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玄媚?

上一章:第五百九十一章 弟子第一 下一章:第五百九十三章 住手!

这时,血长枫站了起来,走到了鸢女的跟前,淡漠道:“你也看到了,我这般折磨你,都没有人来帮你,你朝夕相处的师兄弟们没一个为你出头,甚至长老、岛主都不在乎你的死活!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是血长枫!我是忘忧岛的希望,我是忘忧岛的第一天才,我是天骄!他们都知道,帮了你,就是得罪我!所以没有人能救你!你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顺从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还不明白吗?”

“住手!”

可在这时,淡漠的声音冒出。

周围不少弟子朝这看。

“怎么?你手难不成还娇贵着?擦不得?”男子脸色一沉。

鸢女气急,直接一掌朝那桃师姐拍去。

血长枫身后的弟子们纷纷吐着唾沫在地上。

“呸!”

鸢女迟疑了下,还是拿起自己的扫把,朝血长枫那走去。

“原来如此...”

“地上已经很干净了啊...”鸢女暗蹙柳眉道。

“死母狗!”

专心的疼痛令鸢女冷汗涔涔,小脸苍白,人近乎晕厥。

“说这么多,你无非还是想要逼我屈服!只可惜,我不会答应的!”鸢女紧咬着银牙道。

但桃师姐却是游刃有余,丝毫不慌,哈哈大笑一声,反手一掌拍了过去。

“你们...欺人太甚!”

但下一秒,那桃师姐直接冲上了前,一把揪住鸢女的手腕,冰冷道:“臭婊子!你嚣张个什么劲儿?不服?行啊,不服现在跟我下去,咱们斗一斗,让我看看你到底几斤几两!”

鸢女的手死死的捏着扫帚,但还是走了过去,扫了几下。

“血长枫是我父亲的养子,所以也姓血。”血幽幽笑道。

“怎么?不去?长枫师兄要是发起火来,你是知道什么后果的。”张子祥眯着眼笑道。

不过这时,他注意到血长枫一直盯着武场右侧方向。

但...无一人制止桃师姐。

根本没人想管鸢女。

“马上给我跪下拿手擦干净!”桃师姐也喝开了。

“呸!”

“小贱人!还敢跟你师姐我过招?反了你!你才来忘忧岛几年?”桃师姐也不客气,反手两巴掌煽了过去,继而一个旋腿踹去。

“师姐,我去拿拖把!”鸢女便是要转身。

“站住!”

鸢女微怔,扭过头看着那女子,低声道:“桃师姐...还有事吗?”

便看桃师姐一脚直接踩在了鸢女的手背上,且不断的发力碾踩。

这时,张子祥突然带着几个人走了过去。

却是见血长枫正安静的看着自己。

桃师姐抬起的腿一僵,看了眼声源,赫然是血长枫,这才停下。

不一会儿,地上尽是唾沫。

但下一秒。

却是见那桃师姐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笑嘻嘻道:“现在就不干净了...不是吗?”

“嗯,好!好!长枫,今日你来坐镇武场,好好看看你的这些师弟师妹们武学如何!必要的时候,适当指点一些,毕竟忘忧岛的未来还得靠你们!”忘忧岛主笑呵呵的说道。

“鸢女,你怎么回事?工作都没做好,你还敢在这里偷懒?”张子祥嘴角一扬,笑嘻嘻的说道。

林阳忍不住点了点头。

好有气势!不愧是弟子第一!

然而到了血长枫的席位,却是见地面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垃圾。

“哎呀,你拿扫帚,越扫越脏,难道唾沫就扫不干净吗?这可怎么办啊?”桃师姐一副惊讶的样子道。

“呸!”

然而这时。

这就是忘忧岛第一天才的傲气!

“师兄,你...”

砰!

双掌对接。

便看血长枫将目光朝鸢女抛去,平静道:“跟我,你不会受这样的委屈!明白吗?”

那小手都踩出了血...

甚至连高台处的长老们也不由朝这投来目光。

林阳点头。

这时,血长枫旁边一名女子微笑的喊出了声。

鸢女彻底绝望了。

“这血长枫跟你是同姓,他跟你是什么关系?”林阳扫了眼血长枫问道。

一看,原来血长枫是在看鸢女。

“拖把就不要拿了,用手擦吧。”那男子笑道。

鸢女直接被桃师姐那蛮厚的劲力给震退。

此刻的鸢女已经结束了手头上的工作,正跟着小翠等人坐在外岛弟子席位上,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鸢女震怒,猛地站了起来。

鸢女迟疑了下,还是拿着扫帚上了前,随意扫了几下,便转身要走。

鸢女娇躯一颤,嗫嚅了下唇,十分犹豫。

“玄...媚?”

“不用在下面斗,这里就可以!”

....

“血长枫!你就算杀了我,我梁玄媚也不会从你!你就死了这条心!”鸢女凄厉大喊。

“这...”

鸢女径直被踢中脸颊,重重的摔在地上,人还没有爬起来,嘴角便有鲜血溢出。

砰!

阵阵惨叫声传开。

她知道,自己平日里的所作所为,根本换不得任何人的同情...

不过长老们也不生气,毕竟是天骄榜上的存在,傲气一些,也是正常。

可她刚要走,又一名弟子拦在了她的跟前。

“都擦干净!”

鸢女无可奈何,只能强忍着蹲伏下来,她呼了口气,将袖子扯起,五指紧攥着袖子,擦拭着地上的唾沫。

不过她这组可算是倒霉,一个个都负了伤,就连鸢女的状态也极差,小脸憔悴,精神萎靡,这要是登台了,基本上前五的名次是不可能争的到...

“干什么?呵,长枫师兄的席位处还有很多垃圾,你马上给我滚过去把那里清扫一下,听见了没有?”张子祥哼道。

而他身后跟随着的男男女女全部站在他的身后,无一人落座。

这排场,怕是除了岛主无一人能比了。

鸢女愣了。

桃师姐低笑说道。

血长枫行至高台前,继而抱拳:“拜见岛主!”

桃师姐叫骂着,又是要冲上前一脚对准鸢女的小脸踹。

“啊....”

这就是血长枫吗?

这话一出,高台上的林阳猛地站了起来,震惊的看着鸢女。

血长枫点头,便走到了一旁的一个独立席位上,坐了下来。

“你这地怎么扫的?都没扫干净!快过来重扫!”桃师姐喝道。

“张子祥,你要干什么?”鸢女柳眉轻蹙,忍不住问道。

“是,岛主!”

“什么?”鸢女呼吸一颤,朝血长枫那望了一眼。

但她也不指望谁来救她。

他只跟岛主作礼,其余长老,一概无视!

努力加载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