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我,凭什么要治她?

上一章: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针即可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九章 低头

众人恍然,也大为惊讶。

这气极为的稀薄,根本察觉不到,但它却是顺着抖动的银针朝妇人的体内溢去。

“我说你做,明白吗?”林阳冲着雅红道。

林阳转过身,微笑的看着妙手:“妙手长老,您提取的毒素,应该就是这种吧?”

却见林阳走了过去,捏出一根修长的银针,继而朝上吹了一口气。

“夫人碰不得吗?”

如同蜻蜓煽动着翅膀,十分的神奇。

“然后摁住她的筋脉,朝胳膊肘一点点的推动,要摁死,推到胳膊肘再停下!”

片刻之后...

那一瞬,床上的妇人突然浑身一颤。

银针入体。

“林医生,嫂夫人如何了?”后面的长老忙上了前。

妙手深吸了口气,闭起了双眼。

“好的。”雅红点头,立刻照办。

“妙手长老,这毒是否就是嫂夫人体内的毒?”旁边还有一名憨厚的长老忍不住询问道。

血岩呼吸一紧。

林阳猛地一拔,银针取出。

“这么说来,我们误会林阳先生了,林阳先生的确是一名卓绝的神医。”血岩沉声道,随后朝林阳走去,微微抱拳道:“林先生,我们刚才误会您了,还请您不要见怪!”

便看袖子下的手臂,亦是灰白之色,宛如死人的肤色一般,看得人头皮发麻。

“我说了,情况很糟糕。”

“妙手长老,你是行家,可瞧的出此子是否在治疗?”血岩沉声问道:“可莫要让这小子胡来,戏耍了我等,亵渎了夫人,否则事情传出去,我们的老脸可就丢干净了!岛主那也不好交代。”

“奇迹!这简直是奇迹!”

那妙手更是眼睛瞪得巨大,无话可说。

哧!

长老们皆露怒色。

所有人瞠目结舌。

“你不是说一针吗?为何还不施针?”旁边的妙手冷哼道。

“你可不要拖延时间,如果一个小时内你没有施针,你一样要受我们的刑法!”妙手冷冽道。

“不识好歹!”妙手暗怒:“行,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众人皆惊呼不已。

血岩急了,连忙再度抱拳:“那在下现在恭请林先生为嫂夫人治病!”

“等等,这...这是...飞羽针法?”

叮!

“差不多了!雅红姑娘,你停下吧。”

林阳走上前,对着床上的妇人的手腕轻轻扎了下去。

林阳捏着银针看了眼,却见那银针整个已变得漆黑一片。

“虽是一针,但也要有足够的前戏,否则这一针又有何用?”林阳摇头。

林阳淡淡说道。

银针竟是发出了悦耳而脆亮的响声,随后...竟是在高速的颤抖了起来。

但妙手却是寒着个脸没吭声。

“嫂夫人居然...居然动了?”

“妙手长老,那是什么?”旁人问。

“那可就多谢妙手长老了,只可惜这点小症,难不倒我。”林阳摇头一笑。

“我从未瞧过这样的手法,而且就算是用推拿来治疗,也需要亲历而为,就这么念几句让别人代劳,那力度、速度等等都不好掌控,是完全起不到任何效果的,这个小子可能懂一点医术,但绝对是在装腔作势,二长老,去给我取把刀子来,老身要亲自斩下这个狗东西的手脚!以雪我的名誉!”妙手狰狞道。

“这...这不可能,你小小年纪...怎会懂得此等针法?”妙手愕道。

长老们都激动了起来。

“行,那我就不碰,劳烦雅红小姐帮我把夫人的衣袖撸起来吧。”林阳笑道。

林阳一边说,雅红一边做。

那叫雅红的丫鬟愣了下,便轻轻点头,走了过去撩起夫人的袖子。

“接着...”

林阳笑了笑,走了进去,立在了床边。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敢这般口出狂言?

血岩一怔,朝之看去。

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震惊。

哧!

妙手脸色骇变,张着嘴已是说不出话来。

这已经是默认了。

“离岛?林先生,您这是何意?您...不为嫂夫人治病吗?”

“放心,几分钟就好了。”

旁边的人都看的一头雾水,暗暗皱眉。

血岩点点头,正要向门外的一名弟子传话时,林阳突然开了口:

林阳紧捏着银针,透亮的针体轻轻颤动,他没有松手,而是朝银针注入一缕缕气。

那妙手气的是牙齿咬得咯咯响。

“有了!有了!”

“啊?”

雅红轻轻点头。

“那好,你去施针!各位长老都让开,就让这个小子试试!小子,我可得告诉你,如果你没有成功,那么作为你侮辱我的惩罚,我会砍断你的手脚,把你做ChéngRén彘,放在我的草芦里!”妙手暴怒道。

一众长老哗啦啦的围来,灼灼的看着他。

“你要是怕了,就放弃吧,你只需要向我乖乖磕几个头,然后由我打断你的手脚,把你轰出忘忧岛,如此一来,你至少也能保住一条命!”妙手森冷的说道。

“妙手长老还是有些见识的嘛。”

“没错,我已经将它提了出来。”

林阳取出银针,本是想要施针而下,但却犹豫了下,扭过头看着血岩。

“这是在推拿吗?”楚肃不由询问。

“没关系,只是一场误会而已,我没有放在心上。”林阳微笑道。

“我为什么要给你们的嫂夫人治病?”林阳淡淡笑道:“你请我上岛,似乎只是要我证明一下自己的医术,找个借口把血幽幽关起来吧?你可没要求我给她治病?”

“这是嫂夫人体内的毒吗?”楚肃小心的问。

“是。”

“这么狠的吗?”林阳侧首。

但他整个人也是倒退了两步,脸上有着些许的汗渍。

“客气了!”林阳笑了笑,突然道:“现在我已经看完了,我是不是可以离岛了?”

“我,凭什么要治她?”林阳安静的注视着血岩问。

...

血岩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林先生果然心胸宽广!”

“不许有**上的接触,这是岛主立下的规矩,否则你碰哪,就砍哪!”血岩冷道。

却是见妙手失声嘶喊:

林阳笑道,便冲雅红道:“你先在她的手腕处来回搓动十下,力道要大,要搓出红印!”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