外,他的周身还有一股淡淡的气息在环绕。

显然,这些人已经把他视为奸人了!

“我这个手表是特制的手表,是带有录音功能的,诸位,你们应该认得这个声音吧?”林阳微笑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岛主沉问。

“我有证据证明我的清白!”

好强悍!

鸢女笑容顿时一僵。

听到这些声音,鸢女俏脸苍白至极,整个人连连后退,都有些站不稳了。

“都坐下!”

“你现在如果主动站出来承认这一切,或许岛主会对你从轻发落。”林阳笑道。

周围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怎么?本岛主做事,还要你教我吗?”岛主眉头微皱看着鸢女。

“岛主,这...”

“见到了岛主,还不快点跪拜行礼?”

“用了刑,看这个小子还敢不敢嘴硬!”

只见林阳精神奕奕的跟着两名忘忧岛弟子走了进来。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嘴硬?”

这一言,惊诧了在场的所有人。

他面色红润,双目有光,完全不像是中了毒的样子。

“就是,认罪吧!”

“混账!”

却见林阳将手表的表盖拆掉,表盖内是一排米粒大小的按键,他拆下指针,小心翼翼的用指针戳动按键。

只是她刚刚呢喃完,林阳突然飙出了一句话。

这就是忘忧岛主吗?怕他的武道造诣,已是到了一个异常惊人的地步了!

林阳笑道,随后将手腕上的手表摘了下来。

四周目光皆是不善,一个个满怀恶意的瞪着他,那副模样,似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岛主,还是用刑吧!”

鸢女摇摇欲坠...

“你好无礼!”

“我没想过行刺你,我与你们素未谋面,无冤无仇,为何要行刺你?我只是被人冤枉的。”林阳摇头道。

“林阳。”

“还不承认吗?那好,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岛主眉头再皱:“给他打开。”

“林阳?不曾听过,我问你,你为何要行刺本岛主?”

鸢女暗暗紧张,但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你们拷着我,怎么让我给证据?”林阳晃了下手上的铁链。

“因为你可以给我换取一个机会!我准备了那个盒子还有毒针,就是为了今天,现在你已经是一个被我捉住的奸人,岛主必然大悦,我也肯定会得到赏赐,而这赏赐,就是我的机会!”

手表里发出的声音,正是先前林阳与鸢女在监牢里的对话,从鸢女进入到监牢的那一刻起,林阳就开启了录音功能。

“小姐,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什么奸人?我只是一名被你们忘忧岛请来的医生!你们岛上有什么恩恩怨怨,跟我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林阳一脸无奈道。

“信不信我把你的双腿打断!看你还敢不敢如此猖狂!”

鸢女俏脸轻变,连忙低头。

“当然是铁证,我不仅能够证明我的清白,也能把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给揪出来。”林阳笑道。

“没错,我们证据确凿,你抵赖不掉!小子,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承认吧,别逼我们用刑!”坐在旁边的三长老楚肃冷冽哼道。

“不可能!这个家伙明明已经中了我特制的毒粉...他怎么会没事?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鸢女心头暗呼着。

别说是毒了,怕是连点伤病都不带...

周遭人无不震怒起身,怒吼叫骂。

“那是你们的岛主,又不是我的岛主,我为什么要行礼?”林阳淡道。

“那是你冤枉我!你诬陷我,你想用我来换取你们岛主的赏赐。”林阳毫不客气的说道。

“鸢女,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吗?”

....

这话一落,鸢女呼吸顿紧,人也紧张了起来,她急忙喊道:“岛主,莫要听此人胡言乱语,弟子建议立刻对他用刑,严刑之下,他必招供!”

“畜生,你敢如此放肆?”

片刻后,那手表居然发出了声音。

众人纷纷说道。

上头的岛主淡淡开腔。

林阳活动了下手部关节,旋而朝鸢女看了一眼。

岛主深吸了口气,侧首望着鸢女问。

“你撒谎!那毒针毒布都是证据,证据确凿,你还在这里满口胡言?”鸢女急忙出声喝喊。

“怎么?你们这些自诩高手的人,还对付不了他一个?打开!”岛主沉喝。

鸢女嘴角上扬,眯着眼盯看林阳,呢喃自语:“虽然你没被我毒死,但你也难逃一死,你身上的‘奸人’标签是洗不掉的,整个岛上没人相信你是清白的,可怜的家伙,你就乖乖的当我的牺牲品吧!”

“什么从轻发落?装神弄鬼!我清清白白,你要我承认什么?”鸢女咬牙哼道。

鸢女拳头暗暗捏紧,银牙紧咬,最终,她艰难的挪动步伐,走到了厅堂的中央,双膝跪了下来。

....

“你叫什么名字?”岛主问道。

旁边一长老见林阳纹丝不动,当即冷喝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们闻声,这才息怒落座,可眼里尽是狰狞与杀意,拳头都捏的死死的。

旁边的人不再坚持,走了过去解开了林阳的手铐。

“你的确是没关系,但很不走运,你在这个时候上了岛,正中我的下怀!”

“这么多长老在这,没人能耍的了花招!给出你的证据吧。”岛主淡道。

众人纷纷望去。

“是!”

“呵,谁会信?你这奸贼,满口胡言,当我们忘忧岛的人都是白痴吗?”鸢女冷哼道。

林阳走上堂前,扫了眼在坐的人。

厅堂里的人全部沉默了,齐刷刷的盯着鸢女。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