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隔空诊脉

上一章:第五百八十五章 这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针即可

众人面面相觑。

大门外是一座破旧的大轿,显然是有些年代的。

“谁让你碰嫂夫人的?”血岩怒道。

林阳下了轿子。

“我对此人没什么兴趣,也没功夫跟他纠缠,满足了他后,就赶紧把小姐送到思过谷去吧。”岛主淡淡说道,也懒得再多言什么,一甩袖子离开了议事厅。

那不是自降身份吗?

慰问?礼貌?

毕竟现在这种社会,谁还用轿子?忘忧岛上能有,已经很难得了。

“好的。”林阳点头,便朝大门外走去。

隔空诊脉?

人们一听,眉头皆皱。

女子大概是四十余岁,虽然眼角都有鱼尾纹了,但五官姣好,风韵犹存,想来年轻定是一个大美人。

岛主倒不生气,只侧首看着林阳:“年轻人,那你想如何?”

银针飞了过去,直接卷在了女子的手腕上,在那缠绕了几圈,而后停下。

旁边的血岩脸色大变,立刻冲上前扣住林阳的手腕。

很快,八抬大轿落在了议事厅的大门口。

“嗯?你又干什么?”林阳错愕道。

林阳也不嫌弃,直接坐了上去。

叫雅红的丫鬟立刻跑去将大门推开。

“是,三长老。”雅红点头,便要跑出去。

屋子显然经常有人收拾,因而一尘不染,十分整洁。

轿子晃晃悠悠朝前行。

“这...”

众人愤愤不平,瞪着林阳。

屋子里的布置别具匠心,皆采用古风装饰,楠木书桌,摆放着各种精致玩物的架子,还有薄如蝉翼的轻纱帘,一方檀香炉摆放在桌子上,阵阵扑鼻的香味儿四散。

“岛主有规定,任何男性不得触碰嫂夫人,先前那些医生要么是带着手套,要么是隔着块布,你就算要把脉,也得用布隔着把!”血岩哼道。

众人呼喊。

这个小子,好不识趣?

“雅红,去准备净布一块。”楚肃沉喝。

林阳坐的还算舒服。

“线?”

“很糟糕。”林阳打开双眼,平静道:“她可能撑不了这个月了!”

其余人默默点头。

却是见岛主仔细的打量了林阳一番,旋而摇了摇头:“满足他。”

“是,二长老。”

“臭小子,你活腻了?”

“肤色诡异,呈现灰白色,多半是中了剧毒,且毒已入肤,发色暗淡无光,消化系统定然出了问题...”

大概10余分钟后,轿子终于是在山顶落下。

楚肃一听,这才作罢。

他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其余人在这候着,几位长老进来即可。”血岩淡道。

“什么?”

“等一下。”

人们立刻止言。

“雅红,开门。”

林阳捏着红线看了下,倏然取出一根银针,将银针的针头用红线捆住。

“林先生,请上轿吧!”血岩淡道。

“这就是嫂夫人了,林医生,你随便看看吧。”血岩走了过去,淡淡说道。

但看林阳一手捏着红线,闭目不动,像是在感受着什么。

林阳打量了下这女子。

“你...”

偌大忘忧岛,还得对你一个毛头小子彬彬有礼?

“净布就不要了,给我拿一根线吧。”林阳平静道。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我们用八抬大轿抬你?”

“你干什么?”

林阳喊道。

片刻之后,林阳松开了绳子。

内堂里,摆放着一张雕刻着龙凤图案的楠木床,床上躺着一名女子,女子陷入昏迷,满面苍白,嘴唇竟是呈现着暗紫色,看起来十分的渗人。

山顶上是一座十分精致优美的竹苑,一名丫鬟打扮的人立在门口,瞧见这些长老弟子们过来,当即作礼。

周遭人惊愕不已。

“三长老,忍忍吧,等他出了岛,你想怎么教训他都行。”血岩低声道。

嗖!

“当然是用八抬大轿抬我去病人那啊,我在这站了这么久了,脚有点酸,如果不让人抬我过去,恐怕我也看不了病人。”林阳笑道。

几名弟子暗暗哼声,皆是心有怨怒,但岛主发了话,他们也没辙,只能扛着轿子朝岛屿中央的山顶走去。

“我不碰她,如何为她把脉?如何诊断出她的病根毒源?”林阳好笑的说道:“难道先前你们找来的那些医生都不能碰病人吗?这样的话,怎么看病?”

雅红点头,立刻走到柜子前翻动着。

“小子,走吧。”楚肃尤为不爽,冲着林阳喊道。

“对,什么线都行。”

“看样子岛主是懒得跟这个毛头小子计较了。”楚肃哼道。

“态度有些差啊。”林阳淡道:“这么差的态度,我可不去。”

岛主喝喊。

“哼,咱们得让这小子嚣张一回了。”

瞧见此景,血岩失声。

“是,长老!”

“是,长老。”

“能够隔空诊脉者,都是医道大成之人,咱们先前请的那些个名医里,可没见谁会这个。”一名长老低沉道。

“岛主,这...”

不一会儿,雅红便取来一根红线,递给林阳。

“按照他说的去做。”血岩道。

一些长老可是听说过的。

“放肆!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里胡言乱语!”

一些忘忧岛人立刻破口大骂。

四周人无不一怔。

林阳扫了几眼,一边说着一边上前,便是要解开床帘,要去抓那女子的手。

“隔空诊脉?”

“也罢,本长老要是跟这样一个臭小子计较,也是给别人落下话柄!不过本长老不教训他,迟早也会有人教训他的!”说完,楚肃便甩手离开。

屋子里逐渐安静下来,没人再说话。

雅红微愣看着他。

“怎样了?”血岩忙问。

“那不然呢?一岛之主难道要杀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家伙?那传出去不得贻笑大方?岛主只是想用他堵住小姐的口,名正言顺的把小姐关在岛内罢了。”

在丫鬟的带领下,一行人入了屋。

如此狂妄之人,他们怕是这辈子都没见过!

楚肃震怒,便是要动手,但血岩连忙将他拦下。

不少人嗤之以鼻。

人们正困惑于林阳此举何意时,却是见林阳手指一弹。

“都住口!”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