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这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上一章:第五百八十四章 真相大白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六章 隔空诊脉

许多人都表了态,现场有些喧嚣。

“整出这样一场闹剧,若是传出去,势必会影响到我们忘忧岛的声誉,听着,这件事情不许外传,任何人都不要再谈起了,知道吗?”

众长老纷纷错愕,全部瞪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鸢女。

“暂且对鸢女从轻发落,让其于大会上戴罪立功,如此一来,也比将其废掉要好的多!毕竟我们培养这样一个人才,也是耗时耗力,花费了不少人力财物的,就这样废了,太过可惜了。”楚肃再是抱拳。

鸢女轻张樱唇,旋而臻首低垂,沙哑道:“鸢女没有任何异议,多谢岛主,多谢诸位长老...”

张子祥眼里闪烁着异光,嘴角翘的愈发的高...

“有道理。”岛主点头:“那就带他去给嫂夫人看看好了!让他跟我来吧!”

“鸢女,岛主待你不薄,赐予你的修炼资源都是最优异最丰厚的,你为何还要做这种事情?你...你可是连我都被骗了!”三长老楚肃愤怒的说道。

所以他一直不敢吭声,便是怕惹人生疑。

谁能想到,这一切居然是鸢女的阴谋。

鸢女却是摇了摇头,沙哑出声:“我对这个没兴趣,对那个血长枫也没兴趣!我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习武,我只想学得一身上乘武功,好回去保护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的母亲,我不想再让她受到别人的欺负,至于什么忘忧岛什么血长枫,我根本不在乎,不在乎...”

若非是为了维持岛主形象,恐怕他们早就用强的使之屈服了。

“这个林阳是幽幽随便找来糊弄我们的医生,怎么可能是谋害岛主的奸人?”二长老血岩也终于是开了口。

做出这样的事情,岛主肯定不会轻饶,他要堵住众人的嘴,更何况鸢女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他们的意思,这也是鸢女不受待见的原因。

“既然诸位都这般认为,那好,便暂时不废此女,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鸢女,虽然三长老为你求情,本岛主暂不废你,但对你的惩处还是有的,你因天资优异,被本岛长老选中,带入本岛修习武学,不像其他外岛弟子那般为奴三年,但你今日之事着实荒唐,更是欺瞒本岛主,不可饶恕,所以本岛主罚你在本岛上为奴为仆一年!你可有意义?”岛主淡道。

“我赞同。”

至于站在门口的张子祥等人,则是暗暗笑出了声。

如果说这个林阳坐实了是奸人的身份,那作为将其带上岛屿的人,血岩是绝对逃脱不了关系,恐怕日后还会引起岛主的怀疑。

“师兄,这下子这贱人嚣张不起来了吧?”旁边一女子笑嘻嘻道。

现在证实了是鸢女的阴谋,血岩终于是松了一大口气。

“岛主,大会召开在即,鸢女也是本门优异弟子,是代表本岛出战大会的人选,如果现在将她废了,岂不是自断一臂?”楚肃认真道。

“鸢女,你的资质很好,虽然比不上长枫,但也与之相差不了多少,如果你肯点头,本岛主愿意给予你所有资源,让你跟着长枫一起修炼,把你们培养成我忘忧岛未来的顶梁柱!”岛主道。

“另外,此人是谁?来干什么的?”岛主盯着林阳问。

“怎么?你们忘忧岛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吗?”

“岛主,人都来了,就让他给嫂夫人看看吧,如果他治不了,是个庸医,咱们也可以借这个由头把小姐送进思过谷,大会在即,可不能再让小姐胡来,给咱们增添麻烦了!”血岩忙道。

“我觉得可以。”

“回禀岛主,这人是小姐请来岛上为夫人治病的医生。”二长老血岩忙出声道。

但在这时,林阳突然开腔。

众人闻声,纷纷点头。

岛外人到底是没人权啊。

“鸢女,这不能怪别人,要怪只能怪你性子太倔了,如果你答应了长枫,我们又怎会不传授你最精髓的忘忧岛功法?”岛主安静的注视着鸢女道。

但在这时,三长老楚肃突然上前。

说到这,鸢女的眼眶发红,泪珠在眼角闪烁,但她强忍着没让其落下来...

不仅仅是鸢女,还有他。

“岛主,我是被你们请到这来看病的,你们对我态度不恭也就算了,这鸢女之事,你们到现在也没有给我一个道歉或者慰问,这是不是...太没礼数了?”林阳平静道。

“荒唐!”岛主恼了:“本岛主走访了各大名医,皆对嫂夫人束手无策,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岂能治病?幽幽这丫头越发胡闹了!”

“怎么会这样?”

周围的长老齐刷刷的看着他。

“鸢女,你...你为何要这么做?”

林阳闻声,微显错愕,凝望着鸢女,若有所思。

“岛主,还请对鸢女从轻发落!”

鸢女闭起了双眼,没有反抗。

“是,岛主。”

“下去吧。”岛主挥了挥手,面无表情道。

“你的意思是?”岛主询问。

若是被陷害的人是一名长老甚至是弟子,恐怕这些人的态度就不会如此吧?只是一个外岛之人,他们心里头倒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愤怒,而这鸢女对他们来讲还有利用价值,便从轻发落了。

其实他心里头很紧张。

岛主点了点头,望向众人:“诸位意下如何?”

说完,岛主便起身。

鸢女紧咬着樱唇,朝林阳看了一眼,继而低着头匆匆离去了。

“你什么意思?”忘忧岛主皱眉问。

“嗯,有道理!”

毕竟他与岛主是同宗,要是岛主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他便可顺理成章的接管整个忘忧岛。

“答应血长枫?”鸢女凄凉一笑:“难道非要逼我成为你们忘忧岛的人,你们才肯传授这所有吗?”

林阳微微摇头。

“三长老言之有理。”

这话一落,忘忧岛主步伐一滞。

这话一落,几名长老的脸色都变了变,没有说话。

“这样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们了,来人,把鸢女押去刑台,废其武功,逐出本岛!”岛主喝喊。

“她的好日子到头了!”

“我知道,岛主对我很好,各位长老也十分看好于我,但是...我想问一下,各位长老为何不肯收我为徒?为何不肯传授我本岛的精髓功法?为什么不肯帮我?你们说,这是待我不薄吗?”鸢女猛地抬头,双眼含泪看着众人,义正言辞的问道。

“作甚?”岛主凝视着他。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